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後,中共媒體造謠說,4.25上訪是法輪功圍攻中南海,很多人也一度誤以為中共因此而打壓法輪功,但事實並非如此。 

沒有4‧25照樣會挑起迫害

4‧25事件發生時,美國資深媒體人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正在北京,為了解真實情況,他做了許多調查。 

有人問:「如果沒有4‧25事件的發生,中共是不是就不會發動打壓法輪功呢?」伊森‧葛特曼回答:「不,我認為中共會以另一種形式挑起迫害。」 

葛特曼說:「實際上我們曾經和一位中層領導談過話,他當時跟中共非常的步調一致。他聲稱這場迫害,對打壓的決定遠遠早於公開的打壓。所以由此看來4‧25只是一個藉口。如果說法輪功學員做錯了甚麼,那就是他們輕易走進了一個陷阱。我想當時人們並不知道那是一個陷阱。」 

1996年中宣部詆譭法輪功 

實際上,早在1999年4‧25上訪之前,中共中宣部和公安部就已經開始了對法輪功的打壓。 

1996 年,中宣部副部長徐光春召集十個中央大報總編開會,要《光明日報》刊登詆譭法輪功的文章,並要求其它各大報轉載。 

1996 年6 月17 日,《光明日報》發表評論文章詆譭法輪功。同年7 月24 日,中宣部下屬新聞出版署向全國新聞出版局下發內部文件,禁止出版發行《轉法輪》等法輪功書籍。 

原《人民日報》人民論壇副主任邱明偉也表示,並不是1999年的4‧25上訪導致中共迫害法輪功,他說:「早在1997年中共內部就發出文件通知,要求嚴密監控法輪功的發展,新聞出版總署及中宣部也下令各出版機構不許出版與法輪功有關的書籍,一些官辦新聞機構也加大力度對法輪功進行負面宣傳。」 

1997~1998年公安部羅織罪名 

1997年初,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指示公安部在全國進行調查,妄圖羅織罪名誣陷法輪功為× 教。全國各地公安局經充份調查後均上報反映「尚未發現問題」,結果調查不了了之。 

1998年7月公安部一局發出公政[1998] 第555 號《關於對法輪功開展調查的通知》。《通知》中先把法輪功誣陷為× 教,然後提出:要掌握活動內幕情況,發現其違法犯罪的證據,各地公安政保部門要深入開展調查。 

羅幹當時指使下發的文件明顯帶有構陷的性質,先是誣陷法輪功是×教,然後讓各地公安去蒐集證據,等於「先定罪,後調查」。 

當時陸續有公安、統戰部和特工等人員到法輪功的煉功點上學煉法輪功,其實都是去臥底。令羅幹吃驚的是,在全國各地,一條法輪功的罪證都沒有蒐集到。因為法輪功一切活動都是公開的,且來去自由,既沒有人員登記,也沒有會費。甚至一些臥底人員了解法輪功後,也走進了修煉。 

但是,公安部的《通知》引發了一些地區的公安部門強行驅散煉功民眾、非法抄家、私闖民宅等違法亂紀問題。 

羅幹在積極協助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2002年被江澤民塞進了中共政治局常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