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日戰爭歷史多少有些了解的中國人,對於「飛虎隊」一定不陌生。它的正式名稱是「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是二戰期間主要由美國飛行人員組成的幫助中國抗戰的空軍部隊,主要在中國本土和緬甸與日軍作戰。

該航空志願大隊由美國退休飛行上尉陳納德負責,1941年,他在美國羅斯福總統的支持下,通過租借法案從美國得到了100架戰機,並在美國招募了100名飛行員。

起初,志願大隊隊員中有人提出,在飛機頭部畫上鯊魚頭,用以嚇唬日本人。1941年12月,航空隊在昆明上空第一次作戰取得勝利。由於中國大陸居民從未見過鯊魚,於是誤將這些飛機稱作「飛老虎」。第二天昆明出版的一家報紙上便使用「飛老虎」一詞來形容志願隊的飛機。航空隊中的中國翻譯見到後,將其翻譯為「Flying Tiger」這個名字告訴給陳納德,隊員們也覺得很好,於是將航空隊正式命名為「飛虎隊」。

飛虎隊英雄周訓典 壯志凌雲

飛虎隊英雄周訓典和他駕駛的P51戰機。「飛虎隊」正式名稱為「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是二戰期間主要由美國飛行人員組成的幫助中國抗戰的空軍部隊。(網絡圖片)
飛虎隊英雄周訓典和他駕駛的P51戰機。「飛虎隊」正式名稱為「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是二戰期間主要由美國飛行人員組成的幫助中國抗戰的空軍部隊。(網絡圖片)

飛虎隊的英雄有不少,其中有一個叫周訓典。1921生於寧波的他,為了保家衛國,在1939年12月,考上了由國民政府空軍開辦的航空機械學校;1941年,他又經過嚴格考試,考入了第15期航校留美軍官班。其後,他與71名合格的同學前往美國受訓,接受了正規的飛行理論和飛行實踐訓練。

1944年7月,周訓典與第15期第5批留美飛行員一起從美國順利畢業回國抗戰。他們被編入美國14航空隊、中美空軍聯隊第5大隊,即飛虎隊,周訓典被分在27中隊。

從1944年7月回國到1945年8月日本無條件投降,周訓典一共參加對日空戰71次,擊落日機2架,炸毀地面日機40架,軍車23輛。中美雙方鑒於其參戰次數和卓著戰績,授予了他各類獎章和勳章13枚,其中,優異飛行十字勳章和航空獎章就是以羅斯福名義授予的。

多次出生入死的周訓典在後來的自傳中親筆寫到:在執行每一次任務時,我總是認真的、負責的,沒有考慮生死的問題。只想出一口氣,狠狠地攻擊目標。「凌雲壯志、長空萬里,憑個人願望行動,幹得痛快,只要擊中敵人,死了也是痛快的」。

1945年9月9日,周訓典在空軍第5大隊副大隊長的帶領下,護送國民黨陸軍總司令何應欽到南京,參加受降儀式,得以親眼見證了日本投降主官岡村寧次在投降書上簽字。那一年,周訓典才24歲,卻早已是人們心目中的英雄。

被中共欺騙 虎落平陽

抗戰勝利後,周訓典與同學錢承評結婚。他們原本希望過上太平、安穩的日子,卻不料中共挑起了內戰,周訓典再次投入了戰爭。由於國民黨黨內腐敗,心懷不滿的周尋機脫離了空運部隊。

上海陷落後,周訓典看到中共華東軍區航空處在《解放日報》上刊登《公告》,公告上稱:「原國民黨空軍人員,可到華東區軍區航空處登記報到,願意參加工作的,將酌情安排工作;願意回原籍的,則發給路費,可以回家。」周訓典在猶豫徘徊中,為中共在上海所製造的「為人民」的假相所欺騙,加入了中共空軍,並深受器重,專門護送中共領導人到各地巡視。

中共建政後,周訓典被點名調到新成立的天津航空訓練大隊任職,培養飛行員。他在飛行訓練中,沒有出過一次事故,其過硬的技術讓人讚歎。為中共在開闢西北航線以及培養飛行員方面立下汗馬功勞的周訓典,因此多次受到嘉獎。

1964年,周訓典隨航校調往四川,妻子兒女仍住在天津。從那時起,他和家人就過著兩地分居的生活。每年只有兩次小聚:一次探親假,一次利用療養間隙回家小住。

文革被打死 屍身被狗吃 

1966年文革爆發,1967年春夏之交,周訓典在結束了在杭州的療養後回天津探望妻子和孩子,不料回單位後,卻被扣上了參與「陰謀駕機外逃集團」的罪名。從1968年起,他被實行隔離審查。

剛開始,周訓典還能通過書信,讓家人得知他的一些情況。他在信中告訴妻子:「現在已經如此局面了,案情越搞越複雜。問題越來越多——因為各人在壓力之下,力求徹底、詳細交代,取得『從寬』,竟不顧客觀,不顧他人而憑空捏造,互相牽連。竟有人在交代中說我曾經在1967年10月請假回天津,利用假名企圖從陸路或小路逃亡外國。」其後,家人與他徹底失掉了聯繫。

