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5月19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將開始其就任總統之後的第一次國際訪問,白宮說希望這次出訪將把全世界團結起來,並向盟國保證美國仍在引領世界。特朗普此次出訪正值美國國內對他的競選團隊進行調查的政治風暴,他的出行也伴隨著很多國際不穩定因素。

在為期9天的路途中,特朗普將訪問沙特阿拉伯,跟教宗方濟各會晤,還將出席北約峰會和G7峰會。他的妻子梅拉尼婭將陪他一路前行。從列根總統以來,新任的美國總統都把訪問墨西哥或加拿大作為第一次海外訪問的國家,特朗普打破了這一慣例。

特朗普曾在競選中表示,美國將會減少參與國際事務,但是現在顯然特朗普團隊調整了對國際事務的態度。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將軍為此次訪問解釋說:「『美國優先』不等於『美國孤立』,『美國優先』也不等於美國不再領導(世界)。」

首站選沙特

特朗普將於周六抵達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他將同沙特國王薩拉曼共進茶點。

薩勒曼將召集伊斯蘭國家元首與特朗普會晤,來自約旦、阿爾及利亞、尼日爾、也門、摩洛哥、土耳其、伊拉克和突尼斯等國的領導人都受到邀請。特朗普也將會見海灣合作委員會的6國國王。麥克馬斯特說,特朗普總統將在伊斯蘭國家的高峰會上發表演說。

《每日電訊報》分析,特朗普之所以把沙特作為第一站,是想向伊斯蘭世界表明,他並不反對穆斯林。

在總統競選中,特朗普一度被指煽動「伊斯蘭恐懼症」。他還發出了九十天內禁止七個穆斯林國家公民入境美國的禁令,顯然特朗普這次要向伊斯蘭國家顯示他的新形象。

特朗普還要重建奧巴馬忽視的美國和中東國家的聯盟。奧巴馬政府因為跟伊朗簽訂的核協議,與伊朗的對頭——沙特阿拉伯的關係緊張,而特朗普將這個核協議稱為「災難性」的,這將成為美國將與沙特新友誼的基石。

此外,加強與沙特阿拉伯和其它穆斯林國家的聯繫,對於美國徹底消滅極端組織「伊斯蘭國」非常重要。

斡旋以巴和平

特朗普也將分別同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和巴勒斯坦總理阿巴斯會晤,這是美國幫助雙方達成和平協議的努力之一。

特朗普將訪問耶路撒冷的哭牆,這也是首位前往哭牆的在任美國總統。特朗普還會在馬薩達(Masada)發表講話。

一個敏感的問題是,特朗普是否會訪問以色列的大屠殺紀念館Yad Vashem,以色列非常希望特朗普到紀念館訪問,但是美方表示可能沒有時間。

特朗普與教宗的會晤可能會「氣氛緊張」

到達羅馬後,特朗普將與梵蒂岡教宗方濟各會面。《每日電訊報》說,他們見面時可能會「氣氛緊張」。

特朗普和方濟各幾乎在每個重大問題上的觀點都相左,從氣候變化、資本主義的優越性、難民的權利以及貧富差距的擴大,兩個人的觀點幾乎南轅北轍。

去年在公開的情況下,教宗對特朗普要在美墨邊界建立圍牆的計劃提出批評,他說只考慮建築牆壁,而不是縫合(民族)差距的人,「不是基督教徒」。特朗普憤怒地駁斥了這個批評。他說:「宗教領袖質疑一個人的信仰,這是可恥的。」

隨後,特朗普將與意大利總統和總理舉行會談,並參觀彼得大教堂。接著,特朗普將前往布魯塞爾,會晤比利時國王菲利普和首相米歇爾。

北約峰會的機遇

下周四(25日),特朗普將在布魯塞爾並出席北約會議。

在總統競選活動中,特朗普說北約是一個「過時的」組織,這讓北約的領導人感到震驚。上個月特朗普扭轉了這個觀點,稱北約「不再過時」了。

對北約國家而言,特朗普的立場非常重要,他們擔心如果美國退出北約,普京的領土擴張野心可能會蓄勢待發。

美國民主黨人指責特朗普對北約政策是「不連貫」的,不過這次會議可能給特朗普一個機會,來指責歐洲國家對北約的國防支出不足。

多位「政治新領袖」參加G7峰會

北約會議之後,特朗普將前往意大利進行七國集團首腦會議,這次峰會於5月26日至27日,在西西里島的陶爾米納度假小鎮舉行。

參加會議的英國、德國、法國、意大利、加拿大和日本領導人,都希望更清楚地了解特朗普在貿易保護主義、氣候變化、難民危機和全球反恐鬥爭等一系列問題上的立場。

特朗普曾在競選中批評和否定了2015年巴黎氣候變化協定,不過他很可能因此受到其它國家領導人的壓力。

全球貿易也將成為討論的主題。一位G7官員告訴路透社:「人人都擔心美國對保護主義的態度。」

除了特朗普之外,英國首相文翠珊、法國新任總統馬克龍、意大利總理保羅・真蒂洛尼都是第一次參加G7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