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4月11日,羅幹的連襟何祚庥在天津一雜誌上撰文污衊法輪功,部份法輪功學員去出版社澄清事實,講述真相。4月23日和24日,天津市公安局動用防暴警察毆打和非法逮捕45名法輪功學員,並被告知:公安部介入這個事件,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由此引發震驚中外的4‧25事件。 

1999 年4 月25 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自發到北京國家信訪辦和平上訪,從事後CCTV 播出的畫面看,當時公安部的羅幹等對法輪功學員進京之事顯然了若指掌,包括從何處進京,在何車站下車,經甚麼路口才能向中南海聚集,並事先安排了攝像機對每個參與者進行錄像。如果認為上訪行為違法,當時完全可以採取措施。很顯然,羅幹等人希望事情發展得更大。 

據公安部內部的人說,4‧25事發的前三天,公安部門已經掌握訊息並密切監控,卻知情不報,甘願事後被批評。又據報導,事發後有人請求何祚庥發表評論,何祚庥說:目前不去評論,因為不想打亂整個部署(據1999年5月5日電子版《明報》)。 

警察把人領到中南海對面 

原中國科學院遙感應用研究所副研究員劉靜航女士談到4‧25時說:「4月25日清晨六點多鐘,法輪功學員秩序井然地站在西安門大街人行道的邊上,國務院信訪辦公室就在這裏。這時府右街上並沒有法輪功學員。然後,我看見警察帶領西安門大街東邊的隊伍向南邊的府右街走,學員都聽從警察的安排,他們讓往哪兒走就往哪兒走,讓站在哪兒就站在哪兒。隨後,我又看見另一隊警察帶領著法輪功學員隊伍從長安街方向過來,兩邊匯合後,警察就安排學員站在府右街馬路的人行道上。結果由警察指揮、安排成了對中南海包圍之勢。法輪功學員都很善良,想不到正陷入中共的圈套。」 

但是,法輪功學員的真誠、善良、高度克制以及處處為他人考慮的道德修養,消弭了羅幹等人蓄意製造的潛在衝突,使4‧25事件在當天得以和平解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