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本是姻緣所致,家庭是人生航程的棲息港灣。然而,中國大陸結婚可以是假的,離婚也可以是假的,甚至假結婚形成了產業鏈,而為了房產選擇假離婚。然而中國傳統的婚姻觀不是這樣。

假結婚中介成產業鏈

近日,陸媒曝出懷有身孕的單親媽媽徐麗(化名)為了給沒出生的寶寶辦齊準生證等手續,在同一位名叫李立(化名)的男子登記結婚後,迅速離婚。而該名男子卻是專門從事假結婚中介公司的一員,「結婚」前兩人只見過兩次面。

據報道,目前大陸假結婚不僅限於像徐麗這樣的辦理準生證,還有的是為了解決落戶、買車、購房、拆遷、移民等問題不惜假結婚。而「假結婚」中介的存在,使此行為形成了一條產業鏈,不僅有上百個QQ群在做這樣的生意,而且工作人員對相關流程非常熟悉,告訴採訪記者是明碼標價的交易,還有合同保障。

通過假結婚拿到一張國內結婚證的標價是1.5萬元至10萬元不等;而要想因此拿到美國綠卡,要價則高達34.4萬元。其中,名為「誠信辦理假結婚」的中介表示,這種假結婚絕對安全,因為領證前就會簽好婚前協議和離婚協議。

假結婚。(網路圖片)
假結婚。(網路圖片)

例如,協議中會有「甲、乙雙方婚前各自的財產,婚後對方不可以使用和支配,歸各自所有,不屬共同財產」;「甲、乙雙方婚前或婚後各自所產生的債務,由各自獨立承擔,另一方不負清償責任」;「甲、乙雙方婚後對對方父母親人不承擔贍養和撫養義務」;「婚後乙方不得要求甲方性生活,不得泄漏甲方個人隱私及信息,如有違反賠償人民幣叄萬元整」;「婚後甲乙雙方需相互配合將甲方所生育子女辦理准生證、計劃生育證明、出生證及落戶口等相關證件」⋯⋯

前媒體人朱欣欣表示,現在整個中國,無論是精英階層,還是其它階層失去了道德標準,甚至為了達到目的,鑽法律的空子,無論是多神聖的事情。「不把結婚當回事兒,也就是不把道德當回事兒,更沒有對神給人創造婚姻的敬畏精神,是完全物質化的體現,忘記了生命的真正意義。」

中國維權律師唐吉田告訴大紀元記者,人與人結婚不是物的聯繫,更是人的聯繫,不能簡單的看成是一種冷冰冰的社會現象或社會關係,「應該是充滿人倫、道德、歷史和現實的人性因素,從而凝結的神聖關係」。

然而利用假結婚拿到諸如美國、加拿大綠卡的例子也很多,但是這種舉動在國外都是被嚴厲禁止的。比如今年4月17日,美國加州Santa Fe Springs市67歲的華裔男子蕭正義和他44歲女兒梁琳恩冒充律師,向中國公民收取數萬美元,幫助他們和美國公民假結婚騙取綠卡,均被判罪。而為打擊婚姻造假,加拿大政府2010年曾增加了新政策——為了移民的婚姻可以拒簽;2012年實施2年有條件移民,給婚姻移民加了「見習期」。

朱欣欣認為,現在國外還稍微保持了基督教文化的是非價值標準,而中國因為中共,不僅沒有學到西方核心的價值,還把自己老祖宗的東西都丟了。

為拆遷補償假離婚

陸媒《法制日報》曾報道,在四川省宜賓縣革坪村,僅三個月內就有86對夫妻辦理了離婚手續,上至五六十歲的老夫老妻,下至20歲出頭的小兩口。同時曝出出現此離婚潮是因為當地拆遷,為了能夠得到更大面積的拆遷補償,大家紛紛假離婚。

其實此類為了房產而假離婚在中國大陸的大城市北京上海更多。

據《北京晨報》2016年8月22日報道,北京的李先生與妻子王女士為了讓女兒能上好學校,協議「假離婚」來規避限購政策,在海淀區購買一套學區房。

上海徐匯區民政局離婚窗口,一大早就有很多市民排隊辦離婚。(網絡擷圖)
上海徐匯區民政局離婚窗口,一大早就有很多市民排隊辦離婚。(網絡擷圖)

由於夫婦二人名下已經有兩套住房,再購買學區房會受到多種限制。最後李先生在妻子的建議下辦理假的協議離婚,並借錢在海淀區貸款購買了學區房。然而當一切辦妥後,李先生找到妻子提出復婚要求,卻遭到拒絕。

另據中國經營報8月29日報道,上海各大民政局門口排起離婚長隊,甚至限號離婚,主要是為了買新房。報道稱,處理能力強的區可以實現上午離婚下午買房,處理能力弱的區則有可能要每天限號離婚,或者周五辦理周一才能辦妥。

有網友稱,上海徐匯區民政局離婚窗口,一大早就有很多市民排隊辦離婚。

能長久的傳統婚姻觀

而在傳統的家庭中男主外,女主內,男人剛直體貼,為妻兒遮風擋雨;女人溫柔賢惠,主管家政,是丈夫的賢內助。《詩經》上說:「妻子好合,如鼓琴瑟。」這種夫妻如琴瑟一樣相互和諧是傳統婚姻的價值觀。

儒家認為,婚禮是兩姓合好,上則行宗廟祭祀的職責,下則養育後代,因此婚禮是恭敬、謹慎、尊重婚姻的正禮。迎娶之日,男女要先拜天地,請天地作為婚姻的見證;拜高堂,感謝父母的養育之恩,並請父母做婚姻的見證;夫妻對拜,以示相敬如賓。

「婚禮」是人生四大喜事之一,「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婚姻是一生的約定。古代有很多婚姻佳話一直流傳至今,比如東漢初年的隱士梁鴻與妻子孟光的「舉案齊眉」。

傳統美滿的婚姻都是重在互相寬容、能體諒對方,相敬如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