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於1988年的貝萊德(Black Rock),足足比資產管理一哥富達(Fidelity)晚了42年,但其成就已超越富達,成為行內新的龍頭大哥。

坐擁美元5.4萬億資產,淨收入美元31.7億,員工13,000名,總部位於美國紐約市,貝萊德被視為「全球最具影響力的金融機構」。

沒有失敗 那有成功

貝萊德的主要始創人Larry Fink原於一波(First Boston)工作,入職時為債券交易員,事業路上平步青雲,直至一次嚴重投資失誤,累得公司賠了美元1億,因此而被開除,結束了12年的一波生涯。

然而,沒有這次失敗,根本就沒有可能造就將來的成功。35歲的Fink決心重整旗鼓,毅然在Blackstone集團內開設一家風險管理至上的資產管理公司,這正是貝萊德的誕生。

因Fink曾經於市場遭重創,故貝萊德把風險、投資管理合二為一,跟同行有著明顯區別。這步棋走得異常俊俏,鋪開了未來的超級康莊大道。

勇於創新 孤軍屢勝

對於貝萊德的崛起,另一關鍵因素在於它懂得服務客人。這不是誰都懂的道理嗎?錯,真懂的可能只有它。往往有了產品後,推銷員向客人提供推介,但可能產品有需要修改或微調的地方,能夠作出快速、妥善反應的資產管理公司寥寥可數。

貝萊德善於了解客人需要,這可以體現在其八年前收購巴克萊的iShares業務。當眾傳統資產管理公司拒絕認同指數基金(Index Fund),堅持以主動式管理操作,但全球大型退休基金卻急於尋找廉價、高流動性的投資工具,指數基金成為市場新寵兒。這空前一役,貝萊德贏盡天下對手。

今年三月,貝萊德又打破市場另一個不願承認的趨勢,即裁掉七名美國主動式管理基金經理,以人工智能取而代之。此舉由Mark Wiseman操刀,經過了六個月研究才作出的決定。

此外,又率先把亞洲、環球新興市場團隊合併,再次走在對手之前。亞洲與環球新興市場隨著俄羅斯和巴西的比重萎縮,兩者已變得幾乎相同,相信其它資產管理公司會陸續跟隨。

64歲的Fink本人是一個大慈善家,其直言:「從來沒有想過會擁有今天這等財富,深信應該「giving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