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2014年後,美國再次響起關閉孔子學院的呼聲,全美學者協會發佈對12所孔子學院歷時兩年的深度調查,揭示中共通過孔子學院向海外輸出其意識形態﹑干預美國高校學術自由的現狀。

王茱莉(Julie Wang)在賓漢姆頓大學(Binghamton University)擔任圖書管理員,專門負責亞裔、亞裔美國人的圖書管理工作。她與設在該大學校內的孔子學院有一些項目上的密切合作,比如在圖書館展廳展示中國戲曲服飾等。

王出生在中國,她的朋友中有人親歷了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她本人也在辦公室裏保留了坦克人(Tank Man)的照片。她指著那幅照片說:「這是我的傷疤。」

「我確實看到很多(中國來的)學生不知道(天安門屠殺)。我訂購了有關學潮話題的書籍,幾乎全部有關的我都有定。當中國學者來這,我會帶他們到圖書館參觀,並展示這些書籍。」王表示她知道這些書籍在中國受到審查,所以她會告訴這些中國人,「你有機會在這讀到,(他們中)一些人對天安門屠殺和文化大革命(的真相)很震驚,我能看出來。」

這幾年來,她經辦孔子學院中國總部——中國國家漢語國際推廣領導小組辦公室(簡稱「漢辦」)贈送的上千冊圖書,她表示漢辦的贈書非常慷概,可惜這些書用處有限,且書中有刪除歷史上的一些重要事件,這讓她感到失望。王說,孔子學院不給機會教授這些聽課的華人學生,他們國家過去發生的斑駁歷史。

全美學者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lars)日前發表一份關於孔子學院情況的調查報告,這是其中一個小採訪。作者彼得森(Rachelle Peterson)展開對12所美國大學的孔子學院(紐約10所以及新澤西2所)歷時兩年的深入調查,發表題為「外包給中國:在美國高等學府的孔子學院及軟實力」的報告。該報告揭示中共通過孔子學院向海外輸出其意識形態、干預美國高校學術自由的實際狀況。

報告作者全國學者協會(NAS)研究主任Rachelle Peterson,用兩年時間對美國12所孔子學院進行調查。(李莎/大紀元)
報告作者全國學者協會(NAS)研究主任Rachelle Peterson,用兩年時間對美國12所孔子學院進行調查。(李莎/大紀元)

首次曝光的孔子學院的「保密」合同

孔子學院一直很神秘,部份因為它們的教學方針、師資控制、資金投入以及組織結構都受控於中國總部漢辦,而漢辦由中國12個部委共同管理。

作者彼得森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讓一個外國政府進到美國的大學及學院的教室裏,這種事是獨一無二的,這令人驚異,也很奇怪。」

「我們想知道中共政府到底得到多大權限來影響原有的教學,我們發現它對老師、對教科書、甚至對其他在美國教授類似課程的教授,都有很大的影響力。中國在美國的高校有這樣的影響力,令人非常憂心。」

彼得森通過申請信息自由法獲得部份學校與孔子學院之間的合同,這是首次曝光的在美孔子學院合同。她發現孔子學院的很多條款都是空白或沒有明確界定,最令人費解的有:不能損害孔子學院的名聲。

孔子學院在和大學簽訂合同時,均要求校方及員工「不能損害孔子學院的名聲」,否則將終止一切合作,並讓校方對合同保密。此外,還有漢辦要求孔子學院員工「不違反中國法律」。但究竟哪些代表「損害孔子學院名聲」?哪些代表「違反中國法律」?作者發現美方存有截然不同的理解。

紐約州立奧爾巴尼大學東亞系教授何瞻(James M. Hargett)跟該校的孔子學院聯繫緊密,他表示不知道孔子學院要求老師遵守中國法律;但認為中國政府要給中國來這的人強加這些規定毫不奇怪,因為這是中共政府控制它國民的另一種方式。

