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中國人對1999年的「4‧25」事件有一個很深的誤解,就是誤以為法輪功具有「嚴密的組織和高度的紀律」,主要體現在:上萬人一夜之間出現在中南海附近;儘管這些人中有哺乳的媽媽和嬰兒、有七八十歲的老人、也有身著軍裝的現役軍人,他們都安安靜靜在街邊站了一整天,沒有任何喧鬧;等到傍晚時分,聽說天津無辜被抓的法輪功學員獲釋後,這些人轉眼間消失在大街小巷,臨走時地上連一個煙頭和紙片都沒有留下。 

其實細想一下,就知道中共宣傳的「嚴密組織」根本就不存在,首先,這是一個參差不齊的人群,各種年齡、職業、文化程度的人都有,平時都不住在一起,怎麼「組織訓練」?第二,中國人都知道,在中南海附近聚集意味著甚麼樣的後果——尤其經歷了幾十年的政治運動,特別是六四屠殺之後。誰有本事找來上萬個普通百姓,組織他們到中南海附近站一天?巨額懸賞或許能招來個別「勇夫」,但絕不會有老頭老太太、嬰孩、母親;最後,就算有人能把對中共不滿的人聚集一萬,比如聚集一萬上訪的冤民,可是誰能約束他們到了中南海安安靜靜呆著,沒有口號標語呢? 

其實,法輪功學員所表現的高度協調和自律,並沒有經過甚麼訓練和組織,也沒有甚麼秘密。法輪功是一種修煉,每個人心中有一個同樣的原則——「真善忍」來約束自己,人人發自內心去做該做的事情,自然而然就協調一致了。 

如果一個政權連信仰「真善忍」的人群都無法容忍、要想盡辦法打壓,修煉人的責任就是告訴它不要一錯再錯,因為善惡有報的天理昭昭不滅。如果當權者能聽從勸善,當然是國家之幸、民族之福。這就是1999年4月25日去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的真實想法。他們所表現的高度協調和自律,就是來自這簡單的一個善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