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大陸有消息稱,原吉林省省長、現任中國企業聯合會會長的王忠禹出事,已被帶走調查。對此傳聞,並不見官方證實。不過,作為江派「吉林幫」的成員之一的王忠禹,在北京最高層反腐的名義下,全面清剿江派腐敗官員之際,如果出事也並不令人奇怪。

1933年出生的王忠禹長期在吉林造紙廠車工作,1982年升任吉林省第一輕工業廳廳長,1983年後歷任吉林省委常委兼秘書長、副書記,吉林省副省長、省長等職。1992年,王忠禹被調入中央,先後任國務院生產辦公室副主任,國務院經濟貿易辦公室副主任,國家經濟貿易委員會主任等職;1998年,則被任命為國務委員兼國務院秘書長、國家行政學院院長等職;2003年到屆的他轉任全國政協副主席(排名第一位);2008年退休後任中國企業聯合會會長。王忠禹的快速升遷與曾經在吉林省工作的江澤民大有關聯。

江澤民曾在長春一汽工作過,因此對吉林就「有感情」,打造了以張德江為幫主的「吉林幫」。除了張德江,蘇榮、王剛、杜青林、趙南起、回良玉、王忠禹等中共「國家領導人」,都是從吉林提拔的。他們中不少人都追隨江鎮壓迫害法輪功。

在吉林和北京任職期間,王忠禹與也是江澤民一手提拔的現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張德江,存在諸多交集。如在吉林時,二人皆任省委副書記。在王忠禹當選中國企業聯合會、中國企業家協會會長的2008年的大會上,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張德江向大會發來賀詞。

2011年11月26日,工信部、財政部和中國企業聯合會在北京召開全國企業技術創新大會,張德江、王忠禹共同出席並講話。2012年5月11日,中國企業家年會暨兩江論壇在重慶開幕。時任重慶市委書記的張德江再一次和王忠禹同時出席開幕式並致辭。而這樣的場景還有。

與張德江善於諂媚江澤民一樣,王忠禹也是時時在講話中將江澤民之語、指示作為指導,就連中國企業聯合會的宗旨中也不忘記提到江。王忠禹江派「吉林幫」的身份已確認無疑。

儘管公開資料並無涉及王忠禹貪腐之事,但從江派落馬的官員看,王忠禹沒有攫取利益事實應該是不可能的,他應屬於那種隱藏的比較好的一類。有一件事或可佐證。

2016年在吉林省副省長谷春立被宣佈接受調查後,吉林省政府副秘書長(正廳長級)、辦公廳黨組成員王樹森亦落馬。這個王樹森長期在吉林省交通廳任職,先後任副廳長、廳長,升任省政府副秘書長後,主管交通廳。在任交通廳廳長期間,他主持參與建設了松原至肇源、吉林至延吉、通化至瀋陽吉林段高速公路段的建設,涉及工程承包腐敗。其背後的靠山是原吉林省交通廳廳長劉克志,而劉的背後是原吉林省委書記王雲坤,王雲坤的背後則涉及由江一手提拔的「吉林幫」成員、原全國政協副主席王忠禹。

據2001年長春市檢察院一名檢察官在網上披露,2000年11月,迫於時任中共國務院總理朱鎔基和中紀委的強大壓力,長春市檢察院發佈通緝令,通緝吉林省交通廳原財務處長徐軍,而這是時任檢察長的劉永泰「賊喊捉賊」的小把戲。原來,99年初,以吉林省交通廳廳長劉克志為首,以財務處長徐軍、林風為主的吉林省交通廳的多數官員在省委書記王雲坤的妻子潘大麗的一手策划下,動用97至98年修長沈高速公路的亞行貸款近4億元,狂炒股市獲利一億多元,後因分贓不均而起內訌,一名分得少的處長將該事件告發。市檢察院只好把徐軍、林風等9人抓捕。

據披露,除此而外,潘大麗還在長沈高速公路中親手參與了該公路吉林段的所有發包工程,並讓所有承建該公路的承包方進自己家所經營的質劣水泥、石子、鋼筋等高速公路所需的原材料,致使該公路吉林段開通一年多重大事故率極高。無奈吉林省高速公路吉林段在2000年的春天分幾十段大修,使該高速公路變成名副其實的低速路。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在事發後,王雲坤一面派劉克志緊急趕往長春市檢察院,另一方面又緊急召見長春市市長李述探討如何解決。時任長春市委書記的米鳳君同樣也是個大貪污犯,為了自保,同意放一馬。隨後,徐軍、林風離開檢察院。兩天後,林風在銷毀所有犯罪證據後又投案自首,徐軍因掌握潘大麗在高速公路中的一切運作詳情,突然消失。有人說其亦逃往國外,也有人說已被幹掉。

由於中央已知曉吉林省交通廳事件,為了自保,王雲坤找到在中共國務院任職的一手提拔自己的原吉林省長王忠禹,讓自己的心腹蘇榮調任主管政法委等,以應對可能發生的狀況。王雲坤還時常告訴心腹:「我和總書記江澤民都是江蘇老鄉,我是最能按總書記指示辦事的人。」最終,吉林省交通廳的這起大案不了了之。王忠禹在期間扮演了甚麼角色可想而知。

此外,王忠禹如果出事,也非常有可能與其任中國企聯會長有關。中國企聯雖然是社會團體,但背靠國家經貿委,加之其顧問、會長都是中共高官,所以其官方色彩濃厚。

中國企聯前身為1979年3月成立的中國企業管理協會。1999年4月更名,發起單位包括中國鄉鎮企業協會、中國外商投資企業協會、中國個體勞動者協會、中國女企業家協會、中國青年企業家協會、中國民營科技實業家協會,目前擁有直屬企業會員近3000家,聯繫會員企業43.6萬家,已經形成了覆蓋全國的組織網絡體系,其任務包括為企業、企業家(雇主)提供培訓、諮詢、信息、新聞出版等服務,組織企業和有關企業團體開展與國外、境外企業及有關組織間的交流與合作等。

掌握政府資源的王忠禹又會從中怎樣攫取利益呢?大陸媒體曾披露2015中國企業家犯罪報告,報告指出「2015年中國企業家犯罪創下了新高,相比2014年的426例,多了179例。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國企企業家犯罪數量大幅增長,在全部605例案件中佔比76%⋯⋯」,而腐敗類犯罪仍佔主流。這又說明了甚麼呢?

習近平在中共十八大上台後,「吉林幫」貪腐敗露,持續遭清洗,蘇榮、田學仁、牛海軍、徐建一、谷春立、王樹森等一個個落馬。如今王忠禹再傳不利消息,無疑是對「吉林幫」的又一重擊。問題是王忠禹會牽出多少官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