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5月13日「世界法輪大法日」適逢法輪功洪傳世界25周年,也是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66歲華誕。在臨近中國大陸的香港,李洪志先生早年也曾多次到港傳法,當年親自聆聽講法的學員仍非常感念師恩。同時在中共鎮壓的18個年頭,身在中共虎口下,許多學員無懼當權者打壓,遍地開花的真相點獲得許多民眾的稱讚。

大嶼山講法 學員稱奇

1995年的5月13日李洪志先生在香港大嶼山講法,當時有將近20位法輪功學員在場。有幸親身聆聽講法的谷女士,今年已84歲,她猶記當時有很多神奇的事,就覺得「師父不一般,是奇人」,而且有很多另外空間的生命來聽師父講法和歡迎師父,有的學員看得見,但她就看不見。

她回憶當年李洪志先生講法後,她和幾位學員在機場歡送師父,當時師父進了閘口又走出來找學員:「師父到處看,看到我就跟我說,你好好修。」說到這裏,谷女士不禁哽咽地說:「當時由於自己悟性差,甚麼也不懂也不知道,傻呵呵地、腦子空蕩蕩,也沒有回應,站在那傻聽著,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她說,自己當時剛修煉沒多久,對修煉認識不深,現在回想起來,「覺得對不起師父」。

谷女士出身富裕家庭,是高級知識份子,1994年參加李洪志先生在廣州講法班後,開始修煉。她坦言,在20多年的日子裏,感到師父一直在身邊看著她。

幾個月前的某一天,她在廚房突然感到頭昏眼花,心口很難受,站不穩。由於家中僅她一人,當時她就喊師父:「很大聲地喊,師父救我啊!之後那些症狀立刻就消失了!」當時的情況很危險,她直言自己的命是師父給的。谷女士再次哽咽地說:「當時我沒有想是『病』,只知道老年人遇到這種情況很危險,是師父救了我,給了我一條命。」

李洪志先生多次來港講法

在1996、1997年期間,李洪志先生不時到香港,每次來香港都是由任先生安排講法的場地。

70多歲的任先生憶述,1996年7月中旬,李洪志先生來港,晚上約七時許乘坐私家車抵達一佛教中學禮堂。「看到他,我就上前了,我就跪下跟師父握手,師父說不要這樣,不要這樣。」任先生哽咽地說著。那是第一次師父在禮堂向香港學員講法,約有70多人出席,還給學員打大手印。

任先生是在1996年3月17日開始學煉法輪功,很幸運4個月後就見到李洪志先生。他說第一次見到師父,印象很深刻,「我看得很清楚,白裏透紅,臉嫩,眉清目秀」。他又說師父講完法離去時,自己親自送師父上車,「師父跟我握握手說,這個地方很好」。

過了約半個月,第二次李洪志先生小範圍地見學員,由任先生安排場地,地點在一所學校的小會議室,不到20位學員參加。他記得當時師父提到大陸法輪功發展得很快,「已經發展到有六千萬人」。

任先生第三次見到李洪志先生是1997年7月中旬,這次聽講法的學員增至近200人,也是在同一所學校的禮堂。有幸與師父多次握手,任先生表示:「師父的手很軟、很大、很厚。」

自中共鎮壓法輪功以來,任先生一直和妻子到鬧市街頭講真相,常設計一些別出心裁的展版標語吸引香港市民及陸客。當時設計的「法輪大法好」的燈箱很受歡迎,法輪功學員每天傍晚在銅鑼灣鬧市推著燈箱講真相,效果很好。後來這個燈箱每年都會放在維園年宵市場開設的真相攤位,非常引人矚目。

不過,他慚愧地說,自己剛學煉時,由於學校工作忙沒有好好學法,修煉的路上很多干擾。

三問師父解惑

已60歲的胡女士於1996年在大陸家人的介紹下開始學煉法輪功,1997年7月李洪志先生來港講法時,第一次見到師父。她憶述當時收到學員的通知,晚上到一所學校聽師父講法,於是下班後買了麵包就急忙趕到會場。「那個時候學員不多,就在那裏等,後來聽到有鼓掌聲,站起來一看,是師父來了。師父很年輕,皮膚臉色是透明的,一看就很正氣的樣子。」

當時師父站在台上講法,她便看到師父坐在彩綠的大蓮花池的白色雲霧非常漂亮。由於當時香港學員不多,師父講完後便問大家有甚麼問題可以舉手。她當時剛學煉不久,很多法理都不懂,舉了三次手,師父也點了三次讓她問問題。講法結束後,師父很慈祥微笑地和大家握手。

走過了20多年的修煉路,胡女士表示,從開始學煉法輪功後,就感到自己有一份責任,尤其是中共鎮壓法輪功後,一直心想著如何讓中國大陸的民眾能了解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多年來,她在港島區如灣仔碼頭、金紫荊廣場等地方向大陸遊客派單張、講真相、勸退黨等等。

