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瀘州市太伏中學14歲學生趙鑫,4月1日清晨被發現伏屍學校宿舍外,身上多處明顯傷情,家屬質疑死者是因校內霸凌致死。但當地公安機關僅1天即排除他殺,引發當地民眾抗議,警民雙方爆發衝突。4月7日中共官媒再次發佈結論性通報,極力掩蓋事件真相,引發民眾不滿。

最大可疑點

趙鑫遺體左手從上到下多處粉碎性骨折,大腿骨完全橫斷骨折,卻沒有血腫,顯示墜樓之前已身亡。(網絡圖片)
趙鑫遺體左手從上到下多處粉碎性骨折,大腿骨完全橫斷骨折,卻沒有血腫,顯示墜樓之前已身亡。(網絡圖片)

趙鑫遺體傷痕纍纍,母親悲痛欲絕。(網絡圖片)
趙鑫遺體傷痕纍纍,母親悲痛欲絕。(網絡圖片)

幾年前曾捲入爭議的深圳醫學專家肖傳國4月8日在微博上表示,死者俯臥,前側身體著地,臉面額部無傷。請解釋頭顱後枕部挫裂傷和頭皮血腫是怎麼造成的?這個傷很可能是墜樓前的原發傷。

肖傳國9日又在微博上表示,這個案子的最大疑點就在後枕部挫裂傷,特別是頭皮血腫……用提問的形式大家就都明白了:任何骨折都會迅速形成巨大血腫,但這孩子的左手從上到下多處粉碎性骨折,大腿骨完全橫斷骨折,為甚麼沒有血腫?為甚麼受傷輕微並無顱骨骨折的頭皮卻出現血腫?學醫的、學法醫的明白了嗎?

大批網友留言表示,不是學醫的都明白,人活著的時候血液是流動的,所以傷口處會有血腫,人死後心臟停止跳動,血液不流動,所以沒血腫,而且,趙鑫落地沒有七竅出血,就證明肖教授的說法更合理了。

曾與趙鑫的父親視頻商談代理的湖南律師廖曜中9日對美國之音表示,多天來他一直設法聯繫趙鑫的家人,但是再也聯繫不上,官方4月7日的通報根本就是無恥。

夢魘自殺死

有網友諷刺說,7天時間終於編出了一個新劇本,之前說自殺,沒有人服,因為自殺要有許多證據,現在改成極其荒唐的夢魘死,不需要更多證據,死無對證。這是大天朝怪事連篇的躲貓貓死、喝開水死、做俯臥撐死、戴套打飛機死之後,2017年前所未有的「夢魘自殺死」,大天朝子民的死法真是千奇百怪。

網友還質疑,趙鑫的爺爺和當地官員的視頻對話中,說孩子在學校有人找他要錢,爺爺報警了,這個細節有接警記錄嗎?當局為何不對外說明?

瀘州官方在通報中還提到打擊針對趙鑫死亡案的網絡謠言,特別對5個網絡視頻證偽。不過有網友表示,網絡上有更多的有關趙鑫案的視頻,官方沒有證偽,那就說明是真實的了,比如當地官員和家屬討論解決、官員到爺爺奶奶家中強逼簽字同意趙鑫是跳樓死,導致兩位老人氣昏等等視頻。

到目前為止,美國之音記者1天內多次撥打趙鑫母親游小紅的手機和另一個號碼,仍無人接聽,趙鑫父親趙廷安的手機則繼續報稱空號。與趙廷安關係密切的一位乾親告訴記者,多天來已經聯繫不上。另外,有距太伏鎮20多公里的網友近日前往太伏鎮探視,沒有找到趙鑫的家人,而且接觸到的一些村民、鎮上的民眾也都不願再談論此事,感到明顯比前幾天增加了許多恐懼感。同時,許多網友的質疑和評論文章,也繼續被大量刪除。

警方與家屬對話錄音曝光

日前,大陸媒體爆出一段有關瀘縣警方、教育局跟趙鑫父母的溝通錄音,全長20餘分鐘。死者母親指責警方扭曲事實,太黑暗了。家屬無奈地表示:「你們是共產黨的人,我們沒有勢力。」

包括新浪網在內的多家大陸媒體轉載了《環球時報》報道出來的這段通話錄音內容,但不久《環時》刪除了原文。

對話中的人物有警察、教育局人員以及死者父母。以下是錄音內容摘錄。

趙鑫母親:我是孩子的母親,如果說你們堅持認為這是從高樓墜落導致的傷印。我,是孩子的母親,我再一次從那上面跳下來,你們再檢驗,可以嗎?

看著孩子,他經歷了甚麼,他有多痛,你們所有的男士不懂,我是他的母親,我懂。他有多痛我懂,十指連心,兒,就連著媽,因為他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他有多痛你們懂嗎?你對我說是從樓上摔下來的,你看他的傷,你們還要去剖他一刀,你們忍心嗎?

