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文提到,筆者一直認為香港的教育界有兩個禁忌的主題是不敢接觸,卻又不能阻礙學生觸及的,一是死亡、二是性行為。上文已經跟大家分享過「性」——這個禁忌的主題,今周跟大家分享「死亡」。

上周,筆者出席了保良局安老服務生命因你動聽暨「四道人生」千歲活動,活動主題中的人生四道分別是:道謝、道愛、道歉、道別,這四道之中最難宣之於口的正是道別。因為此一道別,並不是在機場送別遠行的親友,而是生離死別。

筆者在出席該活動之前特別做了一些資料搜集,「道別」一詞於學術論文的英文原文是"farewell",farewell 此字其實是帶有歡樂意思的,所以farewell party的中文翻譯是歡送會。然而,在生離死別的時後,我們又如何歡笑呢?

其實,死亡是人生的必經歷程,拒絕面對也都終須面對,"once you learn how to die, you learn how to live."(學懂如何面對死亡,才學懂如何面對生存。)其實大家在還有呼吸能力的時候,就應該預早為自己的身後事做好準備,特別是年事已高的長者們,因為你未必會有足夠時間跟所有人道別。

應該怎樣去道別呢?要是你現在坐言起行致電親友道別,大家或會以為你有自殺的念頭。其實,有關死後的安排,例如:喪禮安排、是否希望捐贈器官等,可預先跟親友分享。另外也可以把個人的經歷寫下來,或把照片整理好,讓後人能夠透過這些資料來了解自己。

喪禮中當然絕對不會出現歡笑場面,但當一天我們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我們也希望自己已經跟大家好好道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