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啟示錄》的時空觀和相關問題

本文這裏對於《聖經・啟示錄》中所體現的獨特時空觀作一探討,並對於其中與時空相關的幾個存有爭議的問題給予解析,以求探究。

(以下只是從《聖經・啟示錄》字面意思上作出本文所認為的最為合理的解釋。本文對解釋中所涉及的任何歷史人物或宗教門派沒有任何觀點。)

(一)宿命通和異象《聖經・啟示錄》的時空觀

《聖經・啟示錄》是作者「約翰」在拔摩島上接獲神的曉諭,將其所見所聞記述了下來。「約翰」所見到和所接觸到的各種神,其實是層次高於人類時空的另外時空中的生命。

「約翰」稱其所見所聞為「異象」,實際上就是神讓他看到、甚至穿越時空親身體驗到歷史在另外時空中的實際表現。這種能力和佛教中的神通「宿命通」異曲同工。

《聖經・啟示錄》中描述的諸多生命、事物和事件,其實大多都是在另外時空中的生命、事物和發生的事件:比如其中描述的神、天使、神殿、寶座、紅色惡龍(撒旦)、獸(撒旦代表,或其在低層時空的表象)、大淫婦、受印記、無底坑、火湖、馬軍,以及許多的爭戰⋯⋯等等。

這些生命、事物和事件有的被描述出現在「天上」,而有的出現在「地上」。「天上」是指層次高於人類時空的另外時空,即神所處的不同層次的時空:比如安置在天上的寶座,神天上的殿,天上現出的異象,天上有了爭戰⋯⋯等等。「地上」有的是指人類時空,而有的則是指與人類時空同等低層次的另外時空:比如地上的無底坑,大紅龍摔在地上,一個獸從地中上來迷惑住在地上的人⋯⋯等等。

所有這些描述絕不只是一個簡單的「比喻」或「象徵」而已,而是切切實實的歷史於另外時空中的表現。許多這些另外時空中的生命、事物和事件都對應了人類時空中的表象,但是它們卻是決定人類時空中表象的背後實質。

比如,第十七章指「大淫婦⋯⋯就是管轄地上眾王的大城(巴比倫)」。這個「大城(巴比倫)」在另外時空對應的真實形象就是《聖經・啟示錄》中的「大淫婦」,而在人類時空的形象卻是一座「管轄地上眾王的大城」。「大淫婦」在另外時空被神焚燒,而在人類時空的表象則是「大城傾倒」。

另外,《聖經・啟示錄》還隱晦地使用了一個修煉界和預言中比較常用的時空觀——即過去人類的歷史是重複的。這與多個中國著名歷史預言中所體現的時空觀相同。比如:

(1)姜子牙《乾坤萬年歌》:「我今只算萬年終,剝復循環理無窮」
註解:剝復為易經中的兩卦。坤下艮上為剝,表示陰盛陽衰;震下坤上為復,表示陰極而陽復。「剝復循環」形容歷史循環往復;

(2)諸葛亮《馬前課》:「前古後今,其道無窮」
註解:前古的歷史,在後世的現今再次重現,循環往復;

(3)《黃檗禪師詩》:「日月推遷似轉輪」
註解:「日月」象徵歷史。形容歷史如轉輪,循環往復;

(4)袁天罡、李淳風《推背圖》:
第一圖:「日月循環,周而復始」「悟得循環真諦在,試於唐後論元機」
第六十圖:「一陰一陽,無始無終;終者自終,始者自始」
註解:「日月」、「陰陽」都象徵歷史,周而復始——預言作者悟到歷史循環往復的真諦⋯⋯等等。

其實,有的預言家看到的可能是過去人類的歷史。他們悟到了人類歷史是循環往復的道理,因此將他們看到的過去歷史描述出來,成為對於未來的預言。

在《聖經・啟示錄》中,神曉諭「約翰」的其實是兩期歷史──以前的一期歷史和這一期歷史,而且所曉諭的主要是發生在歷史末期的事件。

也就是說,神曉諭「約翰」的一些事件是在以前那期歷史末期發生過,並且在這一期歷史末期又會重複發生的事件。

在《聖經・啟示錄》中,「約翰」記述的既有神讓他看到的兩期歷史在另外時空中的表現——如同看電影一樣,也有神讓他在另外時空親身體驗到這兩期歷史的表現——如同親臨電影拍攝現場一樣,又有他同曉諭他的神之間的互動──如同解說電影一樣,所以有穿越時空、應接不暇的感覺。比如:

