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總統特朗普不斷罕見地誇讚習近平的同期,北韓出現油荒,加油站排長龍,油價翻倍。而早前就有報道稱,雖然北京對北韓的影響力大不如前,但手上仍有一個長期不情願使用的「殺手鐧」——石油。

據美聯社近日報道,上周,平壤加油站罕見貼出告示,稱自4月19日開始執行限油措施,限售給外交人員及國際機構。本周三,通知已不見蹤影,加油站又排起長龍。

除了限購外,北韓汽油價格出現飆升,由每公斤70到80美分,漲到每公斤1.4美元。

北韓宣佈限購汽油措施後,其黨營媒體朝中社發表言辭異常尖銳,帶有威脅的社論,警告「北韓旁邊的那個國家」,如果跟隨其它國家對北韓實施經濟制裁,將有災難性後果。

北韓的能源供應主要來自中國。平壤官方稱,汽油供應短缺要歸咎於北京。

而本月早先,大陸官媒曾評論說,如果北韓再進行核試驗,中國有可能切斷對北韓的石油運輸。

特朗普轉向 屢讚習近平

北韓局勢攪動全球,尤其是對美、中、日、韓。近期,起初聲言強硬應對中共的特朗普在4月上旬會見習近平後,對北京態度大轉彎,多次提到習近平都對其讚不絕口,極為罕見。

特朗普27日接受路透社專訪時再對習近平大加稱讚,指習「是好人,是個很好的人」,指其在阻止北韓發展核武器問題上已經盡力。

而針對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提出希望再次通話的提議,特朗普表示會先和習近平溝通,他不想在北京展現幫忙遏止北韓之際,為習近平添麻煩。特朗普當選後,曾經打破數十年慣例同蔡英文通話,引發北京的嚴重不安。

4月13日特朗普也曾明確表示,他真的喜歡上並且尊重習近平。

制裁金正恩的殺手鐧——石油

儘管有聯合國的強力制裁,美國的軍事威懾,北京的勸說,但北韓仍屢屢進行核試和導彈試射。有分析認為,這是因為中國擁有可向北韓施壓的強力王牌卻並不積極參與,導致對朝制裁的效果受挫。

去年以來,南韓媒體多次報道稱,中國持有的可向北韓施壓的殺手鐧就是石油。目前,北韓進口原油的90%以上均倚賴於中國。

南韓《中央日報》今年2月發表專欄作家金永熙的文章稱,在北韓的市場上,從軍隊、國家輸送機構和發電站挪用的石油和以石油為基礎的產品交易十分活躍。北韓開動一輛坦克、啓動一架軍用機、發射一枚導彈、轉移部隊、將農產品和工業產品運到消費地等,全都依靠中國的石油。若沒有石油,北韓都無法進行戰爭。

南韓能源經濟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金京術(音)曾表示:「在100%的原油和90%的石油產品都依靠中國的情況下,中國若關掉輸油管道,北韓撐不了幾天。國家系統將會瞬間崩潰,整個社會將會陷入心理恐慌。」

文章還稱,中國只有切斷朝中兩國石油通道,才是馴服金正恩的捷徑。這一點中國知道,南韓也知道。問題在於中國並不使用這一手段。

成均館大學中國問題專家李熙玉教授認為:「這一做法的結果太過嚴重。輸油管道只要關掉一次,就很難恢復。中國只有在判斷認為北韓侵犯了自己的核心利益時才會動用這一最後手段。」

網文揭中朝神秘石油管道

去年在微信號上曾發表過一篇神秘的文章,詳述這條神秘的輸油管道。這條管道起自丹東市振安區樓房鎮星光村金山灣油庫,穿越鴨綠江,到達終點北韓新義州油庫,經過大約1公里的管道,最後到達北韓的烽火煉油廠,在那裏進行提煉加工。

文章稱,北韓進行第4次核試驗後,中共宣佈再次停供航空燃油予以制裁,但中朝友誼輸油管道裏無償援助的石油依然源源不絕。

長期以來,中朝友誼輸油管道被視為國際機密不為外人所知。丹東市金山灣油庫瞭望樓上有警備兵,並且到處都安裝了閉路電視,戒備森嚴。離開兩側佈滿樓房的柏油路,進入500米左右的鄉村道路,星光村小山腳下幾個白色圓桶形儲油罐設施映入眼簾。有30多名警衛值守在這裏。

當地消息人士稱,該地是國家重要設施,如果外部人士走到村子周圍或乘車到這裏拍照,就會受到「盤問」和阻止。

為了這條輸油管道,2010年中國還成立了中朝友誼輸油公司,共有103名正式員工,專門負責對北韓的石油出口。出口到北韓的石油全部來自大慶油田。

但這條服役40年的管道已進入事故多發期,存在易燃、易爆以及易腐蝕、有毒、易泄漏等巨大風險,成為丹東和鴨綠江的安全隱患。

《中國石油企業》雜誌2014年的一則《中國石油管道公司長春輸油氣分公司經理鄒立軍》的報道中,提到這條丹東管線如何陳舊,閥門老化、滴漏嚴重,到處存在各種安全隱患。

2015年,管道公司在丹東輸油站首次組織鴨綠江水上油品回收應急演練,預備管道在鴨綠江途中泄漏。

金日成死第二天 中共緊急援助保金正恩接班

資料顯示,北韓90%以上的石油供應來自中共。據南韓媒體報道,中朝兩國1974年簽訂了《朝中石油供給協定》, 中國每年以低於國際行價一半的價格向北韓提供100萬噸左右的原油。