趙鑫父親:你們都聽我說一句,你們都確定是從5樓上摔下來的是不是,確定?(警察:是的)你們先把我的這句話回答了再說。(警察:確定)

趙鑫母親:沒有必要說了,及時給你們反應?大家都是看得到的,為人父母的人呀,就看那個傷,你們怎麼能說出這種話?

家屬:為甚麼不等我們家屬來了再把孩子拉走?為甚麼?

趙鑫母親:現在你們是扭曲事實。

家屬:太污、太黑暗了。

警察:希望家屬理性對待。

家屬:很理性我們。你不用再說這些了。

警察:對你們來說網上一些無事生非的情況,我們要制止,比如有些要製造事端,要去炒作打橫幅舉標語。

趙鑫母親:啥子叫炒作,我是娃兒的媽!我會拿我娃兒的命來炒作啊!

我說一下嘛,現在我還是活著的,你可以把我拉去全身檢查,然後我走我兒那裏跳下去,我就從那跳下去,然後你們重新給我屍檢,你就檢查我就行了。如果我的跟我兒的是一摸一樣的,他爸爸就接受了,如果不一樣,重新給我個說法!

警察:生命誠可貴。

趙鑫母親:生命誠可貴,好,你既然說出來了生命誠可貴,14歲的娃兒,他是學生,他還是個未成年的娃兒,我想問你,他的生命貴還是不貴?!

我的情緒很鎮定,沒啥子的就是有個不服。

趙鑫父親:對你政府不服,對你教育局不服!

趙鑫母親:對公安機關不服!你們商商量量的就是這樣,你們連夜開會的決定就是我的兒是從樓上掉下來的!

問題是現在很明顯公平嗎?公正嗎?

不管是你們說我們鬧事,你們說我這樣子,為我兒討公道就叫鬧事,你們要銬我,我們不鬧事,或者我和孩子爸爸就在門口跪倒,給上天,過路的都看一下,你們甚麼時候給我們滿意的答覆了,我們就甚麼時候起來。我們又沒得當官的,又沒得硬的後台,就是一個平民老百姓啊,我們無能無力啊,我的兒就這樣子死得不明不白,我們無能為力。你們共產黨,共產黨的官員來給我解決啊,你們這樣不解決嘛。

我就有疑問了,就連校長都說了兩三點鐘的時候還有時間去摸我兒的額頭在發燒,3點鐘就確認他死亡!

趙鑫母親:你說這些話讓民眾怎麼樣去信服哦!你作為一個法醫,我不曉得你咋個說得出這些話。

警察:希望你們積極配合我們公安機關。

家屬:問你們一個問題,你們說的小孩高處墜落,他會翻幾個身嗎?為甚麼地上沒的血呢?我看他們發的視頻都沒得有血。你那個怎麼翻得身呢?

趙鑫母親:為甚麼他的一隻手是反著的(背著的)?

警察:現在也是反起的啊,並不是每一個高墜屍體都是一模一樣的。

趙鑫母親:你們是共產黨的人哦!共產黨的人哦!

我們沒有勢力,現在把我拉回太伏中學去!

你們安排了,做好了準備,把我們套起的,把我們軟禁。現在我們要回學校去,我們沒得很厚的背景,我們就希望你們當官的給我們一個明確的說法就行了。

警方與家屬對話錄音 透露的訊息

時政評論員陳思敏指出,如果這個錄音是真的,那麼其中透露出的一些訊息頗有價值。

關於死因方面。在錄音中,趙鑫母親說:「我就有疑問了,就連校長都說了兩三點鐘的時候還有時間去摸我兒的額頭在發燒,3點鐘就確認他死亡!」

由此可知,學生墜樓前,校方人員曾與他有過接觸,但是否所謂「發燒」的原因目前仍是片面之詞,不過這已透露出,即使學生沒有如輿論質疑的在學校內被霸凌毆打、敲詐勒索,最後死亡,那起初有所隱瞞的校方是否有其它不可迴避的責任。尤其是每一次最能簡單還原事發現場的宿舍監控錄像這次又再度「缺席」,就算不考慮自摔、自殺背後也一樣可能有外力因素,官方與警方第二天就發佈通稿匆匆結論,這不是草率,而是死因確實不單純,且是校方、官方、警方三方共同想隱瞞的。

關於屍體方面。在錄音中,家屬說:「為甚麼不等我們家屬來了再把孩子拉走。為甚麼?」

家屬質問的這個「把孩子拉走」的問題,不僅是指陳屍現場的地點而已,結合之前的消息,還包括未經學生父母、家屬同意就急著將孩子屍體拉去火化。死因要查清楚,那麼面臨的問題就是屍檢,警方貌似公允找協力廠商屍檢,實則要在屍檢前把遺體火化。衡諸前例,官方與警方會如此強行火化遺體,通常是命案有著相當的隱情。

