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中國大陸主要是靠投資拉動經濟增長,今年第一季度,僅公路等交通固定投資就已超過3300億元。統計顯示,2017年的投資不少於45萬億元。有經濟學家認為,這樣的投資方式將使中國經濟萬劫不復。

中共發改委發佈的資料顯示,今年第一季度,發改委共審批核准固定資產投資項目56個,涉及總投資2409億元。項目主要集中在水利、能源、交通等領域。

另據交通運輸部資料,第一季度中國公路水路交通固定投資完成額度超過3300億元,較2016年同期增長30.3%。此外,今年將開工建設2000公里以上的城市地下綜合管廊,到2020年前增加1.8萬億元投資規模中低壓配電網,2000億元以上儲油儲氣設施等。

一份根據各省公佈的資料進行的統計顯示,至今中國已有23個省公佈了2017年固定資產投資目標,累計投資超過40萬億元,如加上尚未公佈的省份,今年投資不少於45萬億元。

投資依賴度不斷升高

以前中國的經濟主要是靠投資拉動,雖然近幾年才開始希望靠消費拉動,也就是靠內需,而固定資產投資占GDP的比重就能很好的說明這一點,即中國經濟已經罹患投資依賴症。

1986年,中國的投資依賴度只有15.8%,到1996年就上升到32.3%,到2006年已近突破了50%。最近5年來,投資依賴度繼續攀升,到2015年達到了81.6%。事實上,在很多地區比如重慶、新疆,都超過了100%。2016年為80.2%。

增長速度接近的情況下,投資依賴度越高,說明經濟活動越低效。中國目前投資依賴度最低的大城市是深圳,2016年是21%;其次是上海、廣州和北京,2016年依賴度分別是25%、29%和34%。

通過上述資料可以看到,2016年中國的投資依賴度似乎有所下降。但這種下降未必是經濟向好的結果,而是民間投資驟降和東北地區經濟塌陷的結果。

如果投資依賴度不能主動下調,則中國經濟轉型就非常困難。而且,在這種情況下,貨幣超發是必然的。即便中國央行主動收緊銀根,最終仍然存在“1.5倍魔咒”現象。也就是說M2(廣義貨幣)同比增長速度很難下降到GDP同比增速的1.5倍以下。目前GDP增速是6.7%,而M2增速是11.3%,貨幣發行是財富增長的1.68倍。

經濟學家:過度投資將使中國經濟萬劫不復

2008年金融危機時,中共政府出臺了四萬億經濟刺激計畫。目前,從各地政府工作報告透露的資訊看,政府推動基建支撐經濟的意願較為強烈。但如此大規模的投資,資金從何而來,會不會重蹈四萬億投資的覆轍,是一個需要關注的問題。

財經評論人士譚浩俊表示,當年的四萬億投資也提出過諸如投資實體經濟、吸引社會資本等方面的要求,可是實際執行結果就變成了中共政府大包大攬,社會資本只是扮演與政府共同推動房價上漲的角色了。除了參與房地產開發之外,其他方面社會資本基本沾不上邊。

最後的結果就是實體經濟被邊緣化,社會資本沒有出路,房價不斷上漲,政府負債不斷增加。而中共政府最擅長的工作,就是基礎建設和房地產開發,就是通過對土地資源的高度控制,進一步推動地價和房價的上漲。

對於中共政府重走投資刺激的老路,中國經濟學家馬光遠認為,這樣的投資方式將使中國經濟萬劫不復。中國經濟早該放棄刺激,回歸供給側。如果在供給側上再停留在檔層面,中國經濟就真的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