(1)第十七章:「我被聖靈感動,天使帶我到曠野去,我就看見一個女人(大淫婦)騎在朱紅色的獸上」⋯⋯(天使說:)「你所看見的獸,先前有,如今沒有,將要從無底坑裏上來,又要歸於沉淪。」

解:曉諭「約翰」的天使讓他看到了(或親身體驗到)以前那期歷史的情形,即如同看電影一樣(或親臨電影拍攝現場一樣):「大淫婦」騎在赤色獸上。

然後天使告訴「約翰」,即如同解說電影一樣:他現在所看見的獸是出現在以前那期歷史中(「先前有」),而這一期歷史中在他當時所處的時代還沒有出現(「如今沒有」),但是在這期歷史的將來會從地下無底坑裏上來(歷史將重複),最終將「歸於沉淪」(被扔在火湖裏燒盡)。

由於「約翰」寫作《聖經・啟示錄》的年代(西元90年代或之前)仍然處於羅馬帝國殘酷迫害基督徒的時代,上文的「如今沒有」揭示:歷史上迫害基督徒的背後因素還不是赤色獸(撒旦代表,或其在低層時空的表象),因為它並沒有出現於那個時代。

那麼,《聖經・啟示錄》全篇所圍繞的在歷史的末期,撒旦及其獸迷惑世人、迫害殺戮,種種事情,到底針對的是誰、是甚麼呢?本文稍後解析。

(2)第二十章:(我看見)「(一位天使)捉住那龍,就是古蛇,又叫魔鬼,也叫撒旦,把他捆綁一千年,扔在無底坑裏,將無底坑關閉,用印封上,使他不得再迷惑列國。等到那一千年完了,以後必須暫時釋放他。⋯⋯那一千年完了,撒旦必從監牢裏被釋放,出來要迷惑地上四方的列國⋯⋯」

註解:這段描述跨越了相隔「一千年」的兩期歷史。「一千年」是指神所處時空的一千年,對於人類時空來說可能是個比較久遠的時間。也就是說,神曉諭「約翰」的兩期歷史可能相隔比較久遠。

神讓「約翰」看到在以前那期歷史末期,撒旦被捉住並捆綁扔在無底坑裏,「使他不得再迷惑列國」。

「一千年」之後的這一期歷史中,撒旦被釋放。歷史重複上演以前那期的歷史過程。

但是《聖經・啟示錄》在描述這一期歷史時,在撒旦被釋放之後,只是一筆帶過那重複的歷史過程——即撒旦迷惑地上的列國等,然後著重描述了後續歷史的嶄新篇章。

在這期歷史的後續嶄新篇章中,撒旦將被神徹底毀滅,「被扔在硫磺的火湖裏」,「直到永永遠遠」。《聖經》學者稱此為「最後的決戰」。

那麼為甚麼這期的歷史不只是簡單重複,而會有嶄新篇章呢?

如同前文所分析,《五公經》描述到這期歷史末期,「末劫之年更乾坤」,即聖人將「改換乾坤」;《太上洞淵神咒經》稱這期歷史末期為「劫盡」,聖人將「更生天地」;《聖經・啟示錄》也明示主神「將一切都更新了」。

也就是說,這一期歷史之後,整個天宇將要完全更新,歷史將開啟嶄新篇章。因此,這一期歷史的尾聲部份不會只是簡單重複上演以前的歷史過程。

下面,本文將運用《聖經・啟示錄》的時空觀來解析其中與時空相關的幾個存有爭議的問題。

(未完待續)

延伸閱讀:《預言中的國共兩黨宿命和「大災難」》 系列文章入口–預言中的今天

**轉引本文請註明作者、出處,嚴禁抄襲或變更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