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藉《功夫》及《少林足球》兩次獲金馬獎「最佳視覺效果」獎,馬國樑(Naveen)可以說下半世生活無憂,但卻為了繼續「玩」落去,而且越玩越大,並為業界培養新人,竟然「燒」了層樓,並放棄「鐵」飯碗,出來搞動漫特效學院,只因他認為:動漫要這樣學……特效人才要這樣培養……業界才能後繼有人!

我只是有一個天真的想法,由香港的動畫師教動畫,由香港的動畫師製作屬於香港人的動畫。為了追求夢想,我放棄了財務自由,放棄了大專鐵飯碗教席,創立了香港動畫及視覺特效學院SAVFX。現在每天早上,叫醒我的不再是鬧鐘,而是夢想!

憑《功夫》《少林足球》獲「最佳視覺效果」獎

馬國樑和他獲得的獎項。每一套作品都是他的心血之作,每一個獎項都對他和他的團隊認真付出的認同和鼓勵。
馬國樑和他獲得的獎項。每一套作品都是他的心血之作,每一個獎項都對他和他的團隊認真付出的認同和鼓勵。

2001年由周星馳編劇、導演並主演的電影《少林足球》曾連續3年在世界各地上映,並引發熱議。2004年同樣由周星馳編劇、導演、主演,更身兼監製、配樂的影片《功夫》亦連續2年在世界各地上映,反應更勝從前,當中的許多場景的創意和特效都令人驚喜,回味無窮。

周星馳僅憑這兩部影片就獲獎無數。《少林足球》於2002年獲第38屆台灣電影金馬獎和第21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視覺效果」獎。《功夫》於2004年橫掃第42屆金馬獎及第24屆金像獎中的多個獎項,其中包括「最佳視覺效果」獎,及「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音響效果」及「最佳視覺效果」等6項大獎。

周星馳這兩部影片的成功,可以說後期製作亦創下了汗馬功勞,而為這兩部影片贏得「最佳視覺效果」的幕後功臣就是當時剛剛嶄露頭角的動漫師馬國樑及其團隊。

成功背後的艱辛

記者一直好奇,《少林足球》中最經典的一幕:足球好似火球一樣從天而降,然後又不停在空中旋轉,是怎麼製作出來的?馬國樑(Naveen)笑言:「那是我們做出來的……這是很好玩,會上癮的事,因為那個趣味是無其它行業可以給予我們的。」他說,做短片時,如不能樂在其中,不能全心投入的時候,是做不出來的。他更透露,當時有一些拍回來的片子其實是未合格的。觀眾沒有察覺,就是好彩!

令人難以想像的是,10個人的後期製作團隊在做《少林足球》時,幾乎是不眠不休的。Naveen更自曝,9個月無離開過公司,基本上是每個人都不停地做40個鐘頭之後才會小睡片刻。「如果你無好大的熱情,你根本捱不到落去。因為你鍾意那件事,你才可以捱到。也是因為我們認真做那件事,付出之後,都有一個獎項和鼓勵。」他說,雖然當時感覺壓力很大,但現在看來都是一個很好的經歷。

成功要靠「天時、地利、人和 」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當人們看見得獎一霎那的光輝時,是看不到其背後的努力和付出的。事實上,這兩部影片的成功,背後工作人員所流的汗水,和所吞的苦水,好多都難以道與外人聽。

Naveen 說,電影的後期製作是一個team work,而這個team更是多年建立起來的默契。來,一起來;走,一起走……這種默契聽起來令人有些感動!在記者看來:齊心、配合、包容、不抱怨……這種似兄弟般的情誼和合作關係在商業社會中能維持10年是一個奇蹟!而另一奇蹟是,當時他們一行10人來到一間新公司,公司舊同事整蠱他們,提供給他們的是「老爺機」舊電腦。最終出動「私伙」,憑藉熱情和幹勁,他們硬是製作出這兩部經典影片!

