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4月25日,古都北京見證了歷史性的一幕:一萬多名法輪功學員自發前往國務院信訪辦,為被抓捕的天津法輪功學員集體上訪。這是「六四」以後最大規模的中國民眾聚集事件,震動中外。事件和平落幕,更令各界稱奇讚歎。

那一天,中南海紅牆對面,府右街的人行道上排起了長長的隊列。法輪功學員一個挨一個、靜靜地站立著,有的煉功、有的看書,井然有序。沒有標語,無人喧嘩。晚間,聽聞被捕學員獲釋的消息後,眾人散去,地面整潔,不見紙屑。一位荷蘭記者在當天的採訪中寫道:這是一支品德高尚的隊伍,他們有神的紀律。

萬人上訪的新聞飛速傳出,「4.25」把法輪功從中國推向了世界。這種來自東方神州的功法,由此逐步走進了國際社會的視野。3個月後,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中共媒體的詆譭抹黑反而令許多人產生好奇:法輪功到底是甚麼?中共又在撒謊吧?於是,法輪功學員開始講真相、傳真相,世人聽真相、找真相。18年前那一條上訪的路延伸開來,鋪就了維護信仰、捍衛人權的希望之路,開拓出蓬勃發展、日益壯大的洪傳之路。

法輪功反迫害中洪傳全球

歲月的舊照攝下了上萬名訪民平和、善良,記錄了追尋自由的勇氣。

1999年4月11日,時任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的連襟、中國科學院院士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出版的雜誌上發表污衊法輪功文章。因此天津部份法輪功學員前往雜誌社反映真實情況。最初出版社表示願意聲明更正錯誤,未料在4月23日天津市突然出動300多名防暴警察,毆打法輪功學員並抓捕了45人。當法輪功學員要求天津公安釋放被捕學員時,得到的答覆是:「我們是執行北京的命令,你們要反映情況就去北京。」這就是引發「4.25」大上訪的直接原因。

對於這一次萬人上訪,各國媒體爭相報道。法輪功學員在上訪過程中表現出的和平理性、文明守紀及要求合法修煉環境的訴求,得到了國際社會的高度評價。一夜之間,「法輪功」登上了世界平台。

然而中共江澤民集團把這次和平上訪歪曲成「圍攻中南海」,江澤民出於妒嫉給政治局寫信要求取締法輪功。同年6月10日非法組織「610辦公室」成立,專職指揮迫害法輪功。7月20日中共開始對法輪功修煉群體的全面鎮壓,迫害持續至今。

「4.25」事件,曝光了中共政法委設置陷阱、打壓法輪功的陰謀,曝光了江澤民出於私心、鎮壓良善的凶殘。繼「圍攻中南海」構陷之後,中共喉舌又炮製了千百個謊言,如「天安門自焚偽案」等,抹黑法輪功,污衊法輪功創始人。不過,無論中共如何處心積慮設計陷害,假的畢竟真不了,邪惡總會現原形。

在鎮壓之初江澤民曾叫囂要3個月消滅法輪功,卻未料到法輪功在反迫害中發展壯大、洪傳全球,當年的「4.25」事件成為許多海外學員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契機。

「4.25」之光

「4.25」的精神是甚麼?真誠、善良、正直、坦蕩、平和。這些美好的品質留在了20世紀末的那一個春日,這是一種清澈澄明,貫穿於修煉的點點滴滴,穿透物慾紅塵。

現居美國的陳先生是當年和平上訪的見證人。他談到當時的社會背景:「六四」血腥鎮壓讓老百姓再次領教了共產黨的真槍實彈,所以民眾們普遍都對共產黨非常恐懼,很少有人再敢為正義、良知挺身而出。他回憶說:「那天我站在中南海圍牆外,曾一度看見有軍車載著頭戴鋼盔荷槍實彈的軍人,我就在想,會不會中共再次大開殺戒?讓我驚訝的是,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從他們臉上看不出一絲恐懼,而是堅定、平和、善良,靜靜站在那裏。當時我就覺得人心不死,中國還是有希望的!」

著名學者仲維光先生在「4.25」事件前,對法輪功一無所知。當他在德國報紙上看到了萬人上訪事件的報道時,感到「驚訝、震撼,又欣喜」。仲先生說,「我驚喜,又百思不得其解,很多海外的人都不知道這麼強的一股力量來自哪裏。那時我還不知道法輪功有那麼強的真、善、忍的價值核心。」後來,他清楚地看到,「如果這信仰不是植於修煉者的靈魂的話,所有這些是不可能做到的。」仲先生對法輪功表達了「高山仰止」的崇敬。「我覺得法輪功的出現代表了人類最和平的、對超越物質境界追求的傳統回歸。他促使人從更根本、更深層思考人與人、人和宇宙的關係。他的確涵蓋了更高的理。在他面前,我們應該重新思考。」

當我們慨嘆人心不古、誠信流失,不敢再輕易相信的時候,當我們身陷霧霾、被有毒食品包圍、渴望再見青山綠水的時候,當我們擔憂天災人禍、恐怖襲擊、疑慮重重的時候,我們必須思考。25年前,法輪大法洪傳於世,開示人生的真諦、指引返本歸真的大道。個體、社會、人類,都需要回歸傳統,找回真我。這種回歸將帶給心靈安寧、帶給社會穩定,將破開迷霧、迎來光明。

我們不僅需要思考,在真相與謊言之間,強權與正義之間,隨波逐流與出塵不染之間,更需要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