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9日特朗普總統突然決定解僱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James Comey),是因為採納了司法部最高官員的建議。司法部官員認為,科米去年對希拉莉・克林頓的電子郵件事件的調查處理存在爭議,使他不適合繼續留任這個職位。

白宮高級官員告訴霍士新聞說,希拉莉的高級助手阿貝丁(Huma Abedin)將「數以千計」封郵件發到她丈夫韋納(Anthony Weiner)的電腦上,包括一些機密信息,科米對此給出虛假證詞因此面臨調查,與他在同一天內被解僱,這只是「巧合」。

科米是特朗普司法部最高層的調查對象。新任命的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為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撰寫了一份備忘錄,其中概述了希拉莉電子郵件調查期間和之後科米的行為及羅森斯坦的擔憂。

備忘錄說:「幾乎每個人都同意,局長犯了嚴重的錯誤。」羅森斯坦寫道,他不能同意科米對調查結果的處理方法,不明白「科米為何拒絕接受認為他的做法錯誤的普遍評判」。

羅森斯坦(Rosenstein)說,對科米做法的第一個反對意見是,他在2016年7月5日發佈了公告,他表示希拉莉和她的助手在個人電子郵件服務器上處理機密資料,「非常粗心」,但也表示聯邦調查局建議不要起訴。

備忘錄說,科米當時在「錯誤地篡奪」司法部長林奇(Loretta Lynch)的權力。

羅森斯坦寫道:「這不是FBI局長的職能,科米最多應該說聯邦調查局已經完成了調查,並向司法部呈遞了調查結果。」

備忘錄表示,科米舉行新聞發佈會,發佈拒絕刑事調查的信息,使「錯誤」更為複雜,他「毫無必要」這樣做。

備忘錄說:「局長向新聞媒體發佈了他的版本的事實,就好像這是一個結束的論證,不需要經過審判。」羅森斯坦稱之為調查員「越權」的反面教材。

反對科米的第二個原因涉及到他於2016年10月28日通知國會,調查局正在調查希拉莉一案中新發現的電子郵件。雖然科米說他不想隱瞞信息,但羅森斯坦表示,避免公開「非公開信息」並不是隱瞞。羅森斯坦表示,許多前司法官員認為科米這個舉動不合適。

在上周的參議院聽證會上,科米堅定地維護他對希拉莉一案的處理和他在10月份對國會的通知。他說:「我認為隱瞞會是災難性的。」「說我們可能對選舉產生了一定的影響,這讓我覺得反胃。」

希拉莉一直在批評科米,認為他的宣佈有助於把選舉轉向利於總統特朗普。

羅森斯坦在備忘錄的結論中引用了科米的言論:「科米局長處理電子郵件調查結論的方式是錯誤的。因此,聯邦調查局不可能重新獲得公眾和國會的信任,直到有一位局長了解錯誤的嚴重性,並保證不再重複這種錯誤。科米局長拒絕承認錯誤,這就無法實施必要的糾正措施。」

備忘錄引起了快速連鎖反應,直達白宮。

塞申斯告訴特朗普需要一個「新的開始」,他附上羅森斯坦的備忘錄,並建議解僱科米。

特朗普在給科米的信中提到了這個建議,通知他被「立即免職,立即生效」。

前聯邦調查局發言人約翰・艾納雷利(John Iannarelli)告訴霍士新聞,他認為,科米是接受了心腹的壞建議,科米被認為「太政治化了」。艾納雷利告訴霍士新聞,免職「前所未有」,除了上世紀90年代初,塞申斯遭到當時的總統比爾・克林頓免職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