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記得從何時開始,「南丁格爾」這一個擁有著崇高道德標準的人名已經烙印在腦海中了。對時代有影響的名人,總令人肅然起敬,而像南丁格爾這樣為了實踐生命理念,執意打破觀念藩籬,從一名上流名媛成為了地位卑微的護士,並前往危險又艱苦的戰場上來看護病人,實屬罕見。其卓越的省思及為擁護信念的堅毅精神,怎能不叫人動容?因此夜晚提著燈巡視病人的南丁格爾被視為患者眼中的「天使」,與詩人筆下的「聖者」。

上天安排 上流社會的有志者

弗羅倫斯·南丁格爾(Florence Nightingale,1820-1910),是影響世界劇烈的名人。大眾對她的認知,絕對牽涉「護士精神」。可是,南丁格爾之所以能夠在世界上贏得莫大成就,其內在的精神與堅決的意志絕對超越了一般人的想像。因為想要成就一番功績,可不是如囊中取物那般輕而易舉。

在那個年代,護士都是沒有接受過教育,貧苦又卑賤,舉止粗魯又馬虎,且多會酗酒而被人瞧不起的老女人。她們即使負責簡單的醫療工作,也會加劇患者的傷亡,因而總讓人無法安心地將醫護工作放手交給她們。許多人寧可忍受病痛,也不願意接受護士的看護。

那麼,南丁格爾為何偏偏想要成為護士呢?這一切都是上天冥冥之中的安排。自身若是缺乏動力與心魂,無形的力量豈會選擇引領這樣的人。

生於望族 立定奉獻志向

南丁格爾的父親畢業於劍橋大學,在繼承了親戚的一筆龐大遺產後,即改換為親戚的姓(南丁格爾),她的母親則是國會議員的女兒。因此,南丁格爾一出生就身處在富裕又舒適的上流社會中,無需為生活奔波。她不僅可以接受充實又良好的教育,還可以學習多種才藝。可是正因如此,人們無法理解南丁格爾為何寧願放棄華麗的生活圈子,降低身份來當護士。即使她的理想有多麼偉大、崇高或她的愛心有多麼博大、深遠,也無法輕易說服她的家人。

雖說家人很早就覺察南丁格爾是個不太一樣的孩子 ,可是他們以為她只是比一般人更加愛護小動物,更主動關照貧困人家罷了,殊不知南丁格爾居然還暗存想離家當護士的念頭。他們以為南丁格爾寧可以打扮得富貴妖嬈,與他們一樣,喜歡四處旅行或滿足於未來當位少奶奶。他們最料想不到的,就是既高貴又有才華的南丁格爾,居然荒謬地想從事根本沒有人會去尊敬的職業。

南丁格爾日漸成長,益發喜愛閱讀,在學習新知之際,她亦開始思考人世間的事情。省思促成她在12歲時,就立定理想:奉獻自身,作對人類有益的事情。

堅定信念 充實醫療知識

家人都認為南丁格爾太不知足了,南丁格爾亦不免因為對自己的想法產生質疑而躊躇不已。可是,在1837年的某一個春日,17歲的南丁格爾前往院中的小禮堂禱告,正向上帝傾訴自己的願望時,居然聽到了彷似來自遙遠天際的回應。這聲音告訴鼓勵她不需猶豫,不需在意他人看法,只管勇敢地為貧窮患者奉獻自身!南丁格爾堅信,這是上帝的召喚。她的信念更加鞏固不移了。

雖說家人總想方設法的運用各種方式來讓南丁格爾放棄想當護士的強烈念頭,但她總在聽見旁人提及種種社會問題之後,就又更激昂地想要有所作為,並與結識的好友論究相關議題,甚至為了未來能一圓此志向而拒絕優秀青年的求婚。賀博士夫婦、德·文生大使、布列士別治夫婦、施德尼·赫伯夫婦等名流貴族,都是讓南丁格爾增加新知與獲得支持與力量的來源。

尤其是擔任過陸軍將領,在國會擁有一席之地的赫伯先生,更是在了解南丁格爾的智慧後,不斷給予大力支持的一大人物。同時,他也是力薦南丁格爾前往戰地擔任監督重職,並於日後陸續給予她莫大幫助的重要人物。

在南丁格爾還得不到家人的支持時,只能鬱悶度日的她依舊不忘充實醫護方面的知識,與友人出國旅遊時,亦前往倫敦的當地醫院實地觀察,或觀摩孤兒院或慈善活動的組織與管理方式,或親身參與醫護工作。

接受醫護訓練 奠定基礎

在1851年,對南丁格爾無可奈何的母親終於應允,讓她前往德國的開塞威特醫院接受訓練3個月,前提是她得低調,以免成為眾人的笑柄。南丁格爾欣喜若狂。雖然她已經在此醫院參觀過,也與醫院的創始人弗利德納牧師討論過種種醫護事項,但當時的她可是處境艱困,無法如意地置身在護理場所中。直至家人許可,多年愁悶的她終可一償美夢。

身為望族的她,在開塞威特醫院自然是「異類」,而她的勤奮態度與聰慧,令弗利德納牧師驚喜不已,直讚她是護士的好榜樣。南丁格爾返回倫敦後,雖然免不了遭受母親與姊姊的冷嘲熱諷,所幸父親已能體諒她的信念。當1853年,赫伯夫婦介紹「知識婦女療養所」的義務性工作給她時,她的父親還支助她生活費,只盼她能快樂地工作,從中獲得滿足。

知識豐碩的南丁格爾又針對療養所的問題,提出「設置緊急呼喚鈴」、「升降機運送患者餐飲」等改革建議。此舉立即擊垮了眾人對這位千金小姐的冷眼嘲諷,同時換來順服的協助與讚歎。

克里米亞戰爭爆發 唯一的負責人選

當南丁格爾在思索自己未來的方向時,1854年,克里米亞戰爭爆發了。土耳其與俄國爆發了戰爭。英法兩國為了支持土耳其,亦投入這場戰爭中。

報紙社論報道了戰場缺乏肯獻身照料傷兵的護士。南丁格爾立即寫信給擔任陸軍部長的赫伯先生,表明自己願意上戰場看護患者的決心。誰知,同一時間,赫伯也正寫信給南丁格爾,由衷期盼這位全英國最適當的傑出人選能夠擔任政府的監督職務,領導護士隊前往土耳其戰地來照護傷兵。

計劃一定,毀譽說詞自有人傳播,可辦事穩牢的南丁格爾仍在一周內挑選38位適當的護士,辦妥了英國政府交代的事項,還收到《泰晤士報》(The Times)與各地人士募集而成的7千磅慰問金。身負國家重責與被上流社會關注著的南丁格爾低調地避開了歡送場面,與護士隊一起前往戰場。(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