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政府高調訪問珠三角,推動粵港澳大灣區計劃。建制的立場是機不可失,香港的經濟必須融合於大灣區的經濟,才可望維持增長。然而香港人希望維持高度自治,捍衛本身的核心價值和生活方式,梁振英政府又有沒有考慮過呢?

大灣區計劃本來主要是廣東的發展大計,希望珠三角的都市圈能形成一個大都會,是以媲美東京、紐約和三藩市三個大都會灣區。最近總理李克強才強調香港的參與;特區政府自然拚命為之宣傳。

其實香港人了解,如果香港成為國內一個普通大城市,香港的價值所剩無幾。如果香港成為珠三角大灣區的一部份,香港人又如何維持我們的獨特身份和認同呢?

香港是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和商業服務中心,我們尊重市場運作的規律。如果遇到大波動,香港的股票市場要「暴力救市」,不知道國際投資者對香港這個金融中心還剩下多少信心!

香港崇尚法治。最近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聲稱不要司法獨立,司法系統要接受黨領導。中國領導人不是已經訓誡過香港的立法、司法機關要支持行政機關施政嗎!香港融入大灣區,是否包括制度融合呢?是香港的制度依從國內的制度還是國內的制度依從香港的制度呢?答案自然相當清楚。

中央領導人以至廣東當局推動大灣區計劃,主要是了解到城市化可以推動消費與投資,從而實現以內需支撐可持續的經濟增長。他們亦明白,珠三角的發展已屆後工業時期,現階段必須發展服務業,特別是現代服務業。

香港市民要問的是:在整個規劃過程中,特區政府有多大的參與,特區政府如何爭取香港的利益?更重要的是,特區政府有沒有諮詢過香港市民,特區政府打算如何反映市民的意見?我們看不到特區政府準備回應上述的問題。

既然珠三角鍾意發展服務業,自然不再接受「前店後廠」的安排,難免與香港的服務業形成競爭。競爭在市場經濟無可避免,我們希望是良性的競爭,是有序的競爭。更重要的是,是在一個法治環境中的競爭。

香港市民經常聽到梁振英政府鼓勵市民北上創業。最基本的問題是:國內大學畢業生來港攻讀一個碩士課程,就可以留港就業,不會遭遇到法律上和制度上的歧視。香港的大學畢業生到國內有沒有同樣的機會呢?

香港官員今天尚要說作為珠三角地區發展的龍頭,廣東各級官員聞之只會冷笑。其實最重要的問題是在這個融合過程中,香港市民怎樣才有發言權,怎樣才能保障我們的權益?這個不是到廣東浸浸溫泉的輕鬆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