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曾在北韓勞改集中營擔任守衛的女脫北者,揭露其親眼目睹囚犯遭遇虐殺及酷刑的非人慘狀,即使初生嬰兒也難逃被無情殺戮的惡運。

十五年前逃離北韓的林慧珍(音譯,Lim Hye Jin)曾在北韓勞改集中營擔任守衛七年,她告訴英國《每日郵報》,到現在仍清晰記得兩名兄弟逃離集中營後,守衛當場虐殺他們的七名家人,並且殘酷地集體懲罰其他囚犯,以作為警告。

脫逃者被抓回 當場斬首

幾個星期後,那兩名兄弟在中國大陸被抓,並被中共送回北韓。兩人又回到集中營後,營中主管命令守衛和囚犯集合。

「我們被迫眼睜睜地看著兩兄弟被斬首」,林慧珍說,「他們命令大家看,警告有意逃跑者,其他囚犯被迫對著屍體扔石頭。」

林女士表示,當時她年僅20歲,事後好幾天無法吃東西。然而,這只是她擔任守衛七年,親眼目睹無數驚恐情境的其中之一。集中營天天上演慘不忍睹的事件,關在其中的政治犯遭到虐殺、酷刑和強姦。

一名在北韓集中營的女守衛。(Breaking News Today YouTube視像擷圖)
一名在北韓集中營的女守衛。(Breaking News Today YouTube視像擷圖)

守衛被洗腦:不用把囚犯當做是人

「他們不把被關在集中營的囚犯當做是人」,林女士說。一名女子因惹惱一名訊問她的守衛,而被剝光衣服,活活燒死。

北韓勞改營大約關了20萬人,林女士是首度以營中守衛親身經歷揭露黑幕的脫北者。

「我們被洗腦,被要求不能同情囚犯」,她說,「我們被告知被關在營中的人,犯了可怕的罪行。現在我知道他們都是正常的人,所以我感到非常內疚。」

孩童也難逃株連命運

幾乎沒有人能逃離集中營,甚至孩子們也和父母及祖父母被關進集中營,因為根據北韓法律,反抗政權者,祖宗三代都會被株連。

林女士說,一名脫北者告訴她,他年幼時曾被關在集中營,是裏面5,000名被關孩童中,唯一逃離那個集中營的小孩,那個集中營關了近五萬人。

男性囚犯被迫採礦 發生意外被活埋

一些被關的囚犯告訴林女士,生活在被持續毆打的恐懼,受傷的人被丟棄在雪中,任其凍死;數百人被迫採礦,如果礦坑發生事故,沒有人會救援,任由他們被活埋在地下;囚犯屍體被堆在小屋旁。

林慧珍17歲時開始擔任集中營守衛,第一個工作地點在咸鏡北道穩城郡第12號勞改營,位於中國邊境。被關在裏面的人,多數是金氏獨裁政權的失寵高官。

北韓咸鏡北道穩城郡第12號勞改營。(Breaking News Today YouTube視像擷圖)
北韓咸鏡北道穩城郡第12號勞改營。(Breaking News Today YouTube視像擷圖)

林女士工作的兩個集中營,大多數囚犯是婦女和兒童,因為「健康的男囚犯會被送到礦坑強制勞動,很多人最終死在礦場。許多人承受很大的心理傷害。」

一名倖存者告訴林女士,由於囚犯全天候24小時工作,礦場經常發生意外。有一次發生爆炸,300多人被困在裏面,但守衛視而不見,只是宣佈關閉隧道,見死不見。囚犯也被用來挖掘進行核試驗的隧道,事後被要求清理受核污染的場址。

女囚犯被男守衛強姦 嬰兒被虐殺

林女士表示,男性守衛以「工作」為由,強姦女囚犯。如果女囚犯因此懷孕,會被強制墮胎或者被注射藥物致死,如果嬰兒被生出來,也會被活活打死或活埋。

被認為表現優良的女囚犯,會被賜予「獎勵婚姻」,強迫她與男性守衛結婚。

囚犯被虐殺後仍得不到尊嚴

囚犯每周工作七天,每天凌晨五點起床,在晚間洗腦會議之前,要在田間或工廠內工作16小時,無法做到的囚犯則不准睡覺。白天守衛會檢查三次,以防有人逃離集中營,任何人在晚上試圖逃跑者,一律當場槍斃。

林女士說,囚犯被虐殺後,也得不到尊嚴,「所有屍體都被堆在一邊,得不到尊重,也沒有葬禮。過一個星期後,屍體會被集中燒毀。」

今年3月,林女士出席在聯合國舉辦的一場研討會上說,她曾試圖逃離北韓3次,前2次都在中國大陸被抓,被中共送回北韓。

她說被關在監獄及拘留中心時,守衛要她脫光衣服,搜括她身上的財物,而這種情況是北韓監獄的家常便飯。

她在獄中室友生下一名嬰兒後,守衛強將這名婦人和嬰兒拆散,將她帶到其它監獄,數天後,一名安全警衛虐殺了這個無辜的小生命。

林女士現在居住南在韓首爾,她擔心現在北韓集中營的情況變得更為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