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世紀五十年代,中共出兵幫助侵略者北韓打敗南韓後,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隊進入朝鮮半島,將中共軍隊打回了「三八」線。此後,雙方在「三八」線地區呈對峙局面。最終雙方同意談判。談判從1951年7月開始,歷時兩年達成了停火協定。

韓戰後,中共仍在北韓留有幾十萬駐軍,但1958年3月12日,中共軍方總部卻突然發佈了撤軍公報,稱將於1958年年底以前,分批將駐軍全部撤出北韓。從3月15日至10月26日,中共分三批撤出了其在北韓的全部駐軍。到底是甚麼原因使其如此選擇呢?

金日成清洗延安派 趕走中共駐軍

這首先要從北韓勞動黨的構成說起。北韓勞動黨是在戰前不久才由4個主要派別聯合組成的,以金日成為首的遊擊隊派雖然人數不多,但佔據了主導地位;親中共的「延安派」成員則多為軍事領導幹部,在戰爭期間發揮了重要作用;蘇聯派(從蘇聯學習回來的北韓族人)和南方派(或國內派)雖勢力較小,但也有個別人物在黨內很有影響。

其中「延安派」以參加中共及其軍隊並在1945年至1950年回國的北韓人為主,主要人物有武亭、金枓奉、崔昌益等,大多數人與毛澤東、林彪關係密切。

早在韓戰爆發前,金日成就為樹立自己的威望,大力清洗北韓各派,「延安派」也未能倖免。1951年,韓戰爆發後,金日成以「平壤失守」和「作戰不力」為由解除了延安派勢力最大的人物、民族保衛省副相兼人民軍炮兵司令、第2軍軍團長武亭手中的權力並開除軍籍,其後武亭被彭德懷接往中國,後吐血而亡。此外,被認為是毛個人代表的北韓內務相朴一禹也被解除職務。

1956年,蘇聯赫魯曉夫開展了批判史太林的運動,同時指責金日成在北韓搞個人崇拜。「延安派」趁金日成出訪蘇聯、東歐之際,密謀倒戈。金日成回國後,得到了秘密報告,因此決意剷除延安派。

同年8月29日,在北韓勞動黨召開的中央委員會議上,蘇聯派的樸昌玉和延安派的崔昌益等人對金日成的領導方法提出批評,但遭到了金日成為首的游擊隊革命團體的反擊,並給對手安上了「反黨份子」的帽子。會議最終投票決定將樸昌玉和崔昌益開除出黨,並將其逮捕。延安派的商業部長尹金欽、職業總同盟委員會委員長戌輝當天即逃亡中國。

之後,蘇聯第一副總理米高揚、中共國防部長彭德懷先後訪問了北韓,均要求撤回對蘇聯派和延安派的除名處分,是以在9月的中央全會上,崔昌益和樸昌玉又被恢復了中央委員身份。他們聯合要求金日成停止對他們的迫害,但金日成無動於衷。

1956年年底,北韓勞動黨開始換發黨證(實際就是清黨)。1958年3月3日至6日,在北韓勞動黨第一次代表會議上,金日成公佈了有關延安派陰謀的詳細材料,披露了黨中央第一副委員長金枓奉支持崔昌益、樸昌玉「反黨宗派集團」進行「陰謀活動的罪行」,決定將金枓奉、崔昌益、樸昌玉開除出黨。在一個月內,有兩千多人遭到整肅,一些延安派主要人物被判處死刑,其他一些人逃到了中國。而蘇聯派則在1961年被清洗完畢。

然而,金日成並沒有放過那些逃到中國的延安派人物,而是追殺到中國,找中共要人。最終,在蘇聯和中共的勸說下,金日成同意放過這些人,但條件是中共將在北韓的駐軍撤走。中共這才有了前述撤軍的公告。而金日成亦逐漸在北韓樹立起了自己的權威,成為了共產極權下的又一個獨裁者。

犧牲了數十萬軍人幫助北韓的中共,就這樣被金日成變相趕出了北韓,而且在平壤的戰爭展覽館的12個展廳中,關於中共軍隊的只有一個,其餘介紹北韓人民軍作戰行動的均被解釋成與中共軍隊無關。這難道不是莫大的諷刺?不過,中共對此卻不敢吭聲,其主要原因就是因為在中國國共內戰時期,北韓也給中共提供了很大的援助。如果沒有北韓的援助,中共軍隊在東北戰場能否獲勝也未可知。兩個無賴碰到一起,只能如此了。

