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維珍尼亞州管理技術大學(UMT)重點招收軍職人員,並獲得美國聯邦政府補助。經霍士新聞獨家披露,UMT校長曾為中共上校,且可能洩露機密信息給中方後,國會四個委員會要求聯邦調查局(FBI)及國防部就此提出報告。

霍士新聞2月報道,維珍尼亞州管理與技術大學(University of Management and Technology, UMT)校長陳燕平(音譯,Yanping Chen),來自中國北京,父親是中共少將陳彬。她的先生弗蘭姆(J. Davidson Frame)為UMT教務長。

報道說,兩張陳燕平早期照片顯示,她可能是中共軍方上校。其中一張是她年輕時身著中共軍裝的照片,顯示她可能曾任中共軍官。另一張照片是陳燕平拿著中共軍裝,弗蘭姆向其行軍禮。三名獨立專家說,這是中共軍方上校制服。

UMT創立於1998年,據學校網站介紹,其和北京及全球各大學都有夥伴關係,過去5年已有5,000名畢業生,並且「以校友被派駐美軍全球駐地為榮」。

FBI、司法部、國防部、移民及海關執法局(ICE)和海軍刑事調查局(NCIS),早於2009年就開始調查UMT領導階層和中共的關係。2012年12月,FBI曾兩次高調搜查UMT及陳燕平和先生位於維州北部的寓所。在FBI內部,這個調查被歸類為反間諜高敏感案件。

不過,多個消息人士告訴霍士新聞,這個案件尚未進入司法程序。

雖然FBI在2012年調查UMT高層是否涉及間諜活動,但UMT仍獲得國防部及退伍軍人事務部提供學費援助計劃共600多萬美元。今年2月霍士新聞披露UMT校長和中共軍方淵源後,國防部雖然將UMT列入觀察對象,但UMT仍然收到聯邦補助款25萬美元。

國會眾議院監督委員會主席猶他州眾議員查菲茨(Jason Chaffetz)如此形容UMT案:「這個案件不僅存在很多煙霧,而且已有一些需要熄滅的火勢,有些人確實應該回答這些疑問。」

查菲茨在4月12日寫給國防部部長馬蒂斯(James Mattis)的信中提醒,軍方人員及其個人紀錄處於被非法揭露的危險之中。

他質疑國防部何以持續通過美國《退伍軍人權利法》(The GI Bill of Rights)及學費補助計劃,提供資金給UMT,而這些資金都是美國納稅人繳的稅。

「聯邦政府沒有義務給這筆錢,沒有必要給這筆錢,有人做了這個決定,授權繼續補助,為甚麼不終止補助呢?」查菲茨說。

前UMT職員斯蒂芬・羅德斯(Stephen Rhoads)說:「聯邦政府持續補助UMT,對美國士兵來說是件壞事,對納稅人來說也是一件不好的事,這種事令我感到十分厭惡,必須停下來。」

羅德斯告訴霍士新聞,2012年FBI為了調查UMT而找上他,當時他在UMT負責退伍軍人招生工作。霍士新聞記者取得的電子郵件及其它相關文件,證實羅德斯在這件調查案中協助FBI,扮演關鍵角色。

羅德斯說,他在UMT任職期間,UMT每個月收到大約25萬到30萬美元的聯邦補助款,都是納稅人的錢。

霍士新聞取得的照片顯示,陳燕平身著中共軍服和家人一起合照;另一張沒有註明日期的照片,陳燕平在她的父親陳彬墓前敬禮。

陳燕平身著中共軍服和家人一起合照。(後排中間,霍士新聞視像擷圖)
陳燕平身著中共軍服和家人一起合照。(後排中間,霍士新聞視像擷圖)

詹姆斯敦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中國首席專家彼得・馬蒂斯(Peter Mattis)說,像UMT這樣的學校,對中共軍方來說,相當有吸引力。

「中共可以通過UMT得到想要的資料庫,不僅是很多美國人的資料庫,而且是中共很有興趣的個人資料庫,也就是那些在美軍服役的人,那些可以獲得敏感技術的人。」馬蒂斯說。

「這對中共來說,相當有價值,因為全世界所有的軍隊都想知道一個潛在對手的軍情,包括他們的能力、行動模式等。中共也可將這些資料庫,作為招聘參考,吸收可以為其工作的人。」

馬蒂斯補充說:「如果情報工作是一個數字遊戲,例如100個人中有1人,或者500人中有1人,願意背叛他的國家,為中共工作,那麼中共越快掌握美國軍方人員情資,就越快找到願意為其工作的人。中共正在尋找前美國官員,他們的同學、配偶、朋友等,這些人可以得到二手信息。」

霍士新聞說,美國海軍犯罪調查局(Naval Criminal Investigative Service)也在調查UMT。

另外,多個消息人士告訴霍士新聞,維珍尼亞州東區檢察官詹姆斯・吉利斯(James P. Gillis)2014年拒絕起訴UMT及校長等相關嫌疑人,但目前情況可能即將改變。

對此,FBI、維珍尼亞州東區檢察官和國防部拒絕置評。查菲茲強調,他對司法部應對本案的方式感到沮喪。

霍士新聞說,今年2月曾要採訪陳燕平及她的先生,但他們以太忙了為由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