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連山
資深教師,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監事,保衛香港自由聯盟召集人,六一七民間約章發言人,進步教師同盟成員。

曾俊華雖然不能成為下一任特首,但他主張的「修養生息」似乎已體現了。特首選舉塵埃落定後,港人都已進入沈睡階段,不再為政治爭拗傷神傷身。無奈、無權、無望感是空前龐大的襲擊港人,馬克思的「疏離論」(alienation theory)真正可以套用在今天特區的情況。

簡單來說,所謂「疏離論」是指在一個資本主義的社會裏,工人們喪失了主宰自己生活和命運的能力,因為已被當權者剝奪了自決權,於是自己的一切行動都被當權者操控,活著的目的就是為當權者服務、甘願為奴為馬。最終視這種生活方式為合理和恰當,已經完全「自我疏離」(estrangement from the self)。

無奈、無權、無望感引致的「自我疏離」已出現在整個社會,議會內外都一片假和諧和假昇平,好像一切都安好無羔、繁榮安定千秋萬世。

看黃毓民宣佈離開政壇,以後不再參選,不正是他也對特區政治心灰意冷的表態嗎?多年抗爭落得今天失意避戰,不正是無奈、無權、無望感引致的「自我疏離」嗎?

再看長毛也可以進入大陸,跟建制派嘻嘻哈哈的視察東江水;看立法會建制派陣營將於下月初設跨黨派飯局,邀請部份民主派議員代表參加。當民主派也與建制派打成一片,我們還會指望民主派會採取堅決的「反對派」立場嗎?

立法會內的民主黨、公民黨及專業議政已表示願意出席跨黨派飯局,是否無奈、無權、無望感已把他們推向「自我疏離」,不再自主自決?當然民主黨、公民黨及專業議政的議員可以解釋這些都是爭取手段,並非投降。但切勿忘記,馬克思所提的「疏離論」是不知不覺潛入了人們心裏,泥足深陷便難以自拔,還以為自己能保持自主自決,是自欺欺人而矣。

要解決本地食水問題,就應該竭力尋求自給自足的方案,如部署海水化淡廠的建造,而非仰人鼻息,要港人以高昂價錢購買大陸食水。視察東江水的舉措,是徹頭徹尾的跟中共合作,說尋求「改善供水協議,實行按量收費」的黃碧雲大抵也贊成港人繼續倚賴中共的供水,不積極尋求自給自足的方案?

港人看得很清楚,議會內的抗爭派只會越來越少;合作派勢力會日益壯大;真正不被「疏離」的議員寥寥可數,更加增加了市民的無奈、無權和無望感。最近民主黨主席胡志偉的「大和解論」更令港人認清事實,不要指望泛民議員會堅守反對派的陣地,他們極欲跟建制派合作的意圖昭然若揭。但市民不會輕易放棄為下一代爭取一個民主和自由的社會。無奈但不死心;無權但不沈默;無望但不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