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香港被帶回大陸調查的中國億萬富豪肖建華,日前被外媒爆出,3年前曾夥同中共軍方背景的保利集團向美國哈佛大學捐獻2,000萬美元(約1.6億港元),引外界關注。據查,肖建華捐款對象背景不簡單,是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該機構為中國培訓了上千名中共官員,因此有「中共海外第一黨校」之稱。

哈佛大學堪稱全球最富有院校,去年籌得12億美元(約93.6億港元)的捐款,金額為有記錄以來最高。儘管哈佛從未披露來自中國的捐款數額,不過有記錄顯示,越來越多中國富豪熱衷給美國名校捐款。

如哈佛最大一筆捐款來自本港地產富豪、哈佛學子陳啟宗,2014年他以旗下基金會名義捐出3.5億美元(約27.2億港元)而備受關注,陳稱,此舉為紀念他已故父親;此外,大陸地產富豪潘石屹夫婦也捐給哈佛1,500萬美元(約1.2億港元)。

不過除實名捐贈外,還有眾多沒有被披露的神秘捐款,肖建華就是其中的一例。

和之前高調捐款給北京大學、香港中文大學等大學不同的是,這名與中共太子黨關係密切的億萬富豪,選取透過第三方捐款給哈佛大學,以致媒體之前從未報道過此筆捐款。

肖以第三方捐款哈佛內幕

《華爾街日報》報道稱,哈佛對肖建華這筆捐款從來沒有公開紀錄,但在2014年春季的通訊錄稍為提到收到嘉泰新興(JT Capital Management)一筆「1000萬美元的重大捐獻」。

嘉泰新興是有中共軍方背景的保利集團旗下企業,支持一項肖建華提議的中國治理項目,該項目提名的研究人員包括中共官員,以及由明天系部份掌控的銀行高層主管。

《華爾街日報》披露,肖建華捐款的對象是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旗下的艾什民主治理與創新中心。究竟這個學院有何特別?以致這個神秘富豪要「低調捐款」? 

據報道,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背景毫不簡單,和中共官方,尤其是江澤民派系關係密切。如已落馬的江派高官薄熙來的兒子薄瓜瓜,曾自費入學。但是很大數量的共產黨官員是由中共派往哈佛的,因此有「中共海外第一黨校」之稱。

哈佛為中共培養千名官員

在過去近20年裏,甘迺迪學院為中國培訓了上千名中共官員、中共軍隊將領。此外,哈佛也有專門針對中國商人的各種培訓專案。而哈佛的全體教職員中至少有200人從事的項目與中國有關。

哈佛為中共培養高官源於1998年。由香港富商鄭家純旗下新世界發展,與中共政府簽訂「新世界哈佛中國高級公務員培訓計劃」,支持北京向美國哈佛大學派送人才培訓,每年開始接納12名中共高級官員參加為期2-4周管理培訓,也是中共組織的首個高級官員培訓項目;每培訓一個學員需要20萬元人民幣,一年平均要花費200萬元,最多的達到500萬元。這筆昂貴的學費皆由鄭家純買單。2008年名額加到20人。

該專案的培訓機構是甘迺迪學院艾什中心,即肖建華捐款的中心。現任國家副主席李源潮是政治局當中第一個在哈佛受訓的成員,還有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等。

而在中共政府的哈佛培訓專案中,較受關注的學員有中共四川省委副書記鄧小剛(參訓時任北京市豐台區副區長)、安徽省副省長唐承沛(參訓時任安徽省科技廳廳長)、中共雲南省副書記仇和(參訓時任宿遷市市委書記)、江蘇省常委、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參訓時任蘇州市市長)等。

不過,多人已落馬,如仇和去年12月15日以「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4年半,他被指控受賄2,433萬元人民幣。仇和被指是「江蘇幫」成員之一,疑涉江派大員薄熙來和回良玉案。他的同學楊衛澤,在前一天同樣以「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半。

2012年5月24日,薄瓜瓜在哈佛畢業典禮上,領取畢業證書。(網絡圖片)
2012年5月24日,薄瓜瓜在哈佛畢業典禮上,領取畢業證書。(網絡圖片)

江派授意 鄭家純出資培養中共高官

據《鳳凰週刊》披露,被稱為江澤民恩師、助江上台有功的已故海峽兩岸關係協會會長汪道涵,建議鄭家純出資培養中共官員,並由中共人事部副部長萬學遠具體操作。

此外,2001年,甘迺迪學院、清華大學和中國發展與改革委員會共同發起「中國公共管理高級培訓班」,每年由中共政府選拔60名左右、副廳級以上的中央和地方官員,赴哈佛進行公共管理課程的培訓。該項目由與中國關係良好的安利集團贊助。