1970年5月2日,這位沒有死於與日軍空戰中的飛虎隊英雄,卻在被審查期間活活被打死,時年49歲,沒有留下一句遺言。另一位「兩航」投共人員何瑩的家人何婉如在回憶文章中寫到:「何瑩、周訓典被送去拉大車,每次必須拉米、拉煤、肚子餓了只能買個鹹鴨蛋充飢。後來,飛行主任周訓典被活活打死,他們就悄悄地把他埋在田裏。因是偷偷摸摸,埋得太淺,後被狗拖了出來……」

首個投共的飛行員 劉善本自尋死路

抗戰期間,與「飛虎隊」並肩作戰的還有國民黨的空軍,其中有一個人叫劉善本。1915年出生在山東的劉善本,1935年考入杭州筧橋航空學校,畢業後被分配到國民黨空軍8大隊任作戰參謀、上尉飛行員。抗戰爆發後,他所在的飛行大隊先後在成都、蘭州等地服務。1943年他被派往美國學習,1945年抗戰結束後,他駕駛著美國贈與的B-24轟炸機,經印度和巴基斯坦回國,參與國共內戰。

早在劉善本高中畢業那一年,曾在一本雜誌上讀過美國記者斯諾寫的關於毛澤東的文章,對毛印象深刻。回國後,他又在書攤上發現了毛寫的《新民主主義論》,並相信了其謊言。其後他開始秘密收聽延安廣播,在聽到中共歡迎國民黨軍官、士兵投降並受到優待的消息後,尤其是聽到毛所言的「中國的和平民主乃是中國人民神聖權利所在」的聲明後,不願打內戰的劉善本決定投共。

1946年6月26日,劉善本等10人利用由成都去昆明運輸美軍移交的通訊器材的機會,擺脫了地面控制,駕機飛抵了延安,開創了國民黨空軍駕機投共的不好的先例。毛澤東、朱德親臨歡迎大會,朱德還將他請到自己的窯洞裏作客,毛則在辦公室中接見了劉善本,讓他到東北籌建第一所航空學校,並與他合影留念。他因此被中共稱為是「帶頭人」。

在延安期間,被謊言欺騙的劉善本在新華廣播電台向國民黨空軍發表了講話,指責國民黨挑起內戰,稱延安人民「安居樂業」,並呼籲大家「為和平民主共同奮鬥」。聽信了劉善本的話,國民黨空軍先後有100餘人或駕駛飛機或徒步投共。

1946年9月,劉善本前往東北參加創辦全國第一所航空學校(老航校)的工作,並被任命為副校長,為中共培養空軍力量做了不少貢獻。1949年2月,他被批准加入中共。9月,毛在宴請傅作義、劉善本等投共人員時表示,正是他們的投誠,「不但加速了國民黨殘餘軍事力量的瓦解,而且使我們有了迅速增強的空軍和海軍」。

當年10月,劉善本獲准參加建政大典檢閱。12月,中共決定在老航校的基礎上組建6所航空學校,劉善本任第一航空學校校長。北韓戰爭爆發後,他擔任航空兵某師師長率部參戰,首次使用了電子對抗和照明轟炸的作戰法。

劉善本的貢獻,中共是看在眼中。1955年,他被授予大校軍銜;1964年,晉升空軍少將軍銜。他還曾當選第1、2、3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第1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委員、國防委員會委員等。

文革爆發後 劉善本被審訊折磨而死

然而,1966年文革爆發後,劉善本也沒有逃脫厄運。他因對空軍司令吳法憲等人在空軍學院搞拉一派打一派的做法看不慣,更不忍心看到自己多年的戰友、領導被莫須有的罪名打倒,所以直接給毛、周上書,認為空軍學院的「運動不能這樣搞,不能把經歷幾十年戰火考驗的老同志統統斥之為走資派,更不能搞逼供信,搞武鬥……」

孰料,信被轉給了吳法憲,決定將其打倒。1967年空軍學院非法設立了「劉善本專案組」,污衊他是「假起義,真特務」、「特大特務」,專案組不僅對他搞批鬥、體罰,而且令其早出晚歸。

專案組的問題包括:「國民黨有許多飛行員,為甚麼單挑你去美國受訓?是不是你和蔣介石有特殊關係?」「你在美國學習期間,認識哪些教官?哪些同學?還有甚麼朋友?你們有些甚麼陰謀勾結?要詳細交代,還要按照日期寫出各個階段的證明人。」「你在國民黨空軍中是受寵信的,受提拔的,如果你跟蔣介石走,你肯定會得高官厚祿,升官發財,為甚麼拋棄這一切,冒著生命的危險,投奔延安吃苦?」

1968年3月2日深夜,劉善本被專案組抄了家,押到空軍學院辦公大樓西頭二層的一個套間裏進行審訊。在被折磨了幾天後,劉善本於3月10日死去,終年53歲。而那些追隨劉善本投共的國民黨飛行員的結局大多也十分悽慘。

結語

不知周訓典、劉善本在臨死那一刻是否醒悟,自己當初相信的不過是中共畫出的民主大餅,自己的選擇真的錯了。他們不僅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更連累了朋友、同事。誠可謂是一失足成千古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