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起來,時間過得太快了,學校已經進入視野。賽傑看看外祖父的臉,現在顯得扭曲與疲倦。漫長的旅程等待著老人,他將要回到一個只有回憶棲息著的空盪公寓。賽傑突然感覺到一股衝動,想跟賀修外公回到聖彼得堡,但他無法鼓起勇氣說出來。他父親希望他在軍校中成長。況且,賽傑無法得到離開的許可。

他們來到校區的邊緣,然後接近大門。

他們站在那裏許久,秋天的太陽從頭上掠過。最後,賀修說:「我的小蘇格拉底,不管以後會怎麼樣,就算在最艱苦的時候,記住你不是孤獨的。你父母的靈魂——你的艾莎婆婆,與你的賀修外公——都會與你同在……」

望著自己的腳,賽傑感覺肩膀為這次別離的沉重而垮下。他知道他可能永遠不會再看到外祖父了。

賀修彎腰拉直孫子的襯衫與外套,然後把他拉近。賽傑擔心外祖父就要離開了,但賀修微笑說:「我有東西要給你——來自你母親與父親的禮物。」他伸手到外套裏面,拿出一條銀項鍊,上面掛著一個橢圓形的墜子。孩子眨著眼,銀墜子的表面反射著陽光。

「接生婆把你交給我們的那一天,也給了我們這個,」賀修告訴他,「這條項鍊是你母親的。這是你父親送她的禮物。接生婆告訴我,你母親要等你夠大時給你。現在你夠大了。」

賀修把銀項鍊放在賽傑的手掌中。它曾經碰觸過母親的皮膚……現在交給他保管。

「打開來。」

賽傑望著外祖父,不懂他的意思。

「來,我示範給你看……」賀修打開銀墜子的蓋子,賽傑看到裏面有一張小照片——一位黑色捲髮,膚色有如牛奶的女子,與一位顴骨很高的男子,目光逼人,黑色鬍鬚。

「我的……父母?」

外祖父點頭。

「我想這是她最寶貝的物品,現在是你的了。我知道你會好好保管它的。」

「我會的,外公。」賽傑低聲說,深感震驚,無法把視線從父母的臉孔移開。

「現在,蘇格拉底,仔細聽好!還有其它東西,我無法帶來——另一個禮物,藏在聖彼得堡附近的一個草原裏。」他伸手到外套中拿出一張折好的紙,在胸前打開讓孩子看:一張地圖,標示著草原上的一棵樹。四周是樹林,靠近一條河邊。地圖上還有其它標記。

「你記得我在去木屋的路上告訴你的故事嗎?那個我在樹林中最喜歡的地方,在我學會游泳的涅瓦河邊草原?就是這裏,就在聖彼得堡北邊,」他說,用手指畫著路線。「這是城市……船塢……這是冬宮。如果你從冬宮沿著河朝北走十公里,離開城市進入樹林,你會來到一塊空地……」
他翻到另一面,有更詳細的河岸圖,上面有一棵樹與一個小X。「這是盒子埋藏的位置,在樹背對著河的一邊……草原中央唯一的一棵大杉樹。這棵樹是我的祖父小時候種的。這裏,盒子埋在兩根樹根之間,你會找到的。」

外公折起地圖,放在他手中。「地圖可能會遺失,或被偷走,蘇格拉底。我要你把它好好記在腦袋裏。把每一條路線與每一個標示都記住。然後毀掉地圖。你可以做到嗎?」

「我可以,外公。」(待續)◇

——節錄自《蘇格拉底的旅程》/心靈工坊文化事業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