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0日,中共中央紀委網站發佈的一條資訊顯示,屬副部級高校北京大學13項違反八項規定精神案例被通報,二名副校長受到處分,其中王仰麟受嚴重警告。

據中共中央紀委監察部消息,中共十八屆中央第十二輪巡視工作,將對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北京師範大學等29所中管高校黨委開展專項巡視。有傳媒評論指,一場高校反腐風暴將引爆,勢牽出一系列腐敗巨案。

北大13宗違反規定 二副校長被處分

4月14日下午,北京大學黨委通報了北京大學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等方面典型案例。其通報對象包含:管錢管物的部門和人員、承擔教學科研任務的院系,還有副校長級別的「關鍵少數」。

在通報的違反精神規定的13宗典型案例中,給予撤銷職務1人、嚴重警告1人、警告1人、誡勉談話10人、通報批評2個單位、批評教育15人、問責2人。

其違反精神類型涉及:副校長兼總務長王仰麟接受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宴請,受到嚴重警告處分;副校長兼教務長高松違規受邀參加宴請,對其進行提醒談話,以及違規發放津補貼、違規配備使用車輛、私設「小金庫」和違規購買發放購物卡等。

此外,在通報的其他22宗案例中,給予開除黨籍有14人、嚴重警告1人、警告5人、誡勉談話1人、批評教育11人。

陳至立啟動腐敗工程

學術資源市場化使得高校變得更為急功近利,近年來高校爆發的腐敗案令人怵目驚心。評論文章說,在一切向錢看、向權看風氣的影響下,使得大陸大學人心浮躁,學風浮躁,學術良知和道德操守喪失殆盡。

中國大陸教育界腐敗亂象叢生,一致認為是源自1998年時任教育部長的陳至立,按照江澤民的指示,下令推動「高校擴招」、全面實行「教育產業化」,使整個教育界走向全面腐敗。陳至立卸任中共教育部長後,江澤民把她升為國務委員,統管全國及全軍的教育,至此,中國的教育事業跌入深淵。

據北京市海澱區檢察院對2005年至2012年高校與科研院所職務犯罪所做的統計,涉案範圍遍及財務部、圖書館、博物館、餐飲部、裝備處、教材科、車隊、衛生科等40餘個部門。

而被通報的高校領導幹部,據官方資料披露,2013年3月至2015年12月,中紀委總計通報101名,其中,2013年被查處的為18人,一年之後這一數字攀升到42人,2015年則是66人,2016年也有27名。

中共教育界的各種腐敗亂象

中國大學表面上一片繁榮,卻是在快速沉淪,管理者好大喜功,不惜舉債建設,教學質素卻每況愈下;另一方面,不少學校不擇手段聚資斂財,如瘋狂招生,濫發文憑,使大學淪為商業機器。

據2010年北京市海澱區檢察院公佈的數據,在2006年至2009年查處的高校職務犯罪案件中,招生領域犯罪佔35%,其中賄賂類犯罪全部集中在藝術及體育特長生領域的招生過程中。據某高校工作人員稱,前幾年,學校每年「點招」收費都在1,000萬元以上。

另外,因貪污科研經費具隱蔽性強的特點,為貪腐創造了客觀條件,集體大面積的貪污科研經費,已經是公開的秘密。有60%以上的科研經費,都是透過開立虛假發票報銷,然後裝進了自己的腰包。

此外,學閥也是讓大陸高校更腐敗的重要原因之一。據FT中文網2016年9月26日發表一篇名為《「學閥」現象加劇高校學術腐敗》的文章,文章列舉多個國外雜誌,涉及論文造假,大部分假論文來自中國大陸。

據陸媒,4月20日報道,一則來自學術出版巨頭施普林格(Springer)的聲明在科學界掀起了一場風波:107篇已發表於其旗下期刊《腫瘤生物學》(Tumor Biology)的論文因涉嫌同行評審造假被撤稿。

據悉,2015年,中國也有100多篇論文被國際學術期刊撤下。代寫、代投、偽造同行評審的國際論文「一條龍」服務灰色產業鏈,讓中國學術界丟盡顏面。

冷傑甫:放棄一黨專政才能有效反腐

原中國人大政治系主任、教授、第一屆人民代表53年的冷傑甫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表示,高校腐敗和整個社會腐敗都是有聯繫的,在中共體制下只會越反越腐,唯有把腐敗放在廣大媒體和群眾眼皮底下,讓廣大媒體和群眾來監督來反腐,那才有效。

冷傑甫說:「因為整個國家幹部高層都腐敗,不可能不影響學校,學校沒搞這些關係還是非常受威脅的。高校是黨在領導,書記是學校第一把手,書記說了算,不是校長說了算,比如招生腐敗的問題,像海南島,本來沒有名額,我給你一個名額,你給我200萬,都是幕後做了,如果書記腐敗,校長肯定也是腐敗的,這是必然的。」

陳至立正好攤上江澤民腐敗治國的時期,有江澤民當靠山,所以做了很多腐敗的事情。「不僅她本人做了腐敗事情,而且她影響到一些書記、校長。比如說北京廣播學院,這個校長是個女的,她也想學陳至立那一套,花了很多錢希望陳至立幫幫她,給個北京廣播學院校長。她也是走陳至立這條路也搞腐敗,所以上下貪腐是一體的,都是利用江澤民那個背景。」

冷傑甫認為,反腐這條路靠幾個人是很難解決問題,只會越反病情越嚴重,共產黨想要反腐,要徹底反腐是不可能的。「要反腐的根本辦法就是改變社會制度,放棄一黨專政,實行民主社會、憲政社會,讓群眾讓媒體都能說話,都能揭露腐敗現象,就是把腐敗放在廣大媒體和群眾眼皮底下,讓廣大媒體和群眾來監督來反腐,那才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