簡告訴我,她有一架鋼琴想賣掉,如果我不去先看一下,她不會賣的。我並不需要鋼琴,這事就拖下來了。可簡一有機會就不厭其煩地提起讓我去看鋼琴的事。

一次,我正好路過她家,就拉著先生進去了。一進門就看到一架黑色的立式鋼琴擺在客廳裏。我不由自主地走過去,剛彈一個鍵,心立即被那悠美的音色打動了,淚水止不住地淌下來……

20年前,當我還是音樂系的學生時,曾夢想要一架鋼琴。當時,家裏兄弟姐妹多,有三個在大學讀書,經濟不寬裕。我為了彈幾小時的鋼琴,要等到很晚,琴房空了才能去彈。第二天很早就起床,再去彈一會兒。那時我最大的夢想就是有一架鋼琴。

先生見我對琴的反應,知道這是我想要的,就問簡多少錢。簡從樂譜中拿出一張夾了20年的收據。先生買下了鋼琴。

後來,簡告訴了我這架鋼琴的故事:

「我在20年前,突然心血來潮,去買了這架鋼琴。誰知買琴後沒幾天因工作需要,我就離開美國到危地馬拉和南美的一些國家去做考察,一去就是十幾年。回國後,因患了全身關節炎,手再也不能彈鋼琴了。我幾次想把鋼琴賣了,又怕這琴落到不合適的人手裏。第一天見到你時不知為甚麼,我就知道這架鋼琴當年是為你買的。事實上,這琴從商店買回來直到你今天來,還沒有被人彈過,今天她是找到主人了……」

我認識簡,是幾年前,一個快到聖誕節的冬天。還有兩天診所就要關門了。她進來了,步履艱難,看得出是腿有問題。她告訴我:「再過兩周,我的左腿就要被鋸了,因為血脈不通,血流堵塞,醫生怕腿要壞死,就建議截肢。」我檢查了她的腿之後,發現左腿近乎紫色,而且冰涼。她對我說:「我是單身,孤獨一人。父母都過世了,沒有其他家人。如果我只剩一條腿了,可怎麼生活呢?」

我問她是否能天天來診所,我會盡最大努力給她治療。她說可以。就這樣,我用中藥、針灸、推拿,同時對她的腿進行治療。兩周後,醫生檢查她的腿時,大吃一驚:腿的顏色變紅了,溫度也上升了,毛細血管、微血管大部份復活了。

醫生告訴她:「不管你正在使用甚麼方法治療,趕緊接著做,過兩個月再來檢查。」

過了兩個月,她走路自如了,痛也減輕了。醫生每三個月檢查一次血流量,發現她的腿在好轉。她的這條腿至今還保留著。後來,醫生知道了這是中醫治療的效果,很感慨地說:「我們西醫對中醫知道的實在太少了!」

簡很感激我救了她這條腿。我也很感激她,她20年前買下的這台鋼琴,圓了我20年前的夢。

這「緣」,怎是人能說得清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