關於軟禁問題。在錄音中,家屬說:「明天回太伏。」警察說:「專門住宿的地方給你聯繫好……」趙鑫母親說:「我要回太伏。……」警察說:「公安機關需要你們回應,進一步的調查,好不?」趙鑫母親說:「我們沒有勢力,現在把我拉回太伏中學去!」警察說:「我們做好了準備,安排了住宿的地方。可以在這裏住的。……」

僅就這一段內容,應該能讓採訪受阻而迷惑憤怒的新華記者明白,為甚麼4月3日、4日他們到了當地無人接受採訪。當記者提出採訪死者母親時,縣政法委書記李盛春卻撒謊說「找不到人」,其實人就在公安局。撒謊如同刪帖、出動武警一樣,都是因為恐懼心虛。

政法委書記被官媒追問露餡

近日有大陸媒體記者進入該縣實地調查,記者諮詢相關信息時,陪同的該縣政法委書記卻「一問三不知」。

4月3日,新華社記者到瀘縣實地調查。在距離太伏鎮數公里外,車就被攔下,兩輛警車攔住路口,禁止一切車輛進入。記者迂迴步行數公里才進鎮,在太伏中學門口看見街上站滿了人,一排戴著頭盔的警察將人隔開,學校大門兩邊有上百名警察將人隔開。

瀘縣政法委書記李盛春對此解釋,說是「怕趕集出現意外而採取的應急措施」,旁邊另一名幹部則改口說是「演練」。

警方的嚴密防範讓官媒記者感到無形的壓力,所到之處都有人「陪同」。當記者提出採訪死者母親時,縣政法委書記李盛春表示「找不到人」,問手機,說「沒有死者母親電話」,問地址說不清楚地址。

據資料顯示,太伏鎮位於瀘縣東部的長江之濱,距瀘縣縣城32公里、瀘州市區27公里。全鎮42個農業行政村,4個街村,總人口7.8萬。

此外,瀘縣現任「一把手」薛學深於2013年6月調任該縣任職,去年升任縣委書記;瀘縣縣長肖剛為瀘州本地人,也是於去年調任該縣。

瀘州遇難學生頭七 上千民眾聚校前討公道

上萬民眾圍堵學校討說法。(網絡圖片)
上萬民眾圍堵學校討說法。(網絡圖片)

4月7日,是四川瀘州太伏中學學生趙鑫死亡第七天,也是該校事發後第一天學生上學,上千民眾聚集在校門口前討公道。也就在當天,官方公佈屍檢結果仍然堅稱高樓墜亡。事件表面上平息了,但民眾心中的怒火並未平息。

早上8時許,該校學生陸續來到學校,隨之是大批的學生家長與從周邊趕來的民眾,還有媒體記者也來到現場,記者的車被民眾圍得很嚴實,有民眾手舉標牌,要求公正、公平、公開。

民眾劉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現場有上千人,學校周邊道路仍然處於封鎖狀態,進入校區附近都要經過盤查,校門口的防暴警察已撤退,警察數量明顯減少。

另有現場民眾表示,現場人數很多,警察都藏起來。部份民眾欲衝進學校討說法,還有的要求學校將家屬釋放出來,但是學校大門始終緊閉。

據悉,7日有許多外地民眾特意趕往太伏,只為了一個真相,但是一無所獲。有民眾表示,如果現場仍然有大批警力鎮壓,勢必或將爆發一場大規模衝突,因為民怨已深。

官方公佈屍檢結果遭質疑

在瀘縣學生命案持續發酵之際,當地官方強化「穩控」措施。(網路圖片)
在瀘縣學生命案持續發酵之際,當地官方強化「穩控」措施。(網路圖片)

與此同時,瀘州市政府進行媒體見面會,通報該事件的屍檢結果,聲稱趙鑫身上的損傷均為高墜傷,無其它暴力加害形成的損傷,無死後傷等;同時否認了一直傳聞的收保護費被官二代打死的事情,一切都是按政府最初的說法定下結論。

有網友氣憤地表示:「網友熱心轉發無非是要個真相,政府公信力透支,你說甚麼根本信不著你。」

更有網民氣憤至極地說:「可惜我現在還是個學生沒錢,等我長大了努力工作遲早要帶走家人移民,甚麼垃圾國家!」

「早就已經想到會不了了之!只是有件事大家發現沒有,既然你要說是自殺,為甚麼這件事從始至終他的室友都沒有出現過?難道那層樓只有他一個人嗎?還有為甚麼不敢讓記者去學校採訪他的同學!也不知道那個娃兒是否會瞑目!」

「其實大家都明白,只要官方一屍檢,那就是雷洋案的翻版!」

「對這個政府,對這個國家失望透頂,人民在你們當權者手裏就是一隻螻蟻,記著,官逼民反。」◇

轉自《新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