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瓚,是一位詩人,一位有潔癖的詩人。 

倪瓚有個著名的潔癖典故:沏茶用水,要用挑夫前頭水桶的水,不可用後頭水桶水。原因是,挑夫放屁污染沏茶水。 

用水,真的那麼嚴謹嗎?古時中國人煎藥用的水,的確有很多的講究。

瞿塘的中峽水

《警世通言》有一篇講王安石和蘇東坡的故事:一天王安石對蘇東坡說:「我幼年染了一個難治的病症,老了開始發作;給太醫院看過,說是『痰火之症』,雖然服藥,難以除根。必須得到『陽羨茶』才可以治好。近日有人從荊溪進貢了陽羨茶,聖上賜給了我。太醫院醫官說是必須用『瞿塘』的『中峽水』煎藥。瞿塘在四川境地,我好幾次想差人去取水,可是沒有順便來往的差人,又恐怕所差之人不能用心地為我取水。瞿塘正是你的家鄉,趁你的家眷往來之便,將瞿塘中峽水取一甕給我治病,我的衰老延續之年,就算是你替我延來的。」(註:瞿塘有三峽,西陵峽為上峽,巫峽為中峽,歸峽為下峽。) 

幾個月後,蘇東坡取了水來,可王安石用以泡茶煎藥,沒有效果。為甚麼呢?原來,蘇東坡從瞿塘乘船下走,卻因途中鞍馬勞頓,一個睏倦就錯過了中峽,到了下峽,才想起來取水的事,不可能再往上游回去,隨意取了一甕水向安石交代。泡茶的時候,安石發現茶水之色不對,一問之下,原來是下峽的水,當然就不好使。 

近代人服用中藥,多數以為水煎的藥劑比較有效。這本屬事實,但有時同樣的方式煎藥物,卻感到偶爾效用很差,究竟怎麼回事? 

舉一個歷史上有名的煎藥無效例子:宋徽宗喜愛夏日吃冰,傷了脾胃,煎藥方法不同,效果就不同。 

冰煎大理中丸

古時候,沒有雪櫃,大概只有皇帝才可能在夏天吃到冰吧?宋徽宗食冰太過,吃傷了脾胃。國醫治療無效,召醫生楊介為徽宗診治。楊介用「大理中丸」處方,皇帝說︰「以前吃過多次,沒有甚麼效果。」楊介說︰「陛下脾胃的疾病是因為吃冰引起,我就用冰煎大理中丸,這是治『受病之主要源頭』的意思。」徽宗服用之後,果然很快痊癒了。李時珍對這個結果,說了:「像楊介這樣用藥的醫生,真可謂『活機之士』啊!」 

李時珍的《本草綱目》記載了許多種水,分它們為「天水類」13種、「地水類」30種。有的水可直接用以治病,有的水可用以煎藥,有的水可用以泡茶,還有的水卻是有毒的。不同時間取得的水,也有它們自己的特殊效用。你說,中國古時的醫生,是不是很有智慧呢?他們的智慧從哪來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