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花具備溫潤如玉、寬容和順的性情。不像牡丹富貴逼人;也未及玫瑰嬌艷奪目,它的光芒藏於內而非顯於外。 沉寂一整年,窗台上長期迎著晨曦、沐著朝露的蝴蝶蘭甦醒了!從抽芽、含苞到綻放,在落紅成陣、群芳凋零的暮春,它卻生趣盎然、一枝獨秀。

很欣賞這「王者香」的優雅高潔、清香遠溢。它被譽為「花中君子」,果然恰如其分、實至名歸。就連孔子也盛讚:「不以無人而不芳,不因清寒而萎瑣。氣若蘭兮長不改,心若蘭兮終不移。」

蘭花擁有謙謙君子、卑以自牧的風格。「謙卑」二字看似柔弱,實際上卻蘊藏著無窮的力量。這不是委曲求全,而是以柔軟的姿態,守護著堅定的信念。花期之前,它全力以赴的吸收天地靈秀、日月精華來蓄積能量;然後,耐心的等待著「梅花謝後知誰繼,付與幽花接續香。」

蘭花蘊涵不忮不求、不卑不亢的特質。不與桃李爭春、不同百花競妍,它恬然自適、高雅閒淡。「 折莖聊可佩,入室自成芳。開花不競節,含秀委微霜。」篤定的踏著自己的步伐,不隨波逐流、與世浮沉,即使艱難險阻、窮困潦倒也始終如一、不改其志。

蘭花具備溫潤如玉、寬容和順的性情。不像牡丹富貴逼人;也未及玫瑰嬌艷奪目,它的光芒藏於內而非顯於外。雍容自若的神采,豁達瀟灑的風度,不露鋒芒,不事張揚,呈現出一種成熟的穩健與圓潤。因此,它「能白更兼黃,無人亦自芳。寸心原不大,容得許多香。」

「蘭之猗猗,揚揚其香。不採而佩,於蘭何傷。」蘭是香中之王,如果沒有人認識到,而不去採摘佩戴它,對蘭花而言,又有甚麼妨害呢?君子之風,寵辱不驚、怡然自得,令人嚮往、讚歎!

儘管,自己缺乏才情,無法作《幽蘭操》與古人唱和;然而,倒是可以學習蘭花的清芳自足、甘於淡泊。也就是:要經得起生命中孤獨、艱苦的考驗與試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