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最重要的事件,在筆者看來是中國人民銀行縮表。根據中國人民銀行最新的數字,央行的資產負債表在兩個月內收緊了1.1萬億元。儘管中間有黃曆新年因素,中國的貨幣環境正常化不僅意味著資金成本的上升,也意味著流動性的下降。面臨縮表壓力的不止中國一家,美國聯儲最快年底開始收縮資產負債表,歐洲央行可能明年也需要tapering。筆者相信這是全球貨幣政策領域裏的一次重大事件,儘管人民銀行在不動聲色中悄悄地做了。

法國於23日進行第一輪總統選舉,於執筆之時筆者無法預知選舉結果,但是估計一名中間立場候選人和一名極端立場候選人進入5月7日第二輪選舉。11位第一輪選舉的候選人中,有8位聲稱要使法國脫離歐元,這個數據昭顯出法國民意對歐元以及歐洲一體化的態度以及反對移民政策的立場。法國不同英國,乃是歐盟至關重要的的基石,缺少了法國的積極參與與斡旋,德國肯定無法妥善處理東西歐及南北歐問題,歐盟及歐元都會直面生存危機。但是法國要繼續成為歐洲的一股正面、主導力量,不僅需要抵制極端勢力的崛起,還需要由新任總統帶領實施改革,糾正社會、經濟機制中的痼疾,唯有這樣才能消除選民極端化的趨勢,才能重振法國在歐洲的威望,才能讓法國經濟再強大,但這似乎是難以完成的任務。

本周焦點:法國第一輪選舉後的市場反應。白宮周三公佈稅改方案。IMF/世界銀行年會後的聲明中如何表述對貿易及匯率的態度,也可能成為市場價格波動的材料。◇

(以上觀點僅為作者個人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看法,並非任何投資建議或勸誘。)(版位有限,文有刪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