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1日,709案律師江天勇的父親、妹妹被河南駐京辦的警察帶走,目前仍被關在北京西站駿怡連鎖酒店。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表示,老人家已經70多歲了,經不起折騰了。

江天勇於2016年11月21日在湖南長沙市被失蹤後,其代理律師曾多次向湖南省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提出申請要求會見江天勇,但均被無理拒絕。至今,江天勇的家人仍然不知道他身在何處、現在的境況如何。

然而,北京時間5月11日下午1點左右,前去北京江天勇弟弟家裏取東西的江父、江妹剛到北京西站,就被十幾個河南便衣警察截住強行帶走。目前仍然被關在北京西站南路15號的駿怡連鎖酒店。據流亡美國的維權人士陳光誠介紹,這個酒店是河南截訪人員聚集地。

「我主要擔心江天勇父親,他老人家是否能夠承受住。當局已經成了驚弓之鳥,連70多歲的老人也不放過,老人只不過去取東西。」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告訴大紀元記者。

這是帶走江天勇的父親和妹妹的車子和被關押的酒店。(金變玲提供,大紀元合成)
這是帶走江天勇的父親和妹妹的車子和被關押的酒店。(金變玲提供,大紀元合成)

據金變玲介紹,河南當地警方在江父出門的必經之路上,一前一後安裝了兩個攝像頭,還在江的父母家不遠處安插了三四個監視他們的人。這些人專門租了房子,並配有汽車和摩托車,只要江的父母一出門,他們就跟蹤監視。所以這次江父和江妹去北京取東西,可能是被監控了,並且只要「買火車票,他們就會知道」。

「他們將被送到哪裏,我們還不知道,請大家多多關注。」金變玲說。

江天勇的父親和妹妹被河南駐京辦的便衣警察帶走了。(金變玲提供)

另外,金變玲表示,最近709案李和平律師被釋放後的照片,令她非常擔憂江天勇的生命安全。她曾對大紀元記者說,江天勇處於被監視居住的狀態很有可能被施酷刑,但是他的身體是受不住的,「他早年就有高血壓,每天必須要吃降壓藥,因『建三江』事件被打斷8根肋骨的傷還沒有好,也不讓家屬給送衣服⋯⋯」

金變玲還曾透露,這次江天勇被捕,他的父母很傷心,尤其是他的母親還病了好幾天,想不通上完大學的兒子,幹著代表正義的律師工作,怎麼就「顛覆國家政權」了呢?

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講述江父與江妹被抓一事。(金變玲提供)

江天勇,河南羅山人,中國人權律師,曾參與愛滋病感染者的救助維權、山西黑磚窯案件、北京律師直選、法輪功個案等多項維權行動,「建三江」事件就是法輪功個案中的一個。因此,江天勇一直處於被警方監控、騷擾和威脅之中。2009年7月被北京市司法局註銷律師執業證。曾任北京愛知行研究所法律項目協調人。

「709」案是指2015年7月9日開始,中共公安部在全國範圍內大肆抓捕和傳喚各地的維權律師。截至2016年12月16日,至少有23個省份的319名大陸律師、律所人員、人權捍衛者和家屬被約談、傳喚、限制出境、軟禁、監視居住、逮捕、強迫失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