香港真相點遍地開花

位於中國大陸最前沿的香港,每年訪港的大陸遊客超過4,000萬人次。根據入境處資料,今年五一假期訪港大陸遊客有49萬人次,是近五年來新高。

自中共鎮壓法輪功後,香港學員在這十多年來於全港多個旅遊景點,如金紫荊、山頂和銅鑼灣、尖沙咀,及購物區設立真相點兼退黨點為大陸遊客進行三退的服務,目前約有近20個真相點。據香港佛學會粗略估計,今年以來在真相點派發的資料,包括特刊、《明慧周刊》等等超過100萬份。

這些長期在真相點的學員很多年紀都不小了,當中有許多感人的故事。位於紅磡家維村附近的一個購物區,區內有特地為遊客設立的大型鐘錶店、珠寶店、食品、藥房等等。很多時候是每天一輛輛的旅遊巴士停滿在道路兩旁,大陸遊客也擠滿兩旁的行人道。

清朝皇族後人走進修煉

79歲的席女士每天無論風雨日曬都到紅磡家維村真相點,拿著展板和真相資料向大陸遊客講真相。席女士是愛新覺羅後人,祖父輩當年還在清朝為官,父親則是民國元年出生;畢業於西南師範學院數學系,文革時是中學教師,經歷過三反、五反、文革等歷次運動,特別了解大陸的情況。

她婚後移居香港,1996年由大陸朋友口中得知法輪功,一直想尋求《轉法輪》這本經書;同年9月隨女兒到北京旅遊,找了好幾天直到最後一天在北海公園的一個書亭看到書架上有一本舊舊的《轉法輪》,當時店員說是最後一本,沒有新的了,還說以後都不讓印刷了。

當時她心裏想,共產黨又要搞鬼了,「我的反應很快喔,這個共產黨又要搞事了」。於是她趕快說:「我要!」回到香港沒幾天,收到大陸朋友寄來的包裹,打開一看裏面有兩本書,一本是《轉法輪卷二》,另一本是《法輪功》。當時她很興奮,經書都齊了,可以好好學煉了!

自中共鎮壓後,隨著真相點的設立她便開始每天到真相點,雖然將近八旬,但是她步伐輕盈,動作特別靈活,聲音也特別響亮,一說真相,許多大陸遊客就圍著她聽。

近幾年,中共外圍組織青關會開始每天到真相點進行干擾。席女士表示,剛開始青關會僱用一些中學生搗亂,但是那些學生一直聽她講述中共的殘暴歷史,越聽越入耳,之後就不在她旁邊進行干擾,不出聲了。「明知道他們是拿錢的嘛,我說你那個錢不要拿,太危險了!」最後,一個個都不再來做干擾的事了。

現在換上僱用一些新移民婦女來干擾,席女士坦言很考驗心性,青關會成員每天拿著大喇叭對著他們的耳朵大叫大喊,不讓他們向大陸遊客講真相。剛開始她也學著,拿著擴音器講話,跟他們大聲說,後來發覺這樣不對,於是在過程中學會如何不動心,以靜心正念對待;不再高聲講話後,讓大陸遊客看真相展板,很多遊客都看進去了,當對方減少在旁邊大喊大叫時,就有機會跟大陸遊客多講些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

從政界到修煉 設臨時真相點

周先生一直在政界工作,曾當選過區議員長期在香港社區工作。他說很自然而然地走進修煉。由於工作的關係,他時常在街上接到法輪功學員的真相資料,「例如:單張、小冊子、光碟等,我很喜歡拿回家看」。他又特別關注大陸的動向,所以也長期閱讀《大紀元時報》,「幾乎是每天晚上都上網看」。

大約在2006年開始,他從網上下載法輪功的經書、講法錄音,幾乎每天學法。「我幾乎每天都學法,晚上看《大紀元》」他表示,修煉後最大的改變就是馬上把煙戒了和脾氣變好了。他說自己以前很沒有耐性,別人多問幾句就沒耐性。譬如他懂得電腦,以前妻子請教時總是很不耐煩,還把她罵一頓,修煉後性格都變平和了,「脾氣越來越小,慢慢就變得沒脾氣了,你罵我也沒感覺」。同時他對金錢也看淡了,對妻子花錢也不再計較了。

面對中共不斷誣衊法輪功,顛倒是非,向人們灌輸錯誤的東西,迫害法輪功還在持續;學法一段時間後,周先生覺得作為修煉人應該出來講真相,希望人們也像自己一樣能在街上有機會收到法輪功學員派發的真相資料。「後來佛學會就鼓勵我用『流動真相點』的形式去講真相,作為對香港原有『固定真相點』的補充。我想,這也許是師父給我安排的一個講真相,救人的好機會吧。」他說,希望能把真相覆蓋全香港,要讓所有的有緣人都能看到真相。「香港有七百萬人口加上來港的大陸遊客,還有其它地區的遊客,希望他們多了解真相。」

在設立「流動真相點」的過程中,周先生接觸到很多善良的市民,拿到真相資料就在附近的休憩地方很專心地看資料。「看到我們做這些事是值得的。很多人跟我一樣小時候就從大陸出來,共產黨的宣傳誤導很多人,很多人被欺騙,都等著真相資料了解。」他說也受到很多市民的稱讚和鼓勵,「一些以前從大陸來的香港市民,自己或家人都受過共產黨的迫害,常常找你聊天罵共產黨,說要打倒共產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