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3日消息,天津市政協前常委舒長雲被「雙開」,並移送司法機關處理,同時這意味著他將「入住」監獄。據稱,目前獄中津官人數(廳局級及以上)已經可以組建另一個天津市政府。

在去年天津代書記、市長黃興國落馬後,曾有網民羅列出30多人名單並指出,黃興國獲刑入獄後,仍可以組建一個中共天津市第二政府,政府成員基本都仍是他的舊部;落馬官員涵蓋各行各業,足以維持操控一座城市。

這份名單也顯示了天津落馬官員的一大特色,即十有八九都是當地官場老手,十八大後仍不收手。像是這次被查的舒長雲,通告明確其問題包括天津市建委期間,此項工作業務與天津城投一把手馬白玉有很深的交集。

反腐數據及2015年天津港爆炸案情顯示,天津城建系統是重災區。而主管市政建設超過十年的馬白玉,正是張高麗主政時期頗為倚賴信任的「城建女總管」。也就是說,目前落馬的津官,幾乎少不了張高麗的「帶病提拔」。

在張高麗主政天津末年、十八大換屆年──2012年年初,曾有吹捧張高麗的文章把話說得很滿:「自2007年入主天津後,基本上完成了中央調他到天津,就是查處天津,打爛天津的幫派體系這一重任」。

其實,石油系統出身、抬過轎子的張高麗,原本被江澤民、曾慶紅安排到上海當書記,不過是習近平雀屏中選。所以張高麗2007年由山東轉任天津,是上海去不成,退而求其次的。

再說張高麗怎麼可能「打爛天津幫派體系」,張高麗本來就與天津幫系出同一門──江澤迫害民集團。

張高麗入主天津3個月後,時任政協主席宋平順在辦公樓內突然身亡。宋平順把持天津公安政法20多年,1999年配合時任政法委書記羅幹挑起的暴力抓捕法輪功學員事件,是震驚國際「4.25」事件的起因。據稱,貪腐案牽連甚廣的宋平順,是被滅口並用來往李瑞環身上潑髒水。

宋平順雖然暴斃,但其親信及繼任者武長順,不僅自宋案及多個貪腐案中全身而退,還在張高麗期間坐大成津門之虎。

武長順終究於2014年7月20日落馬。財新網相關報道曾經披露,習近平內部點名武長順「無法無天」。

2017年3月29日武長順案一審開庭,被控非法佔有公款超過3.4億,收受財物超過8,400萬,挪用公款超過1億等,合計涉貪金額超過5億,創十八大後最高紀錄。

從武長順案可見天津官場腐敗之程度。民眾戲稱今日獄中津官可組政府。這對入主天津五年,並在前進中海之前舞弄巧嘴稱「防治貪腐、建立不少廉政制度」的張高麗是莫大諷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