美國著名網絡雜誌《石板》(Slate)2012年曾著文形容,哈佛大學因此成為中共中組部的官員培訓基地。今天,中共當局已經擴張了這個項目到斯坦福、牛津、劍橋、東京大學和其它地方。《鳳凰週刊》披露,中共迄今已經派遣超過十萬名官員。

江澤民去哈佛  曾遭美國學者反對

事實上,作為西方社會最高學府之一的哈佛大學,和中共官方交往源於江澤民時期。

1997年11月,時任東亞研究中心主任的哈佛大學傅高義,代表哈佛邀請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到哈佛演講,備受爭議,包括校內也有很多反對意見,哈佛一些右翼學者因為「六四」緣故,不願讓中共領導人去。傅聲稱頂住了壓力,也因此得到江的肯定。

哈佛大學法學院高級研究員郭羅基曾在《枉費心機的一場雙簧》一文中披露,江澤民到哈佛演講,不是應校長邀請,而是由東亞研究中心主任傅高義張羅,規格不高,與其中共國家主席的身份並不相稱。

文章稱,當時會場外站滿了抗議的人,傅高義主持會議,校長魯登斯基根本沒有露面。據說,江澤民是想到哈佛去得個榮譽博士學位,最後也沒有拿到。傅高義想撈個美國駐京大使一職,因此巴結江澤民,但最後也沒有得到大使的職位。

星南洋理工 另一由曾慶紅發起海外黨校

此外,過去20年,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培訓了超過1.3萬名中共高官,被稱作美國哈佛大學之外,中共第二個「海外黨校」。

中共組織部幹部教育局局長李培元曾向媒體表示,中國有兩個海外官員培訓基地,一個是哈佛,一個是南洋理工。哈佛主要以短期培訓為主,南洋則以學位培訓為主。

2001年,時任中共組織部長的曾慶紅,和時任新加坡副總理的李顯龍,雙方簽訂兩國幹部培訓合作協定,每5年簽一次,由新加坡外交部資助或學院找資源,參與培養的多數是中共江派官員。

如曾慶紅的表外甥、時任廣西壯族自治區區委書記郭聲琨,2010年1月份訪問南洋理工時就表示,要把他所有的260多位市委書記、市長送過來。兩個月後就分6批去到新加坡,還順帶了一些縣委書記一起參與「學習新加坡」。

【分析】 專家:中共海外設黨校方便統戰

中共每年海外培訓官員耗費的資金驚人。據國家外專局培訓司方面向媒體披露,2010年全國黨政幹部和企事業單位人員出國(境)培訓約7萬人。2009年共計76,467人,其中執行審批類646項,涉及10,505人,國家資助1.2億元人民幣;審核類3,171項,涉及65,962人。

為何中共熱衷於耗巨資搞海外黨校?美國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稱,這是因為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崇洋媚外,熱衷於外訪,希望從國外鍍金回來,方便愚弄國民,同時也是中共金錢外交的一部份,故大力推動海外培訓中共官員,同時在海外搞統戰,收買西方學者。

比如這些名牌大學的教授、所謂的「中國通」越來越親共,「他們不敢談敏感問題,比如活摘器官等議題,就會受到學校某方面打招呼,因為對中共持批評態度的時候,可能經費就會受到影響。」但石藏山指,這些曾是江澤民座上客的「中國通」,隨著中共領導層更替,現在也逐漸失去市場,影響力大減。

另外,石藏山指,中共海外黨校還有其政治任務,包括在海外搞情報等等。比如中共對包括哈佛大學等大批海外名校捐款,輸送學生到海外,替中共蒐集情報。

如去年被美國聯邦調查局(FBI)調查的遼寧富豪王文良,就曾以個人名義向紐約大學捐款2,500萬美元(約1.9億港元),以及給哈佛大學捐款,換取推薦學生權力,變相為「中共外交部」做事。

耶魯大學、哈佛大學、哥倫比亞大學及賓州大學等學術機構透露說,中共在美國校園非常活躍,中共領事館的特務主要透過在校學生,來阻止學術界對中共的批評,並努力將中共營造為和平、積極且在世界舞台上重要的夥伴。

日本《朝日新聞》稱,2009年秋天哈佛大學附近一間酒店舉辦的晚宴,來自約翰‧甘迺迪政府學院的學生和學者共450人參加了這個晚宴並高唱中共國歌。被共產黨派往甘迺迪學院的訪問學者、商務部副部長蔣耀平,向波士頓地區的中共領館官員和中國僑民做了有關中國經濟發展的演講。

石藏山稱,共產主義宣揚恐怖、暴力和獨裁,與西方民主制度水火不容。因此,呼籲各國政府調查中共滲透海外的資金來源和背景等,包括對各大名牌大學的捐款,是否涉及到紅色不明資金,同時警惕中共藉此在海外煽動仇恨,收集情報,破壞自由社會的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