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本港上市的東北乳製品企業輝山乳業再出狀況。繼債務違約、股價暴跌、自行停牌、高管辭職後,5月8日,證監會要求停止輝山乳業的股份買賣,恒生指數宣佈也在同日將輝山乳業從幾大主要指數和分類指數中剔除。

5月8日港股開盤前一分鐘,輝山乳業發出公告表示,根據證券及期貨規則第8(1)條從當天9時開始,聯交所應證監會的要求,停止輝山乳業股份買賣。

在此之前,從3月24日至今,輝山乳業也一直處於停牌狀態,且沒有復牌,但屬於自行停牌。此次是證監會指令其停牌。根據證監會的規定,如果是被證監會指令停牌,則申請復牌的條件會相應增多。

輝山乳業在公告中,未詳細說明證券監管部門下令停牌的原因。輝山乳業自行停牌前股價報0.42港元。

根據《證券及期貨規則》第8(1)條規定,證監會可以要求資料虛假、不完整或有誤導性的公司,停止股份交易。

5月8日當天,恒生指數有限公司也發佈公告,宣佈將輝山乳業從恒生中國(香港上市)100指數和其它幾大主要指數以及分類指數中剔除,於5月16日起生效。

目前,輝山乳業僅有董事長楊凱及其妻子葛坤兩名董事,不符合最少三名董事的要求。其他6名董事會成員已經在今年3月24日輝山乳業股價暴跌後陸續辭職。

輝山乳業股票在3月24日上午11點左右突然狂跌90%,創下聯交所的歷史最大跌幅紀錄,市值瞬間蒸發逾300億港元,當天輝山宣佈停牌。就在股價暴跌前一天,楊凱公開承認輝山乳業的資金鏈已經斷裂,需要融資150億元人民幣。

輝山乳業從去年12月份至今,狀況不斷。去年12月16日沽空機構渾水(Muddy Waters)發表報告說,輝山乳業業績造假,公司價值接近零。

今年3月17日楊凱和葛坤大規模減持3100萬股,套現近8000萬元人民幣;20日輝山乳業通知各債權銀行,無法還本付息,僅欠息就高達3億元人民幣。據悉,輝山乳業共有70多家債權人,其中23家銀行,十幾家融資租賃公司,負債至少為120億元至130億元人民幣。

經歷了債務違約、股價暴跌、自行停牌、高管辭職之後,4月25日路透社引述消息報道,香港金管局正在調查輝山乳業的一筆2億美元的貸款。

輝山乳業事件也引發了業界對大陸影子銀行的擔憂。輝山乳業的第二大債權銀行(吉林九台農村商業銀行),對輝山的18.3億人民幣債權規模中有7.5億人民幣是各類非衍生金融資產,包括債券投資、理財產品、信託與資管計劃,該銀行股價在輝山乳業暴跌後也出現大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