馬國樑獲得的獎項:「護苗基金動畫」, 最佳數碼娛樂(電腦動畫) 特別嘉許獎(中);「十大中文金曲頒獎音樂會開幕動畫」,最佳數碼娛樂(電腦動畫)特別嘉許獎(左);第七屆香港原創動漫人型設計比賽公開組冠軍(右)。
馬國樑獲得的獎項:「護苗基金動畫」, 最佳數碼娛樂(電腦動畫) 特別嘉許獎(中);「十大中文金曲頒獎音樂會開幕動畫」,最佳數碼娛樂(電腦動畫)特別嘉許獎(左);第七屆香港原創動漫人型設計比賽公開組冠軍(右)。

可惜的是,雖然那時他們在3年內跟足上百個廣告,好多作品亦都在美國、日本及大陸播放,但因當時沒有在香港播放,而那時的電腦尚無今日這般盛行,Youtube都沒有被研發出來。許多舊作已經遺失,而每一套作品卻都是他們嘔心瀝血創作而成。

Naveen說,有幾個美國的project花了足足一年的時間,除了做trailer、lego,又要做好多電視廣告的Character,「全公司一年做幾個,可惜都未中(未被取用)。當時如果有一條片入到,我們好可能會改變整個香港的命運。不過好可惜,天時、地利、人和,不配合,就無辦法啦。只可惜,整班人好有心去做。」

功夫是這樣練就出來的……

馬國樑說如不能樂在其中,不能全心投入,是做不出來好的作品出來。
馬國樑說如不能樂在其中,不能全心投入,是做不出來好的作品出來。

Naveen 說,F5畢業後他讀了3年廣告設計課程,那3年的時間裏,他是全職瘋狂不停的畫畫,從素描、炭筆、綠顏色、水彩、粉彩、噴槍,到設計科及工具的科目,還有用針筆、用雲石、用鴨嘴筆畫畫,寫毛筆書法及水墨畫等。他說,「打基礎的時間裏,我沒想過會做動畫師。問題是我鍾意畫畫,也鍾意設計。」

機緣巧合之下,Naveen於 97年5月畢業後進入一間動畫公司,然後,就一直做到現在,20年的時間過去了,「所謂的功夫就是讀書及初入行時練就出來的。」

現行制度下難培養出新人

Naveen現在已經是兩個女兒的爸爸,在大女兒快出世時,他轉做大學及大專講師,先後任職城市大學Master Class講師、香港生產力局動畫課程主任、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動畫講師及中國湖南大學數字媒體系客席教授。

任職教學,令他發現了很多現行教育制度上的問題,他說:「我用了11年的時間在教育上,但卻改變不到任何問題……過去有過好多次教育改革,每一次的改革都令到情況更差。」他以334為例,早期的高級教育文憑是3年,但現在變作334之後則為2年。他說,「那個過渡時期正常來講我們根本上無法訓練到一個動畫師出來,這是制度上的問題。根本是我們無法給意見,或者去Say yes or no的。」

他說,高級文憑教育由3年變2年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除時間之外,師資方面亦存在另一個大的問題。「有心的老師不是很多,因為學校有好多非設計師、非動畫師,都是鐵飯碗,要安排課給他們教,結果可能學制裏邊有1/3的時間學的是非專科的東西。對我們來講,本來3年的時間裏邊我們有2年的時間可以訓練他們的動畫技巧。但現在改制之後的2年裏邊,那些繼續是鐵飯碗的公務員還在,課程則變作只有1年的Training,是無意思的。」

除專業課程的學習時間不夠之外,在這11年的教學當中,他所經歷的是,有關動畫的課程,整間學校只有兩個人去教。為此,他慨嘆:「我覺得應該為業界做小小事情啦。」

專科專教冀為業界培養人才

Naveen認為,現行教育制度對整個行業來講,是一個很大的摧毀,有好多的問題出現,雖然不能全怪在教育制度上,學生嬌生慣養都是一個問題,但長此下去,對行業來講是一個很大的影響。

「既然在學校的體制裏邊我的意見從來都無人會聽,我有能力去搞的時候,不如我自己搞啦。因為我真是一個動畫師,最直接的那件事是,我想培訓一些動畫師出來,是業界需要的人,而不是由一班唔識藝術的管理層來決定,因為他們Train出來的人不是業界需要的。又或者,他們的制度根本就培訓唔到人才出來。」

為此,馬國樑耗資200萬投資辦學,他只希望做到一件事:專科專教。他說:「我只是有一個天真的想法,由香港的動畫師教動畫,由香港的動畫師製作屬於香港人的動畫。為了追求夢想,我放棄了財務自由,放棄了大專鐵飯碗教席,創立了香港動畫及視覺特效學院SAVFX。現在每天早上,叫醒我的不再是鬧鐘,而是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