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稱作「含金量最高」的巴塞爾世界鐘錶珠寶博覽會(Baselworld)已經華麗落幕。今年展會也在流光璀璨中迎來百歲生日。回望1917年,為了振興一戰後艱難的瑞士經濟,行業展會應運而生;經過不斷地探索與努力,Baselworld成為業界不可撼動的標桿。2017年,百年華誕與挑戰一同來臨,繁華沉澱之後,在危機中啟動新的轉機,成為行業精英共同的心願。

所有的美麗都為時間服務,所有的華彩都為鑄就永恆。瑞士巴塞爾毫無疑問成為時尚界與奢侈品界最為矚目之地,Baselworld展會期間,世界各地頂級品牌與行業翹楚匯聚一堂。然而,今年的Baselworld註定與往年不同,自豪地迎來展會百年華誕,卻也不得不面對行業「艱難時刻」。

品質勝於產量 是不容妥協的標準

百年以來,Baselworld為全球來自鐘錶和珠寶行業的主要從業者提供了一個無與倫比的國際平台,以其前瞻性思維和適應不斷變化的市場需求的傑出能力,在行業中保持了領導地位,是唯一令整個鐘錶和珠寶行業共聚一堂的年度盛會。

Baselworld展會期間,世界各地頂級品牌與行業翹楚匯聚一堂。(展會提供)
Baselworld展會期間,世界各地頂級品牌與行業翹楚匯聚一堂。(展會提供)

正如瑞士聯邦委員Alain Berset所說的,作為一場鐘錶和珠寶界的頂級盛宴,巴塞爾國際鐘錶珠寶展也代表了一種匠人精神,「沒有它,就沒有卓越;也代表了一種民族精神,它象徵著我們的國家,而不僅僅是鐘錶行業。」因為幾乎沒有任何一個行業像鐘錶業一樣與瑞士的生活方式如此密切相關。

回顧展會過去100年的歷史,巴塞爾國際鐘錶珠寶展董事總經理Sylvie Ritter女士表示,「長達一個世紀中,我們在重塑、復興、適應、現代化、不斷改造自己、不斷對持續變化的市場作出反應等方面取得了成功。」

巴塞爾國際鐘錶珠寶展董事總經理Sylvie Ritter女士表示,展會的精髓是反映市場,滿足各類市場人士的期待,從而保持與時俱進的精神。(展會提供)
巴塞爾國際鐘錶珠寶展董事總經理Sylvie Ritter女士表示,展會的精髓是反映市場,滿足各類市場人士的期待,從而保持與時俱進的精神。(展會提供)

同時,Ritter女士對過去12個月進行了說明。2016年,瑞士鐘錶出口進一步下挫9.9%,為194億瑞郎,這是繼2015年下跌3.2%以來連續兩年跌勢。而此前的2010到2014這五年則是業界盛世繁華的鼎盛時期,出口增長一度達到22%的峰值。

由盛極走向跌落,是行業蓄勢待發的蟄伏期,還是行業無奈被動的瓶頸期,也許時間會給出答案。Ritter女士也坦言這段時間「非常困難,並且已經迫使一些業內人士離開鐘錶和珠寶行業。在這樣的背景下,有必要再次調整展會理念,而巴塞爾國際鐘錶珠寶展已經率先轉型為反映全球市場變化的展會。」

她指出:「這個轉型過程將會一直是強調質勝於量。結果是我們拒絕一些展商參加今年的展會,這是一個選擇,是我們做出的選擇。」

缺少創新 是真正的行業難題

追溯行業艱難境遇的原因,展會主辦方MCH集團首席執行官Rene Kamm先生表示,世界時局動盪,歐洲恐襲是一個原因,在這種情況下人們會減少旅遊和消費。再者,油價大跌也致使產油國的一些富裕顧客出手不再那麼大方。中國的反腐運動也一定程度造成奢侈品市場的低迷。另外,高科技產品的衝擊也是一個不能忽視的因素。

而不少業界人士也指出,缺少創新才是行業遇到的真正難題。在幾大集團把持的鐘錶業界,大家基本在用相同的零件,製造類似的產品,這會讓消費者越來越覺得索然無味。所以行業自身的創新才是走出瓶頸的關鍵。

Ritter女士表示,這也正符合Baselworld的理念,她說:「展會的精髓是反映市場,滿足各類市場人士的期待,從而保持與時俱進的精神。巴塞爾國際鐘錶珠寶展從未停滯不前、故步自封!

她進一步闡釋如何實現轉變和市場調整的新理念:「通過最新調整,我們為之前Palace館的獨立鐘錶製造商提供一個位於第1展廳的首選展區。該展區被稱為「工作坊(Les Ateliers),我們通過它滿足了該領域不斷增長的需求。」

展商委員會主席Eric Bertrand先生也認為,目前的經濟和地理政治形勢為「過去幾年中行動正確且市場根基穩固的從業方提供了機會。當風勢不利時,有些品牌會遭受現實冷酷的打擊而不得不放棄,但那些專注並依賴專業技術的品牌仍然屹立不倒。」

他補充道:「以市場整合為結果,在開始復甦之後將使整個行業受益。」Bertrand先生信心滿滿,「這次復甦將使準備最充份的從業者獲得可觀的市場份額,並贏得空前的成功。作為展商委員會主席,我深信巴塞爾國際鐘錶珠寶展將繼續反映市場,並堅持質勝於量的戰略。」

駐足小憩,是為了更好地出發。整個奢侈品行業的沉澱,也許能使繁華背後的真淳更加璀璨奪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