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代)趙秉文《水調歌頭》

四明有狂客,呼我謫仙人。

俗緣千劫不盡,回首落紅塵。

我欲騎鯨歸去,只恐神仙官府,嫌我醉時真。

笑拍群仙手,幾度夢中身。

倚長松,聊拂石,坐看雲。

忽然黑霓落手,醉舞紫毫春。

寄語滄浪流水,曾識閒閒居士,好為濯冠巾。

卻返天台去,華髮散麒麟。

【作者介紹】

趙秉文(1159—1232),字周臣,自號閒閒居士,滏(讀府)陽(今河北省磁縣)人。金世宗大定二十五年(1185)中進士,官做到禮部尚書。從幼到老,「未嘗一日廢書不觀」(據《中州集》)。曾主盟金代中葉文壇,詩和書法成就顯著。著有《滏水集》。

【註解】

這闋詞有詞前小序(一說詞後小記):「昔擬栩仙人王雲鶴寄余詩云:『寄興閒閒傲浪仙,枉隨詩酒墮凡緣。黃塵遮斷來時路,不到蓬山五百年。』其後,玉龜山人云:『子前身赤城子也。』因以詩寄之云:『玉龜山下古仙真,許我天台一化身。擬折玉蓮騎白鶴,他年滄海看揚塵。』吾友趙禮部庭玉說:丹陽子謂余再世蘇子美也。赤城子則吾豈敢.若子美則庶幾焉。尚愧辭翰微不及耳。因作此以寄意焉。」

「四明有狂客」兩句:《唐書•李白傳》載:「李白至長安.往見賀知章,知章見其文,歎曰:『子謫仙人也,』」賀知章:唐代大詩人,四明(今寧波)人,自號狂客。這裏作者以李白自比。

「俗緣千劫不盡」兩句,俗緣:道家和佛家語,指世俗人事的牽累。劫:佛家語,謂世界經歷若干萬年毀滅一次,再重新開始,這個周期叫一劫。紅塵:人世間。

「我欲騎鯨歸去」三句,騎鯨:李白曾自稱騎鯨客。蘇軾《水調歌頭》有句云:「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這裏是化用蘇軾詞句。

「忽然黑霓落手」兩句,黑霓:黑色雲霧,形容墨汁染紙。一說形容墨筆。紫毫:剛銳的紫色兔毛,也指用紫毫製成的毛筆。紫毫春:一種毛筆名。

「寄語滄浪流水」三句,寄語:傳語,傳話。滄浪:水名。《孟子.離婁》載:「有《孺子歌》云:「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閒閒居士:作者自號。灌:洗。冠巾:冠和巾,泛指頭巾。

「卻返天台去」兩句,天台:即天台山。位於今浙江省天台縣北,因此山有許多神仙傳說,故這裏以此山指仙山。華髮:花白的頭髮。華髮散麒麟:韓愈有「翩然下大荒,被髮騎麒麟」的詩句,形容仙人瀟灑閒散的神態。麒麟:傳說中的一種狀如鹿,獨角,全身鱗甲,尾似牛,象徵吉祥的神獸。

【今譯】

有位四明狂客賀知章,

曾稱呼我為謫仙人。

世俗人事對我的牽累,

經歷千劫也未盡;

回頭一看,

又落入了人世紅塵。

我想騎鯨回到仙界去,

只怕那神仙官府,

嫌我酒醉忘形,

露出俗人的本性真身。

只好幾次夢裏身入仙境,

含笑拍著群仙的手,

歡歡喜喜會眾神。

我安閒地拂淨石頭,

背靠著長松,

坐看天上變幻的雲。

忽然手中落下黑色的雲霧,

是我帶醉揮舞紫毫春

(一種名牌的毛筆),

筆走龍蛇字字有神韻。

還傳話給滄浪流水:

「你曾認得我閒閒居士,

請好好為我洗頭巾。」

我要返回天台山去,

披散著花白的頭髮,

遨遊方外,身跨麒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