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餐廳又加價了,今天早餐發覺,一件三文治加奶茶收32元已經不便宜,凍飲加2元早已習以為常,如今又巧立名目,鹹牛肉再加2元,結果36元埋單。如果一天三餐在外,恐怕100元也不足夠。香港沒有全民退休保障,即使推行,也不過是每人每月3000元而已,對家無恆產的獨居老人而言,活存已成問題,更不消說更嚴重和更昂貴的居住問題和其他必須開支了,難怪七、八十歲的老人需要拾荒維生。

我真的佩服日本人,面對人口老化和貧窮問題,傳統的日本人不怨天、不尤人,用最順應大自然法則也最自殘的方法解決,就是自行了斷。看過「楢山節考」這部電影的人都知道,在貧瘠的農村,為了解決再無生產力、需要社會供養的老人問題,到時到候,子女便會背負年邁的父母上山,棄置荒山野嶺,任由他們自生自滅。做父母的固然無怨無恨,不會呼天搶地;做子女的亦無悔無咎,彷彿理所當然。這當然與大和民族歌頌自我犧牲以完成大我的傳統文化武士道精神攸關,有利天皇的封建王朝統治廷續,與重視孝道的中國儒家文化傳統固然背道而馳,也不符當代的人道主義和人文主義精神。

不過,最近台灣年近80歲的著名女作家瓊瑤公開撰文主張安樂死,讓每個人都可以自由抉擇,在肉體無法抗拒自然法則步向衰亡的時候,趁自己還有意識和自由意志,為了有自尊和莊嚴地離開世界,選擇安樂死。

對於中國人來說,因為深受「不知生、焉知死」的儒家文化薰陶,死亡是絕大禁忌,不單忌諱討論,更大多選擇逃避,不敢面對。其實,安樂死對個人及社會而言,都有重大意義,值得嚴肅認真討論。

現代醫學昌明,加上物質條件改善和食物營養大為提高,人的壽命越來越長,而人們觀念的改變,以及避孕和節育大行其道,又令發展國家或社會生育率持續下降,供養和受供養人數嚴重失衡,人口老化對社會帶來的衝擊和複雜性,絕對不能少覷。

儘管經濟富裕和匱乏的長者面對的生活困難差天共地,但最終面對肉體的衰亡和惡疾的折磨,上帝倒是相當公平,每個人的差別,無論富貧,不會很大。老實說,在生命的最後階段,即使富甲天下,有足夠財政資源苟延殘喘,延長生命多一段時間,其實也意義不大,該歸塵土的必歸塵土,最終也要死亡。若能灑脫地自己決定早點歸去,對己對人,以至社會整體,末嘗不是一件好事。對於必須依靠公共資源延續生命的長者而言,涉及公帑的運用和資源分配優先次序政策,問題更加複雜和極具爭議性。

今時今日,時移世易,長命百歲不是福,對個人和社會而言,都是一個不能迴避和亟待解決的問題。◇