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一萬,只怕萬一」應用在房地產投資或管理上恰當之至。一幢大廈,可以發生的事情多得數不勝數,如防火、升降機、外牆等,處處地雷。

建築物得以好好樹立,絕非偶然,房商背後的功力著實不容小覷。發展商其實是個高風險的業務,全球不少爛尾盤就是因計算出錯而導致人仰馬翻。

投資土地,繼而蓋樓,就這麼簡單?首先,一塊土地原來蘊藏著無窮危機。新加坡政府投資蘇州金雞湖東北角一塊地皮,發展受阻,後來放盤給地頭蟲,即迅速起錙,現址為新時代廣場,且為地鐵沿線。

一塊平地  十分智慧

日本福岡有土地出售,價格合理,但細心查看,暗藏殺機。地鐵轉線站中洲中端的一塊千呎地皮叫價港元370萬,極之吸引,但卻坐落於文化區域內,挖地時一旦發現文物,將無法估計何時得以開發。

當年李嘉誠在北京發展王府井核心地段東方廣場一帶時,不就發掘出大量古蹟,再加上政治問題,施工慘被延誤,若非厚底商人,定避之則吉。

解決問題動用腦筋

另一福岡博多區地皮,既不處文化區域,亦不牽扯政治問題,但卻有著一個鬧事鄰居,全盤棋又要倒翻。不要低估普通一個鄰居可引起的麻煩,原來樹木由其土地範圍伸展過來於半空的樹枝,是不可以剪掉的,雖由鄰居親自動手,如果他不合作,甚麼辦法都沒有。

澳洲悉尼土地法規繁複,有於半豪宅區Killara的業主,斬掉自己土地內的一棵樹,鄰居竟以陽光沒了遮攔而射進其屋內作投訴,把事情弄大。那業主查閱法例,發現該區屬於山火區,可砍樹木,因而拒絕賠償鬧事的鄰居。

記得當年太古城發展海天花園,承諾海景業主臨海空地永不建造住宅,滿心以為擁有永恆海景,並以溢價買入的業主在一、兩年內即晴天霹靂,因地皮被用作興建辦公室。業主如何發難、採取法律訴訟都沒有成功。

國內不少豆腐渣工程,更是防不勝防,最壞可能是在非常情況下一整幢倒塌,人死沒命賠。香港發展商不管怎樣也不會像國內那些不負責任,畢竟人命關天。

作為投資者,買地也好,買屋也好,斬樹也好,先請教一下律師還是有好處,他們擁有的智慧和經驗,絕非用上一、兩個小時Google搜索就能精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