搗毀中共「志願軍」陵園

據蘇聯官方解密檔,韓戰中中國死亡人數為100萬,而美國南韓問題研究專家米歇爾則指出,北韓軍民死亡300萬人,南韓軍隊和中國軍隊死亡200萬,其中「志願軍」死45萬,傷50萬。此外,中國還欠下了蘇聯戰爭軍火債(本息)20億美元以及由此帶來的嚴重戰爭後遺症。

按照中國人的理解,中國人付出如此慘重代價保衛的北韓一定會對中國感激不盡的。然而,事實卻並非如此。此前曾在網路上看到北韓的課文中所描述的這場戰爭的「勝利」是在「偉大領袖金日成」的領導下取得的,中共「志願軍」只被輕描淡寫地提及。更具諷刺意味的是,《蘋果日報》記者曾訪問北韓,是「鮮見中國人民志願軍的痕跡」。在戰史陳列館,文字照片多是金日成和「人民軍」,甚至當年簽署休戰協定的舊地,陳列的協定樣本也只有英文和韓文的,沒有中文的。

無疑,所謂的中朝友好、中朝有「鮮血凝成的友誼」不過是假像而已。從金日成開始,到金正日、金正恩,其實一直對中共備加警惕。而鮮為中國人所知的是,金日成還曾搗毀「志願軍」陵園,讓死者不得安息。

這還得從頭說起。朝鮮半島停戰後,金日成下令在地檜倉郡高達150米的山腰上,修建了北韓最大的一座「志願軍」陵園。陵園佔地面積9萬平方米,於1957年建成,共埋葬了134名中共死難士兵,其中包括因吃炒雞蛋被美軍飛機炸死的毛的大兒子毛岸英。陵園一尊銅像石座的碑文上寫的是「在無產階級國際主義旗幟下用鮮血凝成的朝中人民的友誼萬古長青」。

可惜,「用鮮血凝成的朝中人民的友誼」還沒過多長時間就遇到了問題。在金日成的請求下,中共將長白山天池的一半與東側的三座山峰割給北韓後,北韓得寸進尺,要求中共歸還被中國歷代王朝「侵佔」的黑龍江省一部份、吉林省大部份、遼寧省一部份領土。經中方專家考證,上述領土根本與北韓無關。中共為此拒絕了北韓的無理要求。

此時,正值中蘇交惡,滿心不高興的北韓選擇了站在蘇聯一邊,蘇朝還簽訂了合作、援助協定。而從1965年開始,中朝兩國在邊界問題上也多次發生爭端。

根據2008年第1期《成功》刊登的題為《文革期間中朝危機:朝鮮索要大半個東北》一文,1966年文革爆發後,紅衛兵提出了一條令世界震驚的口號:「毛主席是全世界人民心中的紅太陽!」並四處張貼大字報,揚言要逮捕「走資派」金日成,甚至還發生了衝擊北韓使館事件。金日成聞聽,大怒,當即下令搗毀「志願軍」陵園,將墓碑統統打爛,包括毛岸英的大碑也被砸得粉碎。

與此同時,北韓還在邊境掛起高音大喇叭,高喊:「金日成主席是我們心中的紅太陽!」北韓士兵並在鴨綠江上展開「驅水戰」,即他們在江心築起大壩,將水驅往西岸,造成中國一方的水災。而中國邊境這邊,紅衛兵也掛起大喇叭,罵金日成是「朝修」。

蹊蹺的是,中共官方選擇了沉默,中朝兩國關係隨即陷入冰點。

20世紀70年代初,美蘇關係緩和,中蘇關係繼續惡化,中共開始尋求與美國改善關係。1969年4月15日,北韓擊落一架美國間諜飛機,蘇聯對這一事件並沒有給予有力的支持,反而幫助美國一道尋找美機上可能的生還者。北韓對蘇聯的態度因此發生變化,將目光重新投向了中共。

1969年10月,金日成派北韓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委員長崔庸健來北京參加「十一」典禮,周恩來則在1970年4月對北韓進行了回訪。同年10月,金日成秘密前往北京,拜會毛和周。他當面向毛道歉,承認做錯,並答應重建陵園。毛也對金說,友誼是主要的,誤會是次要的。於是兩國又「言歸於好」,雖然後來又趨於破裂。

結語

無論是親共的北韓「延安派」,還是被中共驅使到北韓戰場枉死的中國士兵,其實都不過是政治的犧牲品,而變來變去的「中朝友誼」又給世人怎樣的啟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