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過百國家受到WannaCry的病毒攻擊,全世界的電腦網絡一片混亂;勒索軟件的爆發,不是單純的隨機,而是有地域的區別;以華人地區來說,香港受影響較微,台灣相對嚴重,而中國大陸則是最嚴重的重災區,不但個人與小型公司辦公室的電腦受襲,由校園、銀行、教育網、以至中共公共的電腦,都成為了勒索的對象,可為有史以來最嚴重的一次。

令中國受創最嚴重的原因,當然是中國大陸對知識產權的漠視,不但民間少買正版軟件,連公司以至大企業的電腦,也可以使用盜版軟件;而且不但使用盜版軟件,更連為這些電腦的保安以至更新都沒有做,軟件官方更新既因盜版不能做,連靠技術的定期維護也沒有做;在使用者方面,在華人「差不多先生」的幻想認為保安與否「差不多」,或使用了一些自稱功能強大,但卻被揭發是「另類病毒」的中國軟件,這些中國軟件不但「後門」特多,更往往本身就帶毒,而大陸的用戶卻常用這類軟件,有如為自己的電腦安裝了計時炸彈,當然不安全。

這種新型的攻擊,再次證明比特幣(Bitcoin)沒有疆界而無法追縱的黑暗一面;以往大家對比特幣的質疑,都只是集中在追查黑市交易上,即一些罪犯的資金流動,逃稅以至一些為逃避國家有理及無理監管的外匯流出問題;然而如今比特幣卻涉及直接的犯罪,即變成支付贖金的工具,這就顯示了在完全無國家,無制度監管下,情況可以完全失控。

以往綁架案的破案關鍵,在於贖金的流向;如今電腦綁架能夠透過比特幣支付,即令追查綁架變得困難很多倍;然而這種新型的收贖金方式,不但可以對電腦資訊進行,更可以在傳統的綁架、勒索等罪案使用,那麼將來要應付這些罪案就更加困難,對全球的治安將會做成更嚴重的威脅!試想一下如果上星期的一宗強姦案,疑犯之所以曝光,據說是因為去銀行用ATM提款被拍下相片;要是疑犯可以在即場劫持事主時,於現場利用事主的錢,買比特幣再轉給自己,警方想破案的難度就會幾何級數增加。

這亦是推動電子支付背後的最大問題;來自中國大陸者,常說中國的電子支付如何方便,卻無法理解為何中國以外的地區,對這些支付媒介都極有保留;香港市民寧可使用信用卡,一來香港的信用制度良好,信用卡相對容易申請,壞賬率低而簽賬額高;二來經營信用卡的銀行有良好的監管,不用怕惡意倒閉以至被網絡攻擊所癱瘓;這信用制度比起中國大陸,傾向使用儲值功能的Debit card 或賬戶,本較為進步;然而現實推廣上,由於香港現鈔的成本更低,又或者中國的偽鈔風險更高,因此為本港商戶(特別是中小企),在推動電子交易上不及中國大陸。

更重要的就是信用卡即使崩潰或被盜用,由於這些交易屬銀行的錢,而不是消費者自己的錢,銀行將緊張得多;更由於銀行不會即時轉賬給商戶,而會在數期之後才轉賬,則市民發現被盜用而可以制止的機會,遠高於即時轉賬;反之儲值卡一旦崩潰倒閉,用戶就血本無歸;而被盜用時追查與阻截的機會,更遠低於信用卡;因此我們寧可要安全可靠的電子商貿服務,也不願政府放寬監管,令市民的風險大增,WannaCry病毒的可怕,正說明上述危機絕不可以忽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