而佩斯大學的孔子學院外方主管李榭熙(Joseph Tse-Hei Lee)說,孔院老師不是大學裏的教師或組織成員,而且他們也不跟學校簽署教員合同,所以不會有正規的要求學術自由的教師規定。但他表示如果漢辦限制言論的嘗試將是「絕對荒謬、愚蠢的」,因為這些規定在美國很容易被發現。

天安門屠殺、法輪功等都是敏感話題

自我審查、避開「顯著」外在篩查,是孔子學院遏制對話的最基本方式。新澤西大學的孔院中國主管殷秀麗(Xiuli Yin,音譯)說她知道有些特定的議題是不會在孔院討論的:「我們避開敏感話題,像台灣和法輪功——我們不會碰。」

但是外在的規定上絕不會出現這些。經過查閱漢辦的各種語種的教師人員申請表,彼得森發現中文、英文都沒有對法輪功修煉者的限制條款,但是在西班牙語的申請表格中還存在這一條。

而且受訪的孔子學院的主管、教師甚至與孔院有關聯的教職員都說他們沒有接到甚麼外在的規定,禁止他們談論天安門屠殺,或者批評中國的一黨專政等等。但是他們都表示他們只是知道不要提這些話題。除了天安門屠殺、法輪功,還有台灣以及西藏問題都是不可以觸碰的紅線。

報告指,但是這種微妙的壓力後果很嚴重。他們相當於誘使教師自律,然後中共政府可以自由地聲稱(它)沒有從事任何不恰當的行為。他們把大學變成了執行中共政府隱性言論的代理人。

普林斯頓大學東亞研究名譽教授林培瑞(Perry Link)表示自我審查是個大問題,尤其是對那些宣稱沒有禁忌言論的孔院主管來講。「常見模式是美國主管進行自我審查。當他們說沒有壓力,那就是高度模稜兩可;因為在進行自我審查後,(他或她)不會去談論法輪功或台灣獨立或其它事情,當然也就沒有壓力,也不可能在自身與漢辦之間有甚麼衝突。」

作者彼得森對比其它國家政府送老師到美國教授語言與文化,「他們送老師來教授的是個別的課程,中國則是把老師送進高校的教室」。她形容孔子學校的作法像是盒裝授課,把授課所需,包括老師、教科書、經費等,整體送過來,然後這個課程在高校裏還計入學分。

圖為2014年6月11日,民眾在多倫多教育局(TDSB)辦公樓外請願,反對孔子學院進入多倫多。(大紀元資料室)
圖為2014年6月11日,民眾在多倫多教育局(TDSB)辦公樓外請願,反對孔子學院進入多倫多。(大紀元資料室)

校園的兩極反應 捍衛自由或自保求利

在調查中,彼得森發現大學校園裏出現的兩極反應。「我們發現有勇敢的教授或教職員工正在不留餘力地捍衛學術自由,他們無懼可能的報復。但是也有一些出於自身利益對敏感話題保持策略性的沈默,以便能繼續保持關係或保留獲得的資源。還有些人相信隨著時間推移,西方大學的孔子學院能慢慢地產生新的中國學者,願意站出來捍衛學術自由。」

維吉尼亞大學東亞研究系教授羅福林(Charles Laughlin)曾在2015年,參加在北京中國人民大學、漢辦贊助的孔子學院會議。他說最深的印象是,「孔子學院對成為國際漢學研究的支撐、甚至說引導非常有興趣。與他們合作,他們就能提供大量資金。」他表示:「不管真的或偽裝的,有一種感覺孔子學院渴望讓大家對中國文化形成一種固定的思維方式。他們想要能夠仲裁中國文化要如何展現給學生。那是違背美國及其它國家的學者本質的。總的來說,我還沒有遇見許多學者站出來捍衛漢辦和孔子學院。」

但他也表示,總有些機構想要合作,他也是其中之一,他傾向於合作而不是被隔離。他說自己有一條不會跨越的底線,比如當同事以「傷害中國人民感情」為由要他修改教綱,他會拒絕。但他也承認自己有選擇性地批評中國,這樣可以讓他保留訪問一些檔案和研究資料的權限。

孔院自我審查:大學吊燈中的蟒蛇

報告援引普林斯頓大學東亞研究名譽教授林培瑞(Perry Link)在2002年《紐約書評》(New York Review of Books)中的形容:中國的自我篩查就像吊燈中的蟒蛇。

他寫到:「通常那條大蟒不動,它沒必要動。它不斷地發出沈默的消息,你可以自己決定,但是在它陰影下的每個人都會進行或大或小的自身調整,就像本能一樣。」他說蘇聯是第一個追求精神條件反射,但在現實中仍比不上中共取得的心理條件反射。

作者表示孔子學院就像大學的吊燈中出現的蟒蛇,它們對美國及各地的學術自由以及進行中國研究的誠信度形成巨大威脅。儘管林培瑞的文章寫在第一所孔子學院開辦前兩年,但外界認為孔院項目是中共政權這些年來的自然延伸。從表面看,中國的孔子學院相對溫和,也可以說他們隱藏很深。

報告中發出這樣的擔憂:中共已經控制了絕大多數堅定的中國公民,現在它們在同樣地針對下一代美國學生;而等他們長大後,是可能成為我們國家的駐華專家或外交政策顧問。

不到三天就誕生一所孔院或學堂

中共政府自2004年開始,投入巨資在世界各地設立數百家孔子學院。根據漢辦網站的信息,截至2016年12月31日,全球140個國家(地區)建立512所孔子學院和1073個孔子課堂。平均不到3天時間就有一所海外孔子學院或孔子課堂誕生。

目前,在美國共有103所孔子學院和501個孔子課堂,漢辦為每一所孔子學院提供資金、書籍以及教師。漢辦為每所孔子學院提供10-20萬美元啟動資金,並支付每年數萬至數百萬美元的活動經費。官方資料顯示,孔子學院項目經費來自中共政府財政撥款,自2004年成立以來總花費超過20億美元。

但是孔院作為有中共政府背景的外包學院,教育界人士擔心孔子學院對本國教育系統的影響。紐約州立大學水牛城大學國際教育部副教務長鄧奈特(Stephen Dunnett)正呼籲紐約州提供更多的教育資助,包括對紐約州立大學以及K-12公立學校系統,以替代當地的孔子學院。

「在水牛城教育學區,我們唯一能夠提供中文教育的方式幾乎破產,所以我們不得不跟中國要,這是恥辱、悲哀。」他問到:「我們會求法國嗎?」他無奈地表示:「謝謝中國納稅者支付三千名學生(免費)學習中文。」

作者調查孔院遭遇從未有過的阻力

作者彼得森提到採訪孔子學院的進展非常不順利,「他們經常拒絕或不回應,甚至有些最初答應採訪,隨後要求重新安排或取消。」

尤其是紐約州最老的大學阿爾菲德大學(Alfred University),彼得森首先聯繫上一位孔子學院的華人老師,後者同意他們進入周三晚上的課堂旁聽。在課堂進行到一半的時候,該大學的教務長史蒂芬斯(Rick Stephens)穿著連帽衫和籃球短褲出現在教室,中斷教學把皮德森叫了出去。

他解釋收到孔子學院主管的擔心電話,所以命令記者馬上離開,然後他與另一位孔子學院的老師一邊一個,「護送」作者到幾個街區外的汽車旁邊,直到看到她上車。

史蒂芬斯禁止彼得森進入該校校園,並說要採訪的話得先問他。隨後彼得森給他發了多封電郵,都沒有回覆,而就此事詢問該校校長時,仍然是不回應。

作者在報告中寫:「總的來說,孔子學院給人最大的感受就是,要麼他們在隱藏甚麼,要麼他們完全漠視美國的透明度規範。」隨著西方國家對中共政府巨資投入的海外孔子學院的質疑,未來料想跟孔子學院有關的爭執會更加激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