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居美國的紅二代羅宇從2015年12月起至今連續給習近平寫了十九封公開信,勸習近平清算江澤民的反人類罪、走民主化的道路。羅宇近日披露,北京高層人士傳話說,這些信都擺在了習近平的辦公桌上。

羅宇從2015年12月開始至今寫給習近平的十九封信,都發表在《蘋果日報》上。日前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問羅宇:「這些信習近平看得到嗎?」

羅宇回答:「他看得到,這是從『上書房行走的人』那裏傳過來的,說是你寫的那些信,所有常委的桌子上都有。因為他們專門有一個蒐集新聞的系統,他們會把我的信放到裏面的。

「我之所以給他寫信,也是因為我知道這個系統。我要是從郵局給他發一封信,他看不到,底下的人就給壓了,如果我在報上發表,底下的人就不敢壓了。但是人家把信放到桌子上,他看到甚麼程度,能夠聽到甚麼程度,我就不知道了。我希望他能夠想一想吧。我給他寫的信,任何人看都是好意,沒有一點惡意。」

4月18日,羅宇發表了《與習近平老弟商榷》系列文章之十九。文章說,習特會,習近平開啟了中美之間社會和人文層面對話機制。

而社會和人文層面就是意識形態;中美意識形態的根本衝突,就是專制和民主的對立,如果能在意識形態層面上開啟對話,就為中國逐步有序地引入民主政治開啟了大門。引入民主制度,中國就找到了逐步解決一切問題的根本辦法。

羅宇還表示,習特會,特朗普送給習的大禮就是精準打擊了反人類罪的阿薩德政權。但江澤民政權反人類罪比阿薩德還邪惡,卻仍在中國繼續。美國國會去年通過343號決議,呼籲中共政權停止活摘人體器官的罪行。

羅宇向習近平喊話說:「你在餐桌上對特朗普打擊阿薩德的回應令人欣慰,現在又開啟了人文層面的對話,你如何回應343號議案?你為甚麼還不叫停江澤民建立的國家犯罪系統?」

羅宇最後表示,大家的期盼是習近平把普世價值逐步有序地引入大陸。果能如此,習有機會成為歷史偉人。也只有做了這件事,才能成為歷史偉人。

羅宇在以往接受採訪時,都表示他理解習近平上台以後的集權行動,那麼他又勸習近平走民主化的道路,這如何解釋呢?羅宇向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回答說:

「習近平沒有任何人脈,但是習近平內心是個很強硬的人,所以他一旦到了這個位置上,就一步一步地把權力收歸到自己手裏。這一條我是支持他的,起碼是他要幹點事。反貪腐是一個集權的藉口,關鍵問題在於,他集權以後要幹甚麼,我是希望他集權以後,逐步地、有序地實現民主化。如果他集權以後要倒退的話,那就完蛋了。他『十九大』,總會告訴大家他要怎麼辦。」

羅宇表示,他還會繼續給習近平寫信,勸他走民主的道路,而不要相反走倒退的道路。

羅宇是中共建政時的大將羅瑞卿之子,曾任職中共軍委總參謀部裝備部空軍裝備處處長,授大校軍銜。羅瑞卿和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當年在中共高層共事,兩家常有來往。

1989年六四大屠殺事件後,羅宇脫離中共體制,蟄居海外26年,直到2015年出版回憶錄《告別總參謀部》,而且連續發表致習近平公開信,勸其放棄一黨專制,順應世界潮流,帶領中國走自由民主平等之路。

2016年1月4日,羅宇刊登公開信,批江澤民製造冤假錯案,呼籲習近平否定「六四」鎮壓,否定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懲辦黨政軍內活摘器官的劊子手。

2016年6月,羅宇發文向習近平喊話,指中共已喪盡人心,百姓不會給習近平太多時間。羅宇分析,習近平最大的困難是官僚隊伍中沒有幾個人真心擁護反腐;解決這個困難的唯一辦法就是「逐步有秩的民主化」。

2017年3月13日,羅宇向習近平喊話,強調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違憲,習不能保護反人類罪的惡人,必須懲辦江澤民的國家犯罪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