1994年北韓前黨魁金日成死時,中國向北韓提供了145萬噸原油,其中一半為無償提供,其餘則以國際價格的一半結算。中共前黨魁江澤民訪朝之前,也無償對其提供了2萬噸左右原油。

1996年5月,中國與北韓簽署了《中朝經濟技術協議書》。協議規定:5年內,中國將每年援助北韓50萬噸糧食、120萬噸石油、150萬噸煤炭,以上物資一半以上是無償援助。

中共喉舌《人民日報》1999年1月21日曾報道,無償援助北韓的8萬噸原油14日全部運抵北韓境內。

《中國財政年鑑2003》指:「對外援助支出50.03億元,完成預算的104.2%,主要是執行中追加了援朝原油經費支出。」

日本媒體《東京新聞》報道,2011年底北韓領導人金正日去世後第二天,中共當局緊急決定向北韓提供大規模緊急援助,包括50萬噸糧食和25萬噸原油。分析認為,中共為了確保金正恩領導體制的順利接班才作出這次緊急支援。

周永康曾掌控中石油 獨家對朝供油

路透社28日也引述消息來源說,中石油從九十年代開始控制跟北韓的石油生意。中石油貿易部門負責人王立華從1998年開始直到上個月退休,一直是跟北韓進行貿易的背後主謀。

消息來源說:「在所有(中共)國營能源公司當中,中石油最有政治目的。即使對北韓的生意賺不了多少錢(它仍然做這個生意),因為它的目標是扮演北韓主要供應商的角色。」

王立華從1998年開始負責同北韓石油貿易的同期,從1988到1998年期間,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擔任中石油的副總經理和總經理,控制著中國的石油龐大的利益。

資料顯示,王立華,畢業於北京化工學院和石油大學,1996年1月任中國聯合石油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之後分別任中國聯合石油總經理及黨組書記,中國石油國際事業有限公司總經理,中石油集團公司副總經濟師兼中國石油國際事業總經理。

2013年底,外界紛傳周永康被抓的同期,中石油旗下的貿易公司「中國聯合石油」時任總裁王立華也傳出遭調查。但在2014年6月,中石油發佈公告稱,公司董事會聘任王立華及另一人為公司副總裁。

在周永康落馬前後,中石油高層幾乎整個被端掉。

金正日「託孤」周永康

2010年10月,周永康率團訪問北韓,適逢金正日正式欽點金正恩為繼承人,兩父子罕見地三日四次會見周永康,周永康之後曾表示,「有信心金正恩會稱職」。在10月10日北韓大閱兵式上,周永康同金正日手拉手,是與金氏父子「唯一同台的外國人」。當時外界曾經解讀金正日有「託孤」之意。

大陸媒體曾經報道,金正恩憑藉周永康訪問開始公開「涉足」外交,周永康成為他獲得黨內接班人地位後公開會晤的首名中共高層。

不只是周永康,江澤民集團的多名重要成員皆與金家父子關係密切。去年美國取得確鑿證據,證明遼寧丹東市鴻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給北韓提供核材料,被北京當局正式查封。接近中南海的消息人士曾向大紀元透露,現年44歲的馬曉紅被傳是中共江派常委張德江的情婦兼王牌特工,是張德江疏通與北韓關係的重要樞紐。中共支持北韓發展核武,具體就是由中聯部安排,馬曉紅執行。

據報道,張德江精通朝鮮語,1978年到1980年間被派往北韓金日成綜合大學留學。去年9月9日,金正恩進行第五次核試,被認為和北韓核武案主角、丹東女首富馬曉紅被捕有關。

此外,在2015年10月10日的勞動黨建黨70周年紀念閱兵儀式上,另一江派大員劉雲山就站在金正恩右邊第一個。劉雲山是在場的唯一外國高官。江澤民的「軍師」、中共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2001年3月為江出訪北韓打前站。北韓後來還特意發行了曾慶紅與金正日在一起的郵票小型張。

除了低價提供石油,北韓大力發展核武正是在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當政時期。中共核工業部消息人士曾透露,北韓的核技術人員一直是在中國接受訓練,最尖端技術都來源於中共。中共實際上控制北韓核試驗的關鍵原料、技術以及尖端技術人員,甚至有些實驗都是在中國核基地秘密完成。

2003年中共發起在北京的六方會談,玩弄美韓日於股掌之上,坐視北韓核武做大,特朗普上台後明確表示,對朝「戰略忍耐」政策已結束。

習近平上台後,在反腐行動中不斷清洗江澤民的同時,同北韓金家政權的關係也不斷疏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