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半島緊張局勢沒有緩和跡象,戰爭似一觸即發。聯合國安理會28日召開會議,各界關注是否通過新制裁措施。解決朝核問題,美國並未排除軍事行動,然而,專家認為特朗普政府可以不費一兵一卒,讓金正恩屈服。

特朗普27日告訴路透社,美國與北韓存在引爆「重大衝突」的可能性,但是白宮正在試圖以外交方式解決。

德國之聲報道,一名美國高級安全官員表示,華府目前仍在評估所有可能選項,包括外交、軍事和經濟手段。

事實上,特朗普有六種方式,不費一兵一卒,讓北韓就範。

一、嚴格執行聯合國安理會制裁決議

聯合國安理會去年11月通過的制裁決議,限制各國與北韓進行常規武器、煤炭和鐵礦石的交易,特別是北韓將交易所得用於發展核武或彈道導彈計劃。

這項制裁雖然被認為是最強有力的方法,但是美國國務院和分析人士表示,各國並沒有充份地落實。

華府智庫保衛民主基金會(Foundation for Defense of Democracies)高級研究員魯吉羅(Anthony Ruggiero)說:「很明顯地,中共和其它非洲以及東南亞國家,並沒有執行安理會的這項制裁決議。」

魯吉羅表示,有些國家根本就沒有興趣落實制裁,因為北韓提供的常規武器及其它商品的交易價格相對便宜。

二、要求中國企業停止提供北韓載運導彈的大型車體

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公司(China Aerospace Science & Industry Corporation)和中國重汽集團(China National Heavy Duty Truck Group)提供北韓載運導彈及軍事設備所需要的大型卡車或載體。

國際評估策略中心(International Assessment and Strategy Center)中韓分析師費舍爾(Richard Fisher)說,美國應公開呼籲提供北韓大型卡車或載體,使其得以裝載導彈及發射器的公司,例如這兩家中企,終止和北韓的交易。

三、揭露中共對北韓的支持

費舍爾表示,美國情報官員應披露幫助北韓獲得生產濃縮鋰(又稱鋰6)能力的中共治下企業,鋰6是發展熱核武器(thermonuclear weapons,又稱氫彈)至關重要的物質。

美國智庫科學與國際安全研究所(Institute for Science and International Security)今年3月17日一份援引政府數據的報告說,北韓2012年購買來自中國大陸的工業設備和材料,包括汞和氫氧化鋰,這些物質可以用來生產濃縮鋰。

根據這份報告,費舍爾認為,這意味著中共批准向北韓轉移製造氫彈的技術。

「中共批准這項技術轉移,如果說沒有高層政治局的介入,是不可能發生的」,費舍爾說,「唯有向國際社會揭露這些中共領導階層,並嚴厲批評他們的所作所為,他們才有可能考慮改變政策。」

四、施加更嚴格的聯合國制裁

去年11月安理會對北韓的制裁決議,「呼籲」國際社會對北韓政權發展核項目的活動「保持警覺」。所謂「活動」包括北韓派遣人民到海外賺取外匯,用於發展核項目。

魯吉羅說,卡塔爾(Qatar)世界盃足球賽事設施、俄羅斯伐木業以及科威特境內等,都可見到北韓「奴工」,這些奴工每年為平壤創造5億美元外匯收入。

魯吉羅認為,聯合國決議使用溫和文字,沒有效力,美國應建議聯合國改採強烈用詞,例如「完全禁止」使用北韓奴工,切斷平壤通過奴工獲取收入,以及打擊北韓的非法活動,如入侵網絡銀行和毒品販運等。

五、美國和盟國聯手制裁

費舍爾表示,如果安理會沒有通過新制裁,特朗普政府或可繞過安理會,成立多國聯盟,實施聯合制裁,斷絕北韓收入。

「針對協助北韓發展核武的中企及其它國家企業,美國及其盟國應對這些企業的高管發出逮捕令,並且凍結他們的資產。」他說。

費舍爾認為,美國及其盟國的第一步,可以從去年9月制裁的丹東鴻祥實業開始,制裁與其有往來的個人、公司及金融機構。

魯吉羅說:「美國雖然已制裁丹東鴻祥實業及其4名職員,但是至少有22家前沿公司(front company)及金融機構仍然逍遙法外,沒有受到制裁。」

六、切斷進入美國銀行體系的管道

對於全球和北韓有往來的公司實體、銀行或個人,美國財政部可以採取措施,切斷他們進入美國金融體系的管道。德州安吉洛州立大學(Angelo State University)政治學教授北韓專家貝克爾(Bruce Bechtol)說,這個作法可以斷絕北韓導彈和常規武器的交易,其約佔平壤經濟收入的40%。

貝克爾說,這個方法可以一網打盡協助北韓取得資金的參與者,包括參與洗錢的銀行、前沿公司以及為北韓建立銀行帳戶的外國人等,對北韓施以重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