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人並不存在 進化論,一個錯誤的信仰

支持進化論的科學家與各界人士往往會拿出猿人的例子說明進化論的正確性。現在一般人一提到「史前時代」腦海中會浮現一個畫面:一群毛茸茸的人,用獸皮遮掩著身子,男的拿著長矛,女的手裏抱著小孩,在山洞旁邊,中間生著一團火堆;首先映入腦海的,就是很原始的社會。

這個刻板的印象幾乎在每一本生物學教科書或是每一個歷史博物館都可以見到,大部份的博物館甚至還將這個場景製作成蠟像呢。不過這究竟是不是人類歷史的真相呢?由前一章的資料我們已經發現了許多不符合這個固有概念的證據。然而鮮為人知的是,支持人類是從猿人這樣的生命體進化而來的證據也是相當相當薄弱的。

經過一百多年的考古發現,如果人類是由類人猿進化而來的,那麼從類人猿到今天人類的各個階段歷史時期,都應該有其特徵的證據……包括各階段的化石和相應的文化遺址、工具等。可是類人猿時代的化石找到了,人類的化石找到了,而從類人猿進化到人類中間階段的化石卻沒有。如果這樣的話,所謂人從類人猿進化來的假說只能成為空中樓閣。1892年「嘉伯人」的例子曾經轟動一時。考古學家杜波瓦在嘉伯發現了一塊很像猿的頭蓋骨的骨片,在四十呎以外又發現了一塊大腿骨。所以他說,顯然這是屬於同一個生物的。這個生物像人一樣直立行走,又具有猿一樣的頭骨,這一定就是那個過渡環節。但後來證實這分別是屬於1百萬年前一起生活在嘉伯的一個猿和一個人。由唐納德·喬漢森在東非大裂谷發現的「露西」,曾被認為是早已消失的人和猿的共同祖先,但現在科學家已經鑒定其為一種絕種的猿,屬於「南方古猿阿法種」。

再舉個例子,在長達38億年的化石紀錄中,最令人費解的是「寒武紀生命大爆發」(Cambrian Life's Explosion)或稱作「寒武紀生命大爆炸」(Cambrian Life's Big Bang,指絕大多數動物門類在寒武紀就像「爆炸」般地突然出現)。1995年5月25日,《人民日報》海外版刊登了紐唯恭的報道《澄江化石生物群研究成果矚目》,他指出,「寒武紀生命大爆炸」是全球生命演化史上突發性重大事件,對其進行深入研究,可能動搖傳統的進化論。1995年7月19日《人民日報》又發表《向進化論挑戰的澄江化石》一文。作者丁邦傑指出,達爾文進化論的中心論點是:生物種是逐漸變異的。但是距今5.3億年的寒武紀早期,地球的生命存在形式突然出現了從單樣性到多樣性的飛躍。

「中國澄江化石群」的考古發現引起世界媒體的強烈關注,震驚考古、生物學界。澄江化石群屬於早寒武世化石(5.5億年前),此外在加拿大布爾吉斯發現中寒武世的頁岩(5.3億年前),其中也有生命「爆發」的大量地質資料。可見,在寒武紀(約5.7億~5億年前),幾乎所有的已知動物門類都有了各自的代表。而在寒武紀之前,不僅多細胞生物化石非常稀少,而且在以埃迪卡拉動物群為代表的、迄今所發現的新元古代的各種化石中,尚無一種可以確認為已知動物門類的祖先。也就是說,絕大多數動物門類是在寒武紀突然出現的,按照達爾文的生物進化論,寒武紀出現多細胞動物之前必然經歷了一個漫長的演化過程,然而事實上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找到任何在這個中間演變過程的證據。是化石紀錄不完全嗎?但是要知道化石紀錄是隨機的,為甚麼單單就漏掉了中間環節呢?

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法學教授詹腓力(Phillip Johnson),被譽為是最有資格批判進化論的人。因為他曾任美國大法官華倫(Warren)的助手,他的專長是分析明辨律師在辯論時所用的詞藻和邏輯。當他讀到進化論的文獻時,隨及意識到裏面充滿著許多邏輯上有問題的雄辯與遁辭。

所以他以法官的身份,多次質問:「我們怎樣才能知道『進化論』是真實的?確鑿的證據何在?」他在自己寫的一本書《審判達爾文》(Darwin on Trial)中做了這樣的總結:「化石向我們展示的都是突然出現的有機體,沒有逐步進化的任何跡象……這些有機體一旦出現,基本上就不再變了,哪怕過了幾百萬年,不管氣候環境如何變化。如果達爾文的理論成立,這些條件本應該引起物種的巨大變化。」

事實上我們還發現關於猿人的報道,很大部份是投機和欺騙多於事實。下面這個爪哇人(Java Man)的事例足以說明之:

您可能不知道爪哇人被認為是猿人,其基本證據僅僅只有一根腿骨、三顆牙齒和一部份頭蓋骨。腿骨像是人的,而頭骨卻像是類人猿的。但是這兩部份化石是在同一水平的岩石上相距14米(45呎)的地方發現的,現場也有真正的人頭骨,而後一部份事實卻被隱藏了許多年。這些化石的發現者都波士(Dubois)於其晚年才宣佈它們並非猿人的遺骨,而更像是一隻巨大的長臂猿的骨骼。然而,進化論者拒絕接受他所說的,於是,建立在荒謬可笑並少得可憐的證據上的爪哇人仍舊被拼湊起來,作為確實存在過的生物出現在教科書裏。

以上所述分析了人由猿人進化而來的說法不但薄弱且漏洞百出,從另一方面來看,其實許多考古學家的發現都直接地反駁了進化論支持者的論點,例如考古學家在世界各地陸續發現了遠古不同時期人類的直接證據,從幾萬年前至幾億年前的人類腳印到人體的骨骼化石。以下列出部份已被證實的發現。

5.4億至2.5億年前的人類鞋印

三葉蟲是5.4億至2.5億年前的生物,早已絕跡。美國科學家米斯特(William J.Meister)在猶他州羚羊泉(Antelope Springs)的寒武紀沉積岩中竟然發現一隻成人穿著便鞋踩上去的鞋印和一個小孩的腳印,長約10.25英吋(26厘米),寬約3.5英吋(8.9厘米),嵌在岩層中,就在一隻三葉蟲的化石上面。經猶他(Utah)大學著名的化學家Melvin A. Cook 鑑定這的確是人的鞋印。

2.7億年前的人類腳印

1817年,考古學家Henry R. Schoolcraft和Thomas H. Benton在美國密西西比河西岸附近的一塊石灰岩石板上,發現了兩個人類的腳印,長約10.5英吋(27厘米),腳趾較分散,腳掌平展,與長期習慣於不穿鞋走路的腳印相似。腳步強健有力,腳印自然。挖掘所得的各種跡象均表明:其壓痕是在岩石很軟時踩上去的。據鑑定,這塊石灰岩石板有2.7億年的歷史。

2.35億年前的人類腳印

在中國雲南富源縣三疊紀岩石上面發現有四個人的腳印。據考證,這些岩石已有2.35億年的歷史。

白堊紀(1億4千5百萬年~6千5百萬年前)的人類腳印、手指化石和鐵錘

自1969年起Stan Taylor開始Paluxy River的挖掘,在移開數噸重的石灰石後,他在白堊紀地層中發現了似人的腳印。(網絡圖片)
自1969年起Stan Taylor開始Paluxy River的挖掘,在移開數噸重的石灰石後,他在白堊紀地層中發現了似人的腳印。(網絡圖片)

在美國德克薩斯州Glen Rose的帕拉克西河(Paluxy)河床中發現有生活在白堊紀的恐龍的腳印,考古學家們吃驚地在恐龍腳印化石旁十八英吋半的地方,同時發現有12具人的腳印化石,甚至有一個人的腳印迭蓋在一個三趾恐龍腳印上。把化石從中間切開後,發現腳印下的截面有壓縮的痕跡,這是仿製品無法做到的,顯然不是假冒的。另外在附近同一岩層還發現人的手指化石和一件人造鐵錘,有一截木頭手柄還緊緊地留在鐵錘的頭上。這個鐵錘的頭部含有96.6%鐵,0.74%硫和2.6%氯。這是一種非常奇異的合金,品質非常好,現在都不可能造出這種氯和鐵化合的金屬來。鐵錘的一截殘留的手柄已經變成煤。要想在短時間內變成煤,整個地層不僅要有相當的壓力,還要產生一定的熱量才行。如果錘子是掉在石縫中的,由於壓力和溫度不夠,就不存在使手柄煤化的過程。這說明岩層在變硬、固化的時候,錘子就在那兒了。發現人造工具的岩層和恐龍足跡所在岩層是一致的,而其它岩層都沒有恐龍足印和人造工具。這說明人類和恐龍的確曾經生活在同一時代。

4百萬年前的人類上臂肱骨化石

1965年,考古學家Bryan Patterson和W.W.Howells在非洲肯亞的Kanapoi發現一件經鑑定為四百萬年前的人類上臂肱骨化石。美國加州大學的Henry M.McHenry和Robert S.Corruccini教授稱,此肱骨和現代人的肱骨幾乎沒有任何差別。

2百萬年前的人類大腿骨化石

1972年在肯亞的Turkana湖發現的大腿骨化石和現代人類形態十分相似,據估計年代是在2百萬年前。

3百40萬年至3百80萬年歷史的人類腳印

1976年,著名考古學家瑪麗·利基(Mary D. Leakey)領導的研究小組在非洲坦尚尼亞北部、東非大裂谷東線,一個叫拉多里(Laetoli)的地方發現了一組和現代人特徵十分類似的腳印,這些腳印印在火山灰沉積岩上,據放射性測定,那火山灰沉積岩有340至380萬年的歷史。腳印共兩串,平行緊挨著分佈,延伸了約27米。從這些足跡可以明顯地看出,其軟組織解剖的特徵明顯不同於猿類。其重力從腳後跟傳導,通過腳的足弓外側、拇指球,最後傳導到腳拇指,腳拇指是向前伸直的。而猩猩及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直立行走時,重力從腳後跟傳導,但通過腳的外側傳導到腳中指,且腳拇指是向側面伸出的。

1百萬年前的人類骨骼

1913年德國科學家Hans Reck在非洲坦尚尼亞Olduvai峽谷發現一具完整的現代人類骨骼,它處在約一百萬年前的地層中。

30萬年前的人類骨盆化石、股骨

西班牙古生物學家在該國北部布爾戈斯省阿塔普埃卡山區,發現了30萬年前的史前人類骨盆化石、股骨及一些石製工具。

2.6萬年前的135個人類骨骼

1998年5月美國權威雜誌《科學》報道,在澳洲New South Wales的Mungo湖、Willandra湖附近發掘出2.6萬年前的135個人類骨骼、壁爐等史前古器物。另外在Mungo三號坑還出土了一具完整的3萬年前的男子骨架化石,塗抹著赭石染料,手臂疊放在胸前,是按照葬禮儀式埋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