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日來,特首梁振英涉嫌干預立法會調查其UGL事件的消息,成為香港的焦點新聞。

梁振英沒有通過正式途徑向委員會主席或秘書處表達意見,而是私下串謀一個建制派議員。梁振英對此辯稱「是想建議擴大調查範圍,令調查更全面,及儘快完成調查」。由於這種做法已涉嫌妨礙司法公正或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先不論這是否梁的真正目的,此種說辭本身的邏輯就很荒謬,這就好像一個人違法犯罪卻狡辯稱其犯罪目的是為了讓社會更美好。

梁振英涉嫌收取澳洲企業款項事件,又稱梁振英UGL事件。2014年10月,澳洲傳媒Fairfax Media報道梁振英於2011年宣佈參選特首後,仍以戴德梁行董事身份與一澳洲企業簽訂秘密協議,透過提供顧問服務、協助挽留員工、不作競爭等安排,換取5000萬港元報酬,全部款項均在上任特首後收取。然而,梁上任後卻沒有申報。梁振英此舉已嚴重違反多項法例和行政規定,包括涉嫌觸犯《防止賄賂條例》、違反行政會議的利益申報規定。

2016年11月,立法會通過了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UGL事件。這個時間點有些耐人尋味,當時《成報》已經連續發表炮轟張德江、張曉明和梁振英的系列文章,而在此之後的12月9日,梁振英被迫宣佈放棄爭取特首連任。這些跡象顯示出,習近平對香港特首選舉的底線就是梁振英不能連任。

在這個底線之下,梁振英背後的張德江、曾慶紅勢力不斷運作,終於使得梁振英當選政協副主席,進入「黨和國家領導人」行列。但是,梁振英的晉升,卻屬於習近平當局規定中「帶病提拔」的案例。

2014年,習近平在聽取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彙報時就強調要防止幹部「帶病提拔」問題。2016年8月底,中央辦公廳公佈了《關於防止幹部「帶病提拔」的意見》,強調「誰提拔誰負責」,與習當局推出的「問責條例」相呼應,釋放追究所有問題官員後台的信號。

早在2013年,中共媒體曾發文披露,在落馬的中共高層貪官中,有六成曾獲「帶病提拔」,並直接點名陳良宇、劉志軍、劉鐵男,已經將矛頭隱隱指向這三人共同的「幕後大佬」江澤民。

在即將卸任香港特首之際,梁振英被曝出涉嫌干預立法會調查的醜聞,這不僅僅是懸在梁振英頭上的一把利劍,也是對「帶病提拔」梁振英的張德江和曾慶紅的警報。

政協素有「政治花瓶」之稱,是中共統戰和發展海外特務組織的工具,並無實權。中共十八大前後,政協落馬官員人數眾多,令計劃和蘇榮兩名前全國政協副主席雙雙被判無期徒刑,政協職位已經成為高危官位。

透過梁振英在香港製造亂局的表面,其背後是習近平與江澤民集團在香港展開的政治博弈。一旦梁振英在UGL事件上被裁定有罪,這不僅僅是梁振英緊隨曾蔭權之路,仕途終結,鋃鐺入獄,也是梁振英的後台張德江大勢已去的信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