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得忘形,快四點了還沒吃午餐呢!一心想祭祭五臟廟的我們,走啊走,來到了弗里曼特爾的漁人碼頭(Fremantle Fishing Boat Harbour)。據悉這個集裝箱船碼頭百多年來一直是柏斯最重要的港口,至今繁忙依舊。大小不一的漁船穿梭不停,帶來各種新鮮捕撈的漁獲。海邊碼頭所展現的旖旎風光躍入眼簾。沿岸各式餐館一字排開,單是徜徉在外就已被幸福的滋味縈繞。

漁港總蘊蓄著樸實。淳樸的氣息迎面而來,叫人精神一振。在這,閒適悠哉的腳步才能與徐徐海風和滔滔浪聲產生共鳴。

微風輕掠的海面,偶有海鳥翱翔而過。那飛翔的姿態,有些桀驁不馴。它的孤冷,是因為看穿人類眼中的渴望嗎?抑或暗諷著我們終日被慾望枷鎖拴牢,難以體悟真正的自由?我下意識打了個哆嗦。

仰望晴空,它藍得如此清麗澄湛,在朵朵雲層襯托下還更顯風情。如果有一天雲不在了,天空是否會孤寂?就好比碼頭和船隻,有時候像戀人般相依相偎,也有些時候,當來往的船隻在海間恣意徜徉,忽而又消失在茫茫煙波中……船隻一一遠去後,碼頭似乎只能在夕陽下獨自守候,孤寂難免吧?

我想,碼頭是否有一種蘊意豐富的意象?生活中,碼頭被賦予了多重涵義。它是由此岸到彼岸的起點,船則是它的延伸。碼頭往海面延伸的當兒,人的心不也延伸著?除了無盡遐想,是不是也想把這一大片浩瀚征服,甚至吞噬?另外,碼頭也像駛向新生的開始。在擺渡的過程中,你總有充裕的時間和空間思考下一步棋。總之到了彼岸,一切就得重新開始。

潮來潮去,碼頭自然也擺脫不了離愁。古時候人們在渡口送別。兩岸分隔,碼頭頃刻之間化成無盡思念。佇在碼頭張望著另一端,思念之情流瀉不止,又豈是三言兩語能交代?對於生活在沿海的人來說,碼頭更是一種無窮的牽掛。黃昏時分,妻子在渡口上翹首長盼。盼到的欣喜交加,盼不到的只能徒留傷悲……

黃昏的腳步近了。風更大了。落日餘暉細微的光影變化和節奏起伏漸漸撒滿天幕,海面。 駐足,凝視前方,多麼壯麗的夕陽,多麼華美的漫天晚霞。是夕陽無限好,還是夕陽無限美?充其量是一種心態吧?遠處的輪船,在汪汪大海中不也只是扁舟一葉而已?相比之下,人類似乎連倨傲不遜的理由也沒有了……

夕陽下的碼頭,輕輕向即將消逝的一天叩別。又恢復平靜了。忙碌的景像消散後,碼頭開始期待夜晚的寧謐。想不到這樣不著邊際的沉湎就讓午餐變晚餐了。既然賴在露天咖啡座啜一杯拿鐵的午後時光已溜逝,那何不來個色香味俱全的代表性美食──炸魚薯條,還有更多讓味蕾歡快起舞的美味海鮮呢?(轉自作家筱林子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