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為現在的「天之驕子」,是個從沒跟家禽家畜一起生活過的土包子,沒這個機會,也沒這種福份。連卵生、孵化、幼雛成長的過程都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只知道蛋類營養價值高,吃了聰明,如此而已,其它一概不知。雖然那母雞不是天然鬧鐘,但是我們小時誰都觀察到,牠生蛋前,會走來走去,發出單音——「咕」、「咕」,間歇的叫著,那是在尋覓適當的產卵場所。有的會在我們給牠用稻草鋪就的窩裏下蛋,有些就在牠認為滿意的地方生。下完蛋之後,就會連叫幾聲:「咕咕——給——咕」、「咕咕——給——咕」,告訴主人,我的任務完成啦!經常一大早,我會陪母親到處找蛋,甚麼牆犄角兒、芭樂樹下、小排水溝邊……,都可能。那剛生下的蛋,握在手裏,溫溫熱熱的,讓人感動又滿足,衷心感謝上蒼奇妙的贈與。 

此刻,全世界的人,均聞「禽流感」而色變,專家學者提出了一大堆的具體方案,告訴人們如何預防和遠離此種世紀黑死病!想當年,人畜雜處的年代,從沒聽老一輩的人提過有這種流行病。那時,家家都在屋旁圈塊地,養些家禽家畜、並種些瓜果蔬菜的,逢年過節拜神祭祖,順便打打牙祭,樂天知命、自給自足,從沒聽說發生過甚麼危險事兒。我覺得這一切都是人心變壞,老天不再眷顧的原因吧。 

而那個年代的孩子,求學的過程中,一切作息幾乎都是靠「親情鬧鐘」——母親!因為她每天一定隨著雞啼而起,開始了一天忙碌的家務活兒。幹著幹著,還得忙裏偷閒的瞄瞄牆壁上的大掛鐘,何時叫誰起床,何時準備好盒飯,何時再侍候父親上班……。晚餐後,打理完一切,還無法立刻就寢,因為有孩子為了準備考試,想「開夜車」,所以早早上床大睡,得等到她指定的時間把她叫醒之後,才能安睡。 

於是,強撐著疲憊的身軀,硬頂著打結的雙眼,在微弱的六十燭光的白熱燈泡下,穿針引線、縫衣補褲的,反正家務活兒多了去。一直挨到自己的寶貝指定的時刻,再想方設法的把他們弄醒、起床、讀書。如今想來,這種「開夜車」的惡習,我是始作俑者。底下的五個弟妹,人人仿效,卻不知給母親增添了多少的負擔,減損了多少的壽命啊!唉!這就是全年無休、無怨無悔的「親情鬧鐘」啊! 

現在的人是有福的啦,能讀書求學,只要妳願意,大人就挖門子倒洞的湊足學費,供妳上學。但是母親這一輩以前的人,是沒這種福份的,尤其是女的,講究女子無才便是德,充其量只能湊合著讀完六年小學就慶幸不已啦,再往上讀下去,幾乎是不可能。 

雖然農業社會的婦女,大半目不識丁,但絕不影響她們的持家教子,因為那「古訓」,那「傳統美德」,那「門風」,那「家傳庭訓」,在在都深植於每個人的腦海中,溶入每個人日常生活與行為裏。代代承傳,綿延不斷,在老一輩的口傳心授裏,在長輩的身教、言教中,潛移默化、耳濡目染著。那時的人,一旦被批評為「沒家教」,那可是不得了的嚴重事兒呢。這些傳統文化的沒落,使得現今社會百病叢生,高度的物質享受,彌補不了精神文明的崩潰。也許,有朝一日,會有「天治」等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