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煤價去年開始反彈,儘管不少煤企業績出現好轉,不過煤企的資產負債率依舊很高。截至3月底,山西七大煤企的負債總額逾萬億元,平均資產負債率接近83%。業內稱,短期內煤企債務高企的問題難以解決。

七大煤企(焦煤、同煤、陽煤、潞安、晉煤、晉能和山煤)公佈的2017年第一季度財務報告顯示,截至3月末,七大煤企負債總額高達13086.16億元,與2016年同期的12102.78億元相比,增長8.13%;第一季度七大煤企平均資產負債率高達82.7%,去年為82.1%。

除上述七大煤企債務規模高企外,大陸不少上市煤企的資產負債率也處於高位。據統計,21家煤企去年負債規模高達7631億元,平均負債率為58%。有11家煤企的資產負債率超過60%,而*ST神火、新集能源和山煤國際的資產負債率更是超過80%。

業內人士表示,目前煤炭行業的負債規模僅次於鋼鐵行業,資產負債率遠超其它行業。煤價的反彈讓煤企的盈利能力提高,但短期債務問題還難以解決。

山西債轉股規模達1050億

在債務高企的情況下,山西各大煤企紛紛開始「債轉股」。據了解,近日晉能集團和中信銀行在山西太原簽署了200億元市場化「債轉股」合作協定。

今年4月,陽煤集團與交通銀行山西省份行簽訂市場化「債轉股」合作協定,擬設立總規模原則上為100億元的債轉股基金,用於企業償還存量負債和經營周轉、專案投資等。

去年12月,焦煤集團、中國建設銀行、山西省國資委三方簽署了市場化「債轉股」合作協定,合作資金規模約250億元。同月,太鋼集團、同煤集團、陽煤集團與中國工商銀行簽訂了「債轉股」合作協定。根據協定,三家企業與工行的「債轉股」合作資金規模達300億元。

據統計,截至目前,山西省此輪「債轉股」規模已達到1050億元。對於「債轉股」,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工作人員曾撰文警告,此類技術性方案本身並非全面的解決方案,因此設計必須謹慎,而且應是一個全面的總體框架的有機組成部份,否則會使問題惡化,如允許「殭屍」企業繼續存續和經營。

外界擔憂「債轉股」

人行原副行長吳曉靈曾稱,「債轉股」用不好會成為逃廢債的盛宴、尋租設租的新工具。這些警告並非杞人憂天,上輪「債轉股」就有問題留下。

當時規模內「債轉股」企業580戶、「債轉股」金額4,050億元,時至今日,4大資產管理公司手中仍持有一些當時留下的股權未能處置變現,其中不少是難以處置、無人願意接盤的。

市場分析人士稱,當前鋼鐵、有色、石化、玻璃、水泥、煤炭等行業產能都嚴重過剩,經營十分困難,相關國企為生存和發展被迫發行的各類債券更是頻頻違約,市場信心缺失,各類風險正在聚集,為此中共當局不得不施行「債轉股」以推遲債市危機的全面爆發。

「債轉股」就是把銀行中的企業債務轉成股份,銀行成為企業的股東,企業不再償還銀行債務,而是給銀行股票,原來的貸款利息變成了股份分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