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新總統文在寅近日警告,兩韓發生衝突的機率非常高。美國著名雜誌《外交家》(The Diplomat)刊文說,一旦北韓半島爆發全面衝突,北韓就可能發起類似閃電戰的行動,試圖迅速佔領南韓首爾,或者至少佔領首爾大片地區,從而不可避免地導致成千上萬的中國僑民喪生。

文章說,奪取首爾部份地區,對北韓軍隊來說,將具有重要的象徵意義。由於首爾都市地區是南韓人口最密集的地區,也是其政治和商業中心,該市具有廣泛的戰略重要性。一旦被佔領,北韓就有可能對南韓的民用和軍事基礎­設施實施最大程度的破壞。

許多分析人士仍然認為,在北韓發動突襲時,中共軍隊將進行干預。

然而,這種情況會出現一個可能的問題,就是會引發在首爾市發生激戰,可能造成成千上萬的中國公民死亡。目前有一百多萬中國公民生活在南韓,僅首爾一地就有超過10萬名中國人。儘管首爾西南部地區擁有龐大的中國人社區,但全市各地都有中國人居住。

正如諾丁列斯研究所(Nautilus Institute)一份研究所說的,其中許多中國人並非普通的移民工,而是中共高官或大公司的首席執行官;相當數量的人還是學生——在頗具聲望的南韓學術機構裏學習的一些中國優秀學生。

根據北韓殺傷敵國人口、摧毀敵國設施的軍事能力估算,北韓170毫米口徑的Koksan槍和口徑為240/300毫米的砲彈系統突然齊射,在最初幾分鐘內就可能殺死多達1000名中國人。

這一傷亡數字是基於以下假設:北韓大約500-700個遠程火炮系統中,有70%能夠運作,並被部署用來殺傷敵國人口、摧毀敵國設施。這些遠程火炮每分鐘發射大約3000發炮彈,其中有15-25%的北韓炮彈未能因衝擊力而被引爆。此外,假定大多數中國人都在家中或在辦公室裏,而不是在戶外容易遭受火砲襲擊的地方。還需要強調的是,上述的傷亡數字假定北韓使用的是常規炮彈,而非化學炮彈。

文章指出,這是常規攻擊所造成的一種最壞的情況。

鑒於南韓和美國的反炮兵火力已具有在5到15分鐘內有效打擊北韓炮兵陣地的能力,北韓大炮在被摧毀前,將能夠向首爾發射至少15,000發炮彈。

然而,被大量討論的炮火網僅僅是造成中國人死亡的部份因素。許多最新的分析忽略了激烈的城市戰鬥對首爾平民的影響。假設儘管出現嚴重傷亡,北韓常規部隊仍設法突破南韓和美國的防禦(這種情況有可能出現,但不是非常可能),並在進攻的頭24小時內佔領首爾部份地區,那麼首爾市區將有很大一部份人口受困——至少是在初期。

另外,南韓和美軍趕往前線時,或許出現平民難民堵塞主要交通幹線(更不用說北韓特種作戰部隊[SOF]散布混亂和恐怖了)的情況。在這種情況下,首爾市區戰役初期出現大量平民傷亡的可能性很高。

北韓SOF可能將導致首爾疏散平民的能力大大下降。再加上首爾的地理特性及其諸多天然瓶頸,使平民逃往南方將變得更加困難。

文章說,鑑於北韓軍隊的進攻原則和對蘇聯軍事思想(強調動用大規模火力而幾乎不考慮傷亡)的依賴,榴彈炮、迫擊炮、火箭推進榴彈(Rocket-propelled grenade)、狙擊手火力、機關鎗、地雷、非制導空投炸彈、火箭及其它武器造成的平民死亡人數,可能迅速達到數千。

北韓軍隊將無法區分南韓平民和外國國民。即使北韓軍隊接到上級要求保護中國公民的命令,城市戰鬥不可避免地造成平民死亡。因此,除非大多數中國公民在敵對行動開始後的數小時內被疏散,否則首爾的市區戰鬥必定會導致中國人社區眾多人死亡。

考慮到北韓軍隊的傳統弱點,其主要目標之一幾乎肯定是發起城市游擊隊式運動,其中一個目的就是造成最大的平民傷亡,以破壞南韓的經濟和政治制度。

目前還有約6000名中國公民居住在北韓。南韓的大規模懲罰和報復計劃要求在戰爭中有目標地摧毀平壤部份地區,可能因此造成平壤數萬人喪生,包括住在那裏的中國人。不過,從基本演算法來看,平壤和北韓其它地區的中國平民傷亡,並不會達到北韓攻擊南韓時炮火網所造成的傷亡水平。

作者在文中坦言,雖然此文概述的情景似乎誇大了發生衝突時人員的傷亡,但這並不包括使用化學武器(作者以前假定,北韓全面入侵南韓時,很有可能動用化武),更不必說使用核武器了。幾乎可以肯定,化武和核武戰爭將殺死北韓半島另外成千上萬的中國人,更不必說會造成數萬名南韓人傷亡了。

文章最後說,一個很簡單的事實是,北韓似乎毫無顧忌地間接威脅在南韓的100萬中國人的生命,這或許表明北京對平壤的影響力確實將變得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