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瀘州市太伏中學14歲學生趙鑫,4月1日清晨被發現伏屍學校宿舍外,身上多處明顯傷情,家屬質疑死者是因校內霸凌致死。但當地公安機關僅1天即排除他殺,引發當地民眾抗議,警民雙方爆發衝突。4月7日中共官媒再次發佈結論性通報,極力掩蓋事件真相,引發民眾不滿。

2017年4月1日,四川瀘州市瀘縣太伏鎮太伏中學發生一宗校園慘案,一名14歲男生離奇墜樓,滿身傷痕,據悉他是被5名校霸收保護費而打死。官方則極力掩蓋事件真相引發民憤,上萬民眾連續幾天圍堵校園討真相,並多次與警察發生衝突。

死者趙鑫是太伏中學初二學生,當天早上8時許,他的遺體在學校的樓下被發現,但是校方與當地政府在此事件上一直掩蓋真相,並出動大批警力鎮壓聲討真相的民眾。知情人張姓學生向記者講述了事件的大致經過。

趙鑫屍體被發現後,校方報警,趙的爺爺和奶奶聞訊趕往學校,但學校拒絕兩位老人見遺體。趙鑫母親游小紅隨後從縣城趕來,在太伏鎮加油站處遇到救護車,要求車停下見兒子,被拒絕。其母開車緊追救護車,追到鎮上十字路口逼停救護車,趙母質問在場的警察為甚麼不讓見孩子。

張姓學生透露,游小紅最後看到兒子滿身傷痕後,無比悲憤,下午到學校討說法,而「學校沒有一個人出來說,當時學校只跟他媽媽說這只是一個意外。」

據悉,游小紅一直堅持在學校不肯離去,此事也在當地迅速傳開,當晚警方調動了兩大巴士的警力到學校戒備。張姓學生表示,現場有上萬民眾,最後警方使用暴力鎮壓。「警察用喇叭說你們要相信政府,當時在場的群眾不服,後來他們就威脅,如果無關群眾再在這裏不散場,他們就進行武力鎮壓。那些特警動手打了民眾,民眾喊『警察打人了』,政府說打了就打了,送醫院醫。」

4月2日,家屬與聘請的法醫到殯儀館驗屍,發現死者身上傷痕纍纍,背部、頭部以及脖子處都有被打的痕跡,手腳都被打斷。張姓學生透露,趙鑫生前曾向他母親打電話要1萬元,稱如果拿不出這筆錢就活不了,其母把此事告訴了其爺爺和奶奶,也跟班主任反映,但校方並未重視,結果悲劇發生。

有民眾透露,該校5名校霸向趙鑫收取保護費,聲稱如果3月31日不交錢就弄死他,校霸當中有校長兒子。張姓學生則表示,4月2日校方、政府方面與家屬進行談判時曾要求私了,打人者每家出20萬元,共計100萬元進行賠償,遭到家屬的拒絕。當晚政府發佈公告稱趙鑫為高樓墜亡,排除他殺的可能性。

官方的公告引起民憤,4月2日、3日,持續有上萬民眾聚集在校門口討說法,大批警力包括防暴警察進駐校內。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當地民眾表示,3日在校內的百餘名家屬被警方控制,電話也被監聽,不准家屬走出校門,游小紅的母親通過其朋友向外界發出求救信息。

「現場的人說天上有飛機一直在干擾信號,街上亂成一團,外面街道上到處都是警察與警車。現在都不讓議論這件事,3日中午警民衝突挺厲害的,都被強制壓下來了,抓的抓、打的打,估計4日很多人都不敢再站出來。」現場民眾說。

據了解,通往太伏鎮的各鄉村路全部被封鎖,警察林立,不准任何車輛進入鎮中心,當地民眾被迫簽字認可墜樓自殺的說法,並且凡是簽字的民眾都會獲得50元的獎勵。有民眾氣憤地表示:「政府想平息此事!不可能,民眾不答應。你關得了一人,關不了千千萬萬民眾!」

記者致電當地鎮政府,詢問「趙鑫是否被打死」時,一位蔡姓女工作人員聲稱趙鑫不是被打死,是墜亡,屍體上的紅斑與瘀青無法判斷是如何導致的,只有等權威部門的報告。她還否認官方要求100萬元私了的說法,最後稱自己有事匆匆掛斷電話。

遺體火化 父母親人無法出面發聲

據海外媒體4月10日報道,太伏官方堅稱趙鑫是墜亡,9日傳出死者遺體已經火化,家長獲得30萬元賠償,其父母各得15萬元。當地民眾透露,這已是該校第三個暴力致死的學生,目前太伏事件在政府鎮壓下,表面上平息,但民憤未平。

網上消息稱,瀘縣太伏事件終局,但當地民眾表示,死者家屬一直被控制自由,無法出面發聲,誰都不相信家屬會放棄追查真相,真的簽了字也是被迫的。

官方日前公佈屍檢結果,仍堅稱死者是墜亡,未受到暴力,遭到質疑。

太伏鎮匿名民眾:「屍體已經火化了,現在父母和親人已經不知所蹤,死者的媽媽還要面臨著法律的制裁,說她聚眾鬧事,說她散播謠言。 」「只要說這個小朋友是打死的,我們就會被拘留,然後被說是造謠者,現在表面上平息了,但是我內心裏面還是不平,這個已經是第三個了,前兩年死的父母也說,我們知道孩子是他殺的,被人打死的,但是我們也沒辦法。」

自願代理此案,為家屬維權的湖南衡陽縣原副縣長、律師廖曜中公開與瀘州公安局長何紹明打賭:「如果保證不做假,不干擾辦案,允許自己和記者採訪調查,要是真像你所說,願跳樓,如果查出真相有重大出入,何局長也敢跳樓嗎?」

瀘縣網友曹先生:「家屬不發言,反正我是不會相信官方的通報,反正官方給我的可信度不太大。」

趙鑫案疑涉官二代 當局搶屍、封鎮

四川省瀘州市初中生死亡事件受到官方猛力鎮壓,有當地民眾向自由亞洲電台爆出背後原因,5名涉事兇手中,3人為官二代,有民眾確認其身份,是鎮長的兒子、派出所田所長的兒子和校長的兒子。疑官方刻意包庇。連日來大批民眾聚集抗議,先後有數百示威者被抓。軍隊已進駐及封鎖太伏鎮,阻擋外省民眾前來聲援。

因涉及官二代,當局在一直壓制、利誘,還要求民眾統一口徑:趙鑫是跳樓自殺。4月5日又派出逾百名警察到殯儀館強行搶走遺體。在場的易先生向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殯儀館外聚集的一批民眾協助家屬保護遺體,可是警察的人數實在太多,最後還強行帶走阻止的民眾。

易先生說,當局搶屍行動前一天已經部署好了,大量警車突然從外地駛進來,然後又在通往太伏鎮的各個路口設了關卡,外地車輛無法進鎮。

易先生說︰「所有在那邊接觸屍體的都被抓起來了,全部被控制了,具體多少人我也不清楚。現在整個鎮都被封鎖了,軍隊的車都開過來了,反正整個地方都進不去了。哪個想去了解情況?如果你不認同他們的說法,不是挨打就是被關起來。誰敢去了解?」

易先生補充,事件在民間持續的抗議聲音下,當局的行動卻一步步升級,民眾在網上發佈消息,不是被刪,便是無法發出去,鎮內的網絡也經常斷,估計是為了阻止有消息流出。

易先生說︰「我們這邊的消息都被公安系統的網監全部封鎖了,我們的視頻和文字全部都發不出去的。打了好多報社記者的電話,根本就沒有人去管。我們都感到很驚訝,如果政府行為是對的,為甚麼沒有正面的報道,為甚麼消息全部封鎖?」

當局除了封鎮和搶屍外,亦派出約1千名手持盾牌的警察,來到趙鑫就讀的太伏中學門外,阻擋聚集討公道的民眾衝進學校裏。在現場抗議的民眾林先生對自由亞洲表示,抗議的民眾逾千人,都是自發來為學生討公道的,大家紛紛發表對此事的看法。警察在場威脅,稱煽動、製造事端的一律予以處理。

林先生說︰現在的行動都是自發的,反正這個事情引起一種民憤。警察看到有人在反對時,態度強硬一點的都被抓起來了。那些武警是成百上千的,今天十點多也有抓人,下午三點多也有抓人。這幾天總共抓了好幾百人了,今天也抓了有幾十個。反正當局就是用武力鎮壓,其實我們這些老百姓都沒有鬧事,只是要政府給一個說法。都沒有離開學校,在那裏的人現在還有很多。

自由亞洲電台致電肇事的太伏中學了解情況,但是電話語音提示稱線路故障。

至於瀘州市政府方面,接線的人員建議記者以瀘縣政府官網上的公告內容為準,一切傳言都不能相信。

瀘州市政府值班︰你說的情況現在我不了解,這應該不屬於我們市政府負責的範圍,如果有攻擊的話應該是由公安局負責,你可以打公安局詢問。這消息你是聽說,要到網上看正規的公告,瀘縣(政府)的官網已經出了正式的公告,你可以看那個。

菲律賓華人網「菲龍網」消息稱,名為「血影網安」的黑客對瀘州各政府網站進行為期至少3天的攻擊。記者向瀘州市政府網絡維護部門了解,對方稱︰現在正在檢查,正在檢查。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瀏覽瀘縣政府官網,但未能成功找到瀘州市政府人員所說的,有關於趙鑫死亡事件的公告。

事件發酵 官方宣佈停電斷網12天

據中央社4月6日報道,太伏事件引發網絡廣泛關注,微博上已累積逾45萬筆討論數。

網絡流傳太伏中學前抗議的視頻顯示,大批民眾群情激憤,高喊口號,特警林立,情勢緊張。有網民評論稱:政府不交代案情還鎮壓民眾,還要刪那些視頻,四川人起來獨立啦,脫離共產黨控制才有希望;共匪要亡了。

瀘州新聞網公佈,自5日至16日,瀘州內不同區分日實施停電。

由於斷電面積廣泛,時間長達12天,網民質疑,當局藉由停電,不讓民眾上網發言批評此事。

據博談網消息,有網民驚嘆稱,有海外媒體「今日點擊」節目剛說,瀘州封網沒用,因為智能手機營運商提供的服務太多,瀘州政府要想封鎖消息,除非停電。果然停電了!

維權律師朱孝頂表示:真敢停電哪!

瀘州校園慘案最大疑點曝光

中共四川瀘州市委和市政府4月7日通報瀘縣太伏中學學生趙鑫死亡事件的情況,給出的定論是,沒有其它暴力加害形成的損傷,排除他殺,趙鑫為高墜亡。並表示,趙鑫從3月27日至31日發生了3件事,一是翻牆被抓,壓力大;二是感冒發燒比較嚴重;三是31日晚有行為和意識上的異常出現,驚夢說胡話。趙鑫在凌晨2至3點生活老師探望他病情後,曾起夜上洗手間。

官方結論不僅沒有平息網絡多天來對該案的質疑,反而激起新一輪質疑和譴責。

有網友評論說,這基本上是說,趙鑫是夢遊跳樓死。不過,從官方公佈的趙鑫在宿舍樓外的死亡照片看,趙鑫褲子和上衣穿得很整齊,質疑凌晨起夜為何要穿好衣服。

此外,網上應該是官方認可的一段案發後第三天記者拍攝的視頻顯示,宿管阿姨(生活老師)向記者指出趙鑫的床鋪,上面的被子都疊好了。網友質疑,趙鑫凌晨起夜,是否還疊好了被子,或者是被人疊好,誰疊的?

同一個視頻還顯示,趙鑫宿舍內窗戶前的一個台面上,比較雜亂,很髒,有許多污垢或腳印之類的髒跡。但在官方通報中的同一個台面的圖片,卻被擦拭得非常乾淨。而官方現場勘驗的結果是,洗漱台及窗框外側的窗台,各發現一枚不完整的新鮮鞋印。網友質疑,這麼重要的案發現場,為甚麼勘查圖片不是原始狀態,原來的髒跡都擦乾淨了,怎麼能留有官方需要的一個腳印。

官方通報還表示,趙鑫晚11點左右說胡話,驚醒了全室的另外8名同學,也引來了生活老師和樓長。不過,網友質疑,趙鑫一個90多斤重的活人如果高空墜落在水泥地面上,會沒有人聽到有聲響和任何慘叫聲嗎?

網友質疑,四川省官方為何不讓京城等外地協力廠商法醫驗屍,而是「自己人驗」,為何不讓驗屍法醫在通報會上自報姓名直接解說,而是讓官員用文字代替,這樣的「自己人去屍檢」的結果誰敢相信,又有誰會相信。

還有網友表示,作為「吃瓜群眾」都能看出官方的屍檢結論和趙鑫的屍體外傷不符合。有網友質疑,現場屍體圖片顯示,趙鑫屍體是右側臥,而屍檢結論上的主要骨折創傷以身體左側居多,希望官方能夠有所解釋。◇(待續)

轉自《新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