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4.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中南海附近的國務院信訪辦和平上訪,要求釋放天津被抓學員,保障法輪功公正合法的修煉環境,允許法輪功的書籍通過正常渠道公開出版。 

從事件發生到朱鎔基的妥善解決,整個過程秩序井然,沒有口號、沒有標語、沒有不好的行為,法輪功學員離開後,連警察丟掉的煙頭都被撿得乾乾淨淨,讓許多中國人和世界為之讚歎。 

國際媒體稱讚這是「中國上訪史上最理性平和、最圓滿的上訪」, 認為4.25事件開創了五十多年來中國平民與官方之間通過和平對話解決矛盾的先例,是中國政治民主,政府開明的里程碑。不少人由此對中國政府產生了新的希望。 

4.25萬人上訪和平落幕,無疑是個皆大歡喜的局面,但是卻有一個人暴跳如雷,這個人就是江澤民。 

江澤民的妒嫉 

江澤民既妒嫉朱鎔基在國內國際的開明形像,更妒恨法輪功,江澤民早就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心生妒恨。 

1993年,江澤民就聽說李洪志先生的大名。 江澤民的老婆王冶坪也曾煉過法輪功,當時七個政治局常委的家屬都有煉法輪功的,為此江澤民很惱怒:「連我老婆都信李洪志了,誰還來信我這個總書記!」 

1995年,江澤民開始「三講」,無論中共怎麼賣力去推廣,全國從上到下也沒人當回事。但是江澤民卻到處都能看到《轉法輪》這本書,也知道全國煉功人數增長極快。而且法輪功創始人平民出身,講法時各路教授、專家、留學生雲集,許多博士、碩士甚至不遠萬里飛去聽法。李洪志先生洋洋灑灑講上幾個小時不需要草稿,隨即把講課錄音直接抄錄到紙上就可出版成書。這令虛榮、妒嫉、心胸狹窄的江澤民無法忍受。看到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功師父的發自內心的尊敬,江澤民真是妒火中燒,無法按捺。 

1998年長江發生洪災,很多法輪功學員捐錢不署名,只用「法輪功學員」的名號。江澤民在電視屏幕上看到捐助者署名「法輪功學員」時,臉就陰沉得厲害。後來江澤民在視察一處大堤時,看到一群人在埋頭苦幹。江很得意,對手下說:這些人一定是共產黨員。叫過來一問,又是法輪功學員。江當時就妒火中燒,陰著臉掉頭走開了。在江澤民看來,法輪功的人數之多是在和黨爭奪群眾。 

4.25事件和平落幕後,外電對法輪功和平理性上訪及朱鎔基處理事件的讚賞,對江澤民來說等於火上澆油。 

江澤民不顧六個常委的反對,一意 孤行發動迫害法輪功,很大程度是出 於他個人的妒嫉心。( 網絡圖片)
江澤民不顧六個常委的反對,一意 孤行發動迫害法輪功,很大程度是出 於他個人的妒嫉心。( 網絡圖片)

江澤民執意鎮壓 其他常委都反對 

4月25日當晚,江澤民在沒有徵求任何人意見的情況下,模仿毛澤東「炮打司令部」的做法,給政治局全體人員寫了一封信:「難道我們共產黨人所具有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所信奉的唯物論、無神論,還戰勝不了法輪功所宣揚的那一套東西嗎?」 2006年大陸出版了《江澤民文選》,第二卷收錄了江的這封信,名為「一個新的信號」。這為江澤民發動鎮壓記下鐵證。 

4.25上訪的第二天,政治局常委開會討論法輪功問題時,七個常委,除了江澤民之外,其他人都明確表達了反對意見。朱鎔基剛說:「讓他們去煉吧……」被妒嫉心驅使至發狂地步的江澤民立即就跳了起來,指著朱鎔基的鼻子叫喊「糊塗!糊塗!糊塗!亡黨亡國啊!」朱鎔基不再言語。 

當時還不是政治局常委的政法委書記羅幹也參加了這次會議。羅干小心翼翼地問:「那總書記說怎麼辦?」「滅掉!滅掉!堅決滅掉!」江澤民揮著雙手喊道。其他常委看到江這個樣子,都沉默了。 

隨後江澤民利用手中的獨裁權力,採用非正常手段,繞開正常的法律體制,組建凌駕於各級司法系統之上的蓋世太保組織「610辦公室」,並讓「610」去脅迫從中央到地方的司法人員執法犯法,系統迫害法輪功。並於三個月後的7月20日,開始了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對法輪功書籍音像資料斷章取義、移花接木,炮製自殺、殺人謊言,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 

江澤民宣稱:要在3個 月內消滅法輪功。報紙、雜誌、廣播電台和所有的電視頻道開足馬力,24小時反覆播放所謂的「揭批」文章和節目。全國上下燒書、抄家、抓捕、人人表態支持鎮壓,恍惚之間,如文革再現。 

在江澤民實施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拖跨、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群體滅絕政策下,難以計數的無辜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判刑,送到精神病院摧殘,被迫害致殘致死,甚至被活體摘除器官。

面對人類有史以來最邪惡、最陰毒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秉承425那樣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持之以恆,一如既往的反迫害,喚醒世人,其大善大忍的胸懷,為人神共鑒,有天地為證,感動了上天,贏得了全民和各界的尊敬和支持。而迫害法輪功的首惡之徒江澤民在國際上已被多國起訴,並被西班牙和阿根廷定罪。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強權永遠征服不了正信,「真、善、忍」正在主掌人間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