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重行行 

行行重行行(1),

與君生別離(2), 

相去(3)萬餘里,

各在天一涯(4)。 

道路阻且長(5),

會面安(6)可知。 

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7)。 

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緩(8)。 

浮雲蔽白日,遊子不顧反(9)。 

思君令人老(10),

歲月忽已晚(11), 

棄捐(12)勿復道,

努力加餐飯(13)。 

注釋

(1) 行行:越行越遠,極言其遠。

(2) 生別離:猶言永別離,有別後難以再聚之涵義。《楚辭‧九歌‧少司命》:「悲莫悲兮生別離,樂莫樂兮新相知」

(3) 去:距。

(4) 天一涯:天的一方。

(5) 阻且長:障礙多且漫長。《詩經‧秦風‧蒹葭》:「溯迴從之,道阻且長。」

(6) 安:豈。

(7) 胡馬二句:北方的馬和南方的鳥離鄉時尚且眷戀故土,有感情的遊子又怎能忍受離鄉之苦呢?喻不忘本。《韓詩外傳》引詩云:「代馬依北風,飛鳥棲故巢。」胡:指北方和西北方的少數民族。胡馬:北方所產的馬。越:指百越之地,在今福建、廣東一帶。越鳥:南方的鳥。

(8) 緩:寬鬆

(9) 浮雲:喻誘惑者。白日,喻丈夫。遊子二句,表達思婦之憂慮,因久盼遊子而不見歸來,故擔心他另有新歡。又或指君王被小人所蒙蔽,讒邪害公正,致遊子不願歸鄉。顧:念及。反:同「返」。

(10) 老:此處非實指年老,而是因為心神衰疲,而感青春流逝容顏易老。

(11) 忽已晚:指時光流轉之速。

(12) 棄捐:被棄置拋捨之意。捐,棄。

(13) 加餐飯:意味好好保重身體,以待他日重聚;有期盼而積極之意。 

賞析 

「古詩十九首」是「漢代」五言詩的代表作。東漢以前流行的是四言詩,《詩經》絕大就是四言詩。梁‧鍾嶸《詩品》把「古詩十九首」列為詩中上品,並讚美為「驚心動魄,一字千金」。本篇即為古詩十九首之首篇,可知其地位。 

全篇以第一人稱的寫法,表現思婦對遠行丈夫的相思之苦和眷戀之情。分為兩個部份:前六句寫離別,後十句寫相思。首句五字,連疊四個「行」字,僅以一「重」字綰結。「行行」言其遠,「重行行」極言其遠,兼有久遠之意,翻進一層,不僅指空間,也指時間。於是,複沓的聲調,遲緩的節奏,疲憊的步伐,給人以沉重的壓抑感,痛苦傷感的氛圍,立即籠罩全詩。中段插入比興,表達出作者因久別所生之憂思:「胡馬」、「越鳥」二句,由鳥獸能戀故土,興起遊子不當忘歸之意;繼而思慮更加轉重,「浮雲」、「白日」之喻,暗示了遊子遠遊他鄉可能受到的誘惑,表現出作者對愛情因久別而可能動搖的擔憂。「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緩」二句,將兩人間的距離與相思之情做相對比重,不言己之消瘦,卻言衣帶日益寬鬆。至「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二句,客觀的時間作用已因主觀的情感作用而變化了;尤其在「已晚」上加一「忽」字,凸顯歲月的瞬間流逝,道出了思婦的心境,因丈夫不在身邊而覺芳華虛度的失落感受。結尾轉趨積極正面,「棄捐勿復道,努力加餐飯」,然而「加餐飯」又何需「努力」呢?此正見相思之深而致食不下咽也。全詩語言質樸,情意深重;雖然沒有強烈的字眼,也不直言其憂傷,卻更具感染力量,以含而不露的深沉痛苦觸動人心。透過個人的離別之情,也反映出東漢末年社會動盪不安的現實,表現了一位中國女子的溫柔婉約,和亂世人生的悲哀。

參考語譯 

遠行啊遠行,你不斷地離此遠去。我和你就這樣硬生生地被迫分離。

相隔已有萬里那麼遙遠,我們已經各在天涯的兩邊,

道路充滿著阻礙又如此漫長,不知何時才有重聚的一天?

北方來的馬兒總是依戀著北風的方向,南方飛來的鳥兒都會朝向南方築巢,

(而你怎麼都不會想要回來呢?)

我們的距離一天遠過一天,我身上的衣帶也一天比一天寬鬆。

浮雲遮擋了明亮的太陽,而你又是被甚麼迷惑而忘了回鄉。

思念你令人加速蒼老,瞬間就已喪失了年華。

唉!算了吧別再說了!還不如保重身體,盡力多吃一餐!

~摘自《古詩選讀》文津出版社 提供 

【古詩選讀(附吟唱光碟)】邱宜文主編 文津出版社 

「誦詩三百、歌詩三百」,詩歌本為最精煉且富音樂性之文學,古以弦歌雅樂,匡正民心。本書選錄唐以前最富代表性之詩篇,加以註釋賞析;並集合兩岸傑出音樂工作者,重譯古譜及吟唱,還原古代笙歌吟詠之風。全書內容含古歌謠、《詩經》、《樂府》、《古詩十九首》、魏晉南北朝詩作等約90首經典篇章。附錄光碟曲目選自唐《風雅十二詩譜》、明《魏氏樂譜》、清《詩經樂譜》,及今人創作曲等,優美純淨,重現古廟堂大雅之聲。希望提供國人一份可資潛移默化,達成溫柔敦厚詩